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精選】以中國書法寫梵文種子字 李居明吉祥書道 驅疫破文字障 李師傅最愛這一幅……

2021-09-09 00:00
  想不到,這次拜訪李居明師傅,不為風水命理,也非為了粵劇藝術,邀他侃侃而談的主題,是書法。「把中國書法融入梵文種子字,我是第一人。」他把源自印度的梵文種子字、佛教文化、中國書法,融為一體,巧妙契合,將於香港藝術中心展出一系列吉祥書道作品,也計畫進一步發揚推廣。「這個年代需要梵文種子字,吉祥書道於當代的發展空間很大。」
  在訪問現場,觀賞多幅已裝裱起來的書道作品,李師傅寫的是梵文種子字,也就是古印度文,一般人不諳其字其義,卻看到禪意盎然,字型充滿躍動美。他笑說,即使對中國書法、梵文種子字、占卜星相等一竅不通,也歡迎到場參觀,「我覺得很玄妙,許多人看到我的書法作品,都很喜歡,覺得有美態,就連外國人、日本人都喜愛。」或許是應世吧,「這個年代就需要梵文種子字。」
  筆者特別喜歡《般若心經式吉祥書道》系列,有如抽象山水畫,該系列另一組作品,宛如在雪地上揮灑墨染,原來是李師傅一次到訪日本龍安寺,看到「枯山水」後,得到靈感,「這幅是《心經》的梵文種子字,我用細長鋒毛筆寫出來,難以發力,卻寫出有如『枯山水』的境界。」另一《立體金銀梵文吉祥書道》系列,因為墨料使然,寫出來的字體,陰明薄厚,一目了然,如蛇似龍,飛騰奔躍,甚有立體效果。《八字神數式吉祥書道》系列其中一作,右上方一點紅,象徵太陽,卻日中有月,日月同輝,「這幅難度甚高。」
  芸芸作品中,李師傅最愛一幅書寫愛染明王的梵文種子字作品,「本來用紅油來寫,但覺太艷,便加以朱砂,讓色彩沉下來。」怎料他寫後才發現,讓紅油混以朱砂,油彩變稠,筆毛變硬,而那剛剛好的紅色再也調不出來,可一不可再,「所以這幅作品特別珍貴,永遠不會賣。」《李居明怡然金剛的梵文世界──李大師吉祥書道》印刷成書,他取該作品上端「湼槃點」作封面主題圖像,足見其偏好。是次展覽,李師傅帶來十大系列的書法作品,梵文種子字本來跟宗教有關,但這次展覽,他不強調宗教,只想陳呈書道之美,展覽現場擺放許多凳子,予觀者打坐冥想,「既是展館,也是道場。」
  書寫過程怎麼樣?李師傅首先上香、誦經、入定,然後拿起毛筆,一揮而就,一氣呵成,猶如神來之筆。他強調事前沒得構思,又指整個過程嚴肅,像極了修行,「不是以凡夫的身分,隨隨便便來寫,而是把自己想成是佛菩薩,心懷正念,天衣加持,祈盼幫助別人。」唯一不寫中文字,李師傅謝絕題名題字,就連他的署名,都以符號代之──這是一根鑰匙,喻意打開法界大門,「梵文種子字,破語言障礙,才能看通看破,轉化煩惱,進入虛空,心靈相通。」
  李師傅1982年開始修密宗,密宗分為藏密和東密,他修的是東密,「中國唐代大興密法,悉曇梵文種子字,成為佛智修持破文字障的重要橋梁,他們將之寫成真言咒語,每一個字代表一個菩薩。」後來梵文種子字傳到日本,並發展成書法,當地人以朴筆書寫,寫起來一式一樣,失卻美感與個性,而密法在中國則一度失傳。既寫書法又修密宗的李師傅,遂把中國書法融入其中,「中國書法很重視墨池觀念,通過磨墨過程,把自己的心與靈融進墨池中;墨色黑,代表虛空、寧靜。中國人重視書法,認為是一種靈性的修持。」也解肝鬱,是心理妙藥,為中國五術──命、卜、相、醫、山之「醫」和「山」,「寫時凝聚心神,字幅就有靈氣,甚至有一定程度的神通力量。」
  李師傅一寫近四十年,讓梵文種子字通過中國書法發展出新面貌,「許多人看到我的書法,覺得很美,又想得到菩薩加持,於是我每逢新年都會寫在紅紙上,當成揮春。」這一兩年間,李師傅有感瘟疫嚴重,愈寫愈多,「在中國古文化中,點墨寫字,除了帶來豐收,也能降伏瘟疫,達到吉祥效果。」他的書道作品一幅幅的累積下來,促成展覽,不僅公諸同好,還期盼早日平息瘟疫。
  於香港藝術中心展覽一周後,他計畫在不同地方巡迴展覽,包括新光戲院,並把過程拍成錄像,藉着網絡世界,發揚光大,也希望把展覽帶到外國,「作為一個書法家、畫家,展示藝術作品。」已有日本一家酒店向他斟洽,希望把他的梵文種子字,雕刻銅像,置在大堂,藉而帶來吉祥喜悅。「未來也計畫開班授徒,讓小孩子都能學習,創作自己的梵文種子字。吉祥書道在當代的發展空間很大。」

《李居明怡然金剛的梵文世界── 李大師吉祥書道書法展》
日期:9月15日至19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4及5樓包氏畫廊
網頁:likuiming.com

文:黃子翔  圖:蔡建新、受訪者提供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