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灾难前的预演

2020-08-25 07:55
当香港单日确诊跌到九宗,只有七宗本地确诊时,下月初做全民检测,的确予人有点来得太迟的感觉。

也是在疫情开始纾缓时,中央政府支援香港在亚博馆旁边兴建临时医院。由于入院人数渐减,也好像没有太大需要。不过,由于有关的兴建设施费全数由内地承担,建成后又会交给医管局营运,民众好像找不到甚么理由去开骂,不过亦有不少人觉得多馀。

但大家有没有想过,今年冬天会否再有一场疫情大爆发呢?

香港如今这次第三波爆发,和全球多个地区的再爆发同步。各大城市都是因为五、六月疫情纾缓,开始重启之后,防疫态度放松而爆发。值得注意北半球如今是夏天,天气很热,原本不利冠状病毒传播,还是有这一波爆发。这样问题就来了,到十二月传统的冠状病毒活跃期,二○○三年的沙士和去年的新冠疫情都是从十二月开始,再加上全球多地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流行病毒流散的背景下,本地再有另一波大爆发,绝不为奇。

北京六月初曾二度爆疫,但在二十六日后归零。北京有全民检测加健康码两大法宝帮助抗疫,而北京有能力进行全民检测,皆因她利用了之前疫情纾缓的两个多月空档,大力扩大检测能力所致。香港五、六月没有做甚么,所以七月再爆疫时,每日的检测力只能做七千、八千个,不要说全民检测,连疫区检测也未能做好。

所以如今香港要试验一次全民检测,要先把港版「方舱医院」、「火神山医院」建好,目前未必有用,但将来万一再爆疫时,就有大用。Touch wood万一香港十二月再爆疫,又万一内地又同时有大城市爆疫时,到时你想叫阿爷帮你,他也未必得闲。预备了最坏,期望有最好,永远是为政者要做的事情。

就下月初进行的全民检测,估计大体情况会出现这些情况:

一、是否检测的决定变得政治化。全民检测本来是一个科学化的方法,找出隐形的带病毒者,加快截断传播链。不要说全民检测贵,社会因疫情而限聚多一天,损失的金钱已比全民检测多,更不要说减少染病者的人命价值,无法以金钱衡量。可惜社会上已把全民检测的决定,看到很政治化,特别是倾向反政府的族群,不止质疑全民检测无用,更相信「DNA资料送中」的政治宣传,所以反对检测。

二、参加人数不会多。政府官员初时曾估计,全民检测计划会有大约五百万人参与。我一听就觉得有点超现实,因为除非是强制性(例如武汉),否则即使在内地城市如北京,在六月至七月那次自愿性的全民检测,二千一百七十万北京市民中,只有一半左右进行了检测。

香港七百五十万人口,有一半去检测就只有三百七十五万,但估计会远低于此数。就我自己接触所知,不同市民的确会因为政见去看检测问题,百分之五十五支持反对派的市民,估计只有少量会去做检测。而百分之四十五支持建制的市民,就会按自由意愿做决定是否检测,例如感觉疫情是否严重、去检测是否方便、检测时要否排队等。七除八扣,有一百万人做检测已相当不错,若比这个数字多,已经很惊喜了。

三、找出确诊人数会很少。以北京在六月十一日至七月二日,北京市对一○○六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阳性率为十万分之三点六七。若香港有一百万人做检测,同一个阳性率等如三十六点七人确诊。若香港的阳性率更高,只表明香港的社区扩散更严重,更应该做检测。

我自己打算去做检测,并不是因为政治理由,而是想尽点公民责任,万一自己是感染者,确认出来就不会影响其他人。更重要的是一种「走火警」心态,走火警时会觉得有点烦,但是为万一出现的灾难做一次预演,以增加灾难发生时,大家能成功脱险的机会。万一每天出现一千个确诊,到时全面停摆十四天后再加全民检测,就变得很有需要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