(星島日報報道)考試及評核局今年成立四十周年,前秘書長蔡熾昌「話當年」,難忘有高考考生在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背默補習社提供的範文作答,最終相關內容不予評改的嚴厲處分,他感慨多年來補習應試文化由社會壓力所致,考評局亦是「無能為力」。首屆會考生,現是評核發展部總經理溫德榮指,公開考試無論科目與應試工具均變化甚多,反映社會轉變。

  〇四年卸任考評局秘書長的蔡熾昌,回憶任內十一年的生涯,最難忘是九六年發生考生集體「背答案」事件,當年考評局接獲投訴指高考中化科實用文寫作卷題目疑外泄,調查後發現有考生見題目要求為當時的旅遊協會撰文,宣傳中國傳統節目,便把補習社備試的中秋節範文「背默」作答,「考生見到題目字眼以為『得米』,照樣默寫出來。」

  當年評卷工作仍是全人手處理,蔡熾昌憶述專責小組共調閱逾八千份答卷,最終發現六百份涉嫌「背答案」,最終比照英文科寫作卷做法,決定「背默」內容不予批改,他坦言當年「心裏不好受」,「如接受這樣的答案,考核寫作能力的目標便達不到,令考試失去效度」。公開試衍生操練與應試文化,蔡熾昌坦言是社會問題,考評局亦是「無能為力」,只能確保公開試公平公正。

  考評局在新蒲崗辦事處舉辦「專業考評四十年特展」,展出歷年公開試檔案與文物,網上展覽更可一窺這些文獻內容。溫德榮是七八年首屆會考考生,他笑言當時應試還要利用試場提供的「四位數表」查閱平方根、對數等數值,直到兩年後始准考生攜帶計算機應考,「報章標題更稱『考試進入電子時代』!」會考昔日亦設「速記與英文打字」等實用科目,而近十萬名考生所獲證書的中文姓名,均由繕寫員以毛筆逐一書寫,如今均已式微;撰題亦貼近社會脈動,比如〇三年會考物理科以時任特首曾蔭權抹眼鏡的照片擬題,令他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