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黎智英保釋上訴 律政司:處理終身監禁重罪同樣鮮有批准保釋

2020-12-31 19:33
黎智英被送到荔枝角收押所,待2月1日進行上訴聆訊。
黎智英被送到荔枝角收押所,待2月1日進行上訴聆訊。

高等法院法官李運騰上周批准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以現金1000萬元等條件保釋,律政司不服、今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許可。律政司一方堅持法官李運騰的保釋決定是最終決定,律政司認為法官根據《港區國安法》罪行而下定的保釋決定,有別於一般刑事罪行的保釋,前者的決定有終結意思。三名法官將下午4時才頒布上訴許可裁決,期間准予黎智英保釋。

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指,條文中沒有寫明終審法院有法律地位去覆核保釋決定,控方同意沒有,但法官同時須考慮批准觸犯《港區國安法》疑犯保釋的風險,決定將增加被告重犯機會,危害國家安全同時跟《港區國安法》成立目的背道以馳。同時故此,本案具重大爭議須終審法院批准上訴。

控方同意,在一般刑事罪行中法庭維持「無罪假定」法律原則,故被告被起訴後有保釋權利。然而,《港區國安法》並非在香港同一個法律體系下產生的,有關批准保釋的篇章中,沒有准予被告可因「無罪假定」而獲「保釋假定」,反而當局用了「不准保釋為前提(No bail provision)」的字眼,然後除非法庭有理由相信被告不會重犯才得准予保釋。故此法庭考慮《國安法》保釋條件不能跟一般刑事案件相提並論, 而且條文中亦限制法庭,不能接納保釋條件為合理理由,去相信被告不會潛逃,以這意思理解《港區國安法》,才脗合法例成立原意。

控方亦提出,原審法官錯誤地評估證據強弱和風險。法官馬道立反駁,終審法院不會就審視證據而就事實作出裁決,只會處理法律爭議。

資深大律師鄧樂勤代表黎智英,指《港區國安法》的存在並不影響本港法庭一貫考慮刑事案件保釋的做法。馬道立法官補充,包括「無罪假定」原則。《刑事訴訟條例》中列明,倘若法庭認為被告有潛逃風險,便不應予以保釋。而《港區國安法》則列明倘若法庭相信被告不會再重犯,才准予保釋。原審法官信納黎智英在遵守保釋條件的情況下准予保釋,已有充分理由相信他不接觸外國團體,不能重犯。李官並沒有錯誤理解條文

法官馬道立假設,如果法庭認為案件有可爭辯之處而批出許可,並下令黎智英羈押候審。儘管法庭可將等待正式上訴時間短縮,鄧樂勤反駁指被羈押的日子一日都嫌多,法庭不能以可調整上訴日期為理由,考慮是否頒布羈押令。

控方又指,法庭處理觸犯謀殺罪等可判處終身監禁的重罪時,鮮有批准保釋。觸犯《港區國安法》的最高刑期也是終身監禁,法庭須考慮一致性。

法庭記者 蕭文軒

建立時間:1046
更新時間:1933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今早出庭。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今早出庭。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