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近日撕裂嚴重,令人痛心,一班示威者由反對修例異化為鼓吹革命、燒國旗、到外國使館要求介入。在社運變質下,激起不少市民的愛國心,有人走到商場唱國歌,結果惹來革命派踩場,釀成毆鬥。在社會激化釀成暴力衝突日增下,不少活動都受影響叫停。昨日有愛國人士發起在商場唱國歌,臨時就因為警方勸喻取消,同一時間,馬會宣布取消了夜馬,政府又取消了十月一日的國慶煙花,大有偃旗息鼓避風頭的味道。

  無馬跑 無煙花

  過去三個月的社會活動,由傳統遊行示威熱點的港島中部,轉移至不同地方,元朗、北角都有激進人士的蹤影。在持續的街頭抗爭中,堵路、堵鐵等屢次發生,不同政見或普通市民,部分會有強烈不滿,於是發生推撞以至打鬥,情況愈演愈烈。上星期就有市民被毆至暈倒送院。在這種情況下,令到大型活動的風險極高。

  為免群眾聚集觸發人流管理的危機,馬會宣布取消昨晚的夜馬,政府也決定取消國慶煙花,聽說這個想法已有了一段時間,只差宣布的日子而已。夜馬取消主要是賽事原本安排了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有份的馬匹出賽,有人號召入場起事。從近日這類號召隨時引起激進行動,馬會取消賽事十分合理。從何君堯的立場,馬主參賽是本身的權利,有人針對性搞事是他人的事。有人認為,何君堯為大局着想,可以考慮暫停報名參賽,但這就要看他的意願,不能夠強逼。

  減風險 不堅持

  這個情況,在愛國人士唱國歌的安排上大體適用。本來各有各唱,大家各自表述,這是香港一貫做法。現時的激進社會運動有很強排他性,我唱你不准唱,否則就出現衝突。愛國人士考慮若然堅持就會動用很多警力,令警方百上加斤,於是決定取消,這比起勉強進行好。

  十月一日是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的大日子,香港本來應該好好慶祝。現在取消國慶煙花,有人會覺得是示弱,有人建議是不是應該另想辦法,堅持到底,譬如改為在中港邊境的海上放煙花,是不是可行呢?很明顯,當局不想節外生枝,所以索性徹底取消。

  想攬炒 無咁易

  從實際考慮,不排除激進人士和幕後人有心在國慶日搞事,當日的治安風險特別高,完全取消煙花,可以集中警力應對風險,會比鬧出大事好。至於國慶日香港氣氛緊張,內地遊客避之則吉,這個代價就要香港人共同付出。

  借反修例推動的社會運動明顯變質,有些市民現時或許還未留意,有些人對政府漠視民意強推修例仍然怒氣未消。有建制派直言,幕後一些推手最想就是搞出大事,令中國和香港攬炒,這些動機中央看在眼裏當然明白,現時期望是香港能自行處理,用時間收拾殘局,沉默不代表懦弱,忍耐也不是麻木,最重要是堅持好原則,要做的事還是要繼續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