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過花漸紅】再度參展《新藝潮博覽會》 年輕油畫家風漸 畫風細膩入微 富六十年代攝影寫實主義遺風

2021-09-09 00:00
  也許是因為過去兩年發生很多不如意的事情,近期觀看藝術品傾向一些能讓自己心情平靜安穩的作品。年輕油畫家風漸細膩入微的作品,正是心中所想。
  喜愛風漸的作品,其實不始於近日。第一次看到他的寫實油畫是2017年的《新藝潮博覽會》,當時他展出的兩幅作品均以獨特的視角,描繪香港一些看似平凡,但具有特色的建築物,像大型屋邨,前面有一棵大樹,寫實中營造了有如中國山水畫般的氛圍,筆觸之細膩縝密,幾乎到了攝影作品的程度,讓人眼前一亮,結果不負「我」望,獲得專業評審的垂青,贏得特別獎,得到前往台北國際藝術村三個月的駐村機會。兩年後他代表台北國際藝術村參加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展出一系列以台灣具有歷史價值建築物的窗戶為主題的作品,斑剝的磚頭和玻璃的痕迹讓人感覺時間在流轉,又是一組令人相當驚艷的作品,結果全部得到藏家收藏。
  「我喜歡物件,但不是靜物而是景物,這種手法在攝影中較常見,寫實繪畫就較少。我在作品中並無特別注重景深或營造空間,反而對形狀對比和構圖很感興趣,有點像素描。」文靜寡言的風漸只有在談及創作時才會侃侃而談:「你看到建築物的磚頭覺得有視覺衝擊,是因為每一塊磚頭的處理手法都不一樣,磚與磚之間留有白邊,邊緣有虛有實、有明有暗。」他表示經過幾年的摸索,創作方向更加明確:「我剛開始畫油畫時,已經對香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屋邨建築很感興趣,那個年代的屋邨設計很特別,全世界其他地方都沒有,而且大部分屋邨範圍都種植了大樹,很適合我的手法。我對這個題材,還沒有完全發揮,會繼續探討。」
  在今年10月舉行的第四屆《新藝潮博覽會》上,風漸的作品正好說明他日漸成熟的個人風格,評審之一的著名畫家鍾大富老師,認為他的作品有上世紀六十年代攝影寫實主義的遺風:「以精心設計的構圖、顏色的調配,營造了獨特的氣氛,表現出當代人生活的重複性和心。在使用油彩的技巧上,他摒棄了油畫固有的厚重感,而注重油彩的層次和透明效果,使作品表現得輕快活潑和流暢,為當下的社會氣氛加添了平和寧靜的安全感。」風漸笑說這種細膩的畫法,眼睛很疲勞,恐怕會提早有「老花眼」!
  作為全職畫家,風漸過去幾年一步一步走來,可說是得來不易,台北三個月的駐村經驗是一個很好的轉機:「三個月的台北生活,對我的發展有很好的影響,我有機會認識當地的藝術界,也得到收藏家關注。我原來的計畫是在台中有一個據點,來回港台兩地,可惜疫情打亂了計畫。台灣的藝術市場與香港不同,可以細分為北、中、南三個地點,我發現台北的藏家比較傾向於概念性的當代藝術,台中的藏家則重視作品的技巧和視覺效果,較為受落我的創作風格。」
  雖然疫情之下風漸暫時未能前往台灣,在香港發展的機會卻愈來愈多,在今年以奧運及香港運動員為主題的《敢動藝術》項目中,風漸是獲邀的十位藝術家之一,他選擇了充滿動感的壁球,交流對象是香港壁球好手李浩賢,不過卻放棄了油畫而以素描創作:「選擇以素描方式呈現,是因為它跟壁球運動有專注和單純的特質,一個是集中精力去思考和接好每一球,一個是集中心力去觀察和畫好每一條線。」作品描繪運動員手握球拍準備接球的瞬間,放棄了描繪面容,集中身體形態,線條細膩流麗,運動員的動感躍然紙上,作品正在一新美術館的《一新剛柔:香港藝術家與運動家》展覽中展出。
  看到風漸的新作品,無論是大型屋邨的遠景,還是一堵磚牆的近景,都可以感受到畫家對細節的執着和日漸純熟的技法,以及畫如其人的文人氣質,10月的展出令人期待。香港的藝術市場一方面相當火熱,但對本地藝術家的支持不足,幸而這種情況正在改善,希望香港藝術界在疫情緩和重振旗鼓的環境下,像風漸這種具有實力、日漸成熟的藝術家,可以得到更多發展機會。風吹過後,繁花漸紅,精采可期。
  
文:蘇媛  圖:受訪者提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