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一直被指和公民黨「貌合神離」的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昨日宣布退出十年前有份創立的公民黨。她表示,兩年前已有退黨念頭,因為個人理念和公民黨不合,其分歧於本土、「拉布」及黨的定位等多個議題上顯而易見。她於記者會中慨歎指,與公民黨「十年相交,漸行漸遠漸無聲」,今次退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原來個黨可以咁」。公民黨同日召開記者會表示尊重,前黨魁梁家傑表示,期望將來和毛孟靜在爭取民主路上一起繼續奮鬥。毛退黨後,公民黨在立法會議席剩下五個。

  毛孟靜指,選擇現時退黨是因為早前立法會選舉中公民黨有新人參選,怕退黨被曲解為對新人投下不信任票,會對新人不公道。雖然在宣布退黨前一刻才正式通知公民黨,但她表示「無人會覺得好出奇」。

  立法會選舉時或有選民因支持公民黨而投票給毛孟靜,被問到會否辭去議員席位,毛表示退黨後「我仍然係我」,不會辭職,而選民當初投票是自由選擇,呼籲選民繼續支持她。至於選舉時曾用過的公民黨資源會否歸還給公民黨,她則稱自己「用咗公民黨嘅資源少之又少」,最大的一筆應是選舉時報紙的頭版廣告,但該廣告是因超級區議會參選人陳琬琛退選才獲得,強調「唔係我提出,唔係我想要」。

  毛孟靜坦言在公民黨的愉快日子不長,她對公民黨的不滿,源於一○年公民黨選主席時擔任了兩年秘書長的鄭宇碩欲角逐黨主席,而秘書長之位則交棒給陳家洛,但陳家洛其後亦決定參選主席,結果當時的候任黨魁梁家傑召開記招,稱自己跟陳家洛「合作開心啲」,再加上公民黨另外六個執委「七星伴月」,表態支持陳家洛,令鄭宇碩「唔使選」,亦令她不滿黨內運作情況,開始心存芥蒂。

  毛又指,她對公民黨的離心則自一二年開始萌芽,因她的理念和公民黨不時有所不同,毛更說大家看看她和公民黨的投票記錄就知道她一直是「另類」。她稱自己在兩年前真正萌生退黨念頭,但因當時發生了雨傘運動及其後有區議會選舉,令退黨一再拖延。此外,早前立法會選舉時亦曾發生一些事情令她退黨意欲更強烈,不過,她拒絕透露詳情,只稱若說太多會傷害他人。

  同日,公民黨主席余若薇、署理黨魁楊岳橋及執委會成員召開記者會回應毛退黨的決定,余若薇表示尊重毛孟靜的決定,並感到十分可惜,她代表公民黨感謝毛孟靜過去十年對黨和推動民主運動的付出。

  毛退黨將令公民黨未來於九龍西沒有立法會議員服務,余若薇就此向公眾致歉,強調會重新編排工作,其他區的立法會議員將兼顧九龍西的工作。而楊岳橋則指未來公民黨會「五個人踢六個人嘅波,勤力一啲」。

  余若薇指公民黨曾聯絡毛孟靜但不成功,相信對方去意已決。對於毛孟靜憶述一○年公民黨陳家洛於主席選舉中「搶位」,余認為黨主席由民主程序產生,該次選舉符合黨的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