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現實主義藝術】西班牙提森—博內米薩博物館 觸不到的馬格里特

2021-09-09 00:00
馬格里特畫中常出現戴黑色禮帽的男人。
馬格里特畫中常出現戴黑色禮帽的男人。

即使你不熟悉馬格里特(René Magritte)這名字,恐怕不會沒有見過他那幅著名的煙斗畫作。畫中別無他物,只有一隻碩大的煙斗,而煙斗下方有一行字,卻寫道「這不是一隻煙斗」,當中的反差,讓人困惑,也讓人着迷。

這位比利時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回顧展《馬格里特機器》(《The Magritte Machine》)正在西班牙提森—博內米薩博物館(Museo Thyssen-Bornemisza)舉辦,是馬德里自1989年以來舉辦的首場馬格里特個展,展出逾九十幅畫作及相片等,來自藝術家創作生涯的不同階段,依主題排布,大部分都是我們常常在介紹歐洲超現實主義藝術發展的著作或畫冊中常見的作品。畫中不乏黑色禮帽、青蘋果和蒙面男人等頻繁被這位比利時畫家選用的意象和元素,充滿馬格里特式的寂靜和冷峻。

儘管都是「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但馬格里特對於超現實主義的理解和詮釋,與彼時歐洲許多超現實主義畫家的想法相去甚遠。他並不熱衷於譁眾取寵,不太願意在畫布上呈現過分極端或是過度濃烈的景象,而是更樂意從日常生活中找尋那些看似尋常的物件,再將這些不同語境和場景中的物件堆疊並置在一起,營造一重錯置的、意味深長的氛圍。

像是那幅名為《田野的鑰匙》(《La Clef des Champs》)的畫作,初看不過是一幅再普通不過的窗外景象。藝術家由室內望向室外,望見樹、天空和田間小徑。再細看時,則見到窗上玻璃被打碎,碎片落在地板上,玻璃上仍然映出窗外的風景。這分明是異於日常的圖景,卻被馬格里特如此自然隨性地置於畫中。作品的曖昧和多樣,讓觀者好奇不已,常常會在他的畫作前停留多時,讚歎其想像與創意。

如果套用時下流行的話語,馬格里特也可被視作「斜槓族」(Slasher)。他不僅是畫家,也是哲人。當有些畫家全力追求藝術創作的美與真,馬格里特更願意以作畫來思考。他解釋自己作品時總是不循常理,這也令到他與觀者之間往往有一段「審美距離」,正是這段距離,讓「觸不到的」馬格里特成為觀者好奇甚至迷戀的藝術家。

文:李夢  圖:提森—博內米薩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馬格里特憑藉超現實主義畫風為人熟知。
馬格里特憑藉超現實主義畫風為人熟知。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