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撥亂反正仍是福地

2020-11-16 07:2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上星期可說得上是政治震盪的一周,人大訂立DQ議員框架、非建制派議員總辭。政經中人滿肚疑問,香港政壇大變,香港的政治空間是否已大為收窄,甚至消失?

上星期香港有很多重大政治事件發生,舉其大者,當然是人大常委開會,回應特區政府提出的呈請,此前被選舉主任取消下屆立法會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是否應該延任。人大常委會上星期三開會,按《基本法》第一○四條,議員和主要官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特區政府隨即取消楊岳橋、郭家麒、梁繼昌和郭榮鏗四人的議員資格。由於這四人此前已被選舉主任取消了參選資格,明年九月可以參選立法會的機會亦十分渺茫。為了表示對政府的不滿,十五名非建制派議員提出總辭。立法會內整個非建制派,除了熱血公民的鄭松泰和醫學界陳沛然之外,自此一空,立法會罕有地進入一個「反對派低音」時期。

十五名反對派議員集體辭職後,港澳辦批評總辭是表明了與中央頑固對抗的立場,是對中央權力和《基本法》權威的公然挑戰,並予以嚴厲譴責。既然是對《基本法》的公然挑戰,相信這十五個人未來若要參選,都要經過被選舉主任考慮是否符合資格的門檻。由此預見,來屆立法會議員人選將出現大洗牌。

雷厲風行糾偏改錯

人大常委會今次DQ四位立法會議員,主要原因是他們違反了《基本法》第一○四條規定的誓言,除了需效忠《基本法》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之外,還需表明「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由於區議員在就職時同樣要依法宣誓,所以違法誓言的人有機會被DQ。按法理上的邏輯,稍後的特首選舉委員會的委員,可能也會按這個標準去檢視其參選資格。

據此,有人認為未來非建派的空間將大為收縮,甚至覺得反對派是否還有活動的空間。在過去的幾年,非建制派無論是街頭上和議會內的所作所為,都不符合香港利益,以至中央的要求,不斷挑戰中央的紅綫,隨着激烈手段愈演愈烈,去年發展到街頭爆發暴亂,議會內搞攬炒,公然提出港獨,甚至有議員和政黨頭頭跑到美國要求美國人介入和制裁香港,已經踏過中央的紅綫,香港特區政府束手無策下,中央唯有出手,先為香港制訂《港區國安法》,止暴制亂,最近再訂立DQ框架,讓議會回復秩序,雷厲風行的糾正動作估計在今屆政府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從這個角度,非建制派的空間的確是縮小了,但就期望可以對香港前途,達到撥亂反正的效果。

從二○一四年的非法佔領行動,到二○一六年新年的旺角暴動,再到自去年六月開始的反修例事件,香港的政治環境日趨惡劣,社會變得高度政治化,部分人凡事都以政治行先,更嚴重的是,對年輕的一代人的思想,造成嚴重影響。上星期,《星島日報》披露了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被教育局DQ的教師的問題教案,內容非常得人驚,包括歪曲事實地說香港政府容許三合會的存在,卻取締香港民族黨,又移花接木地引述毛澤東和習仲勛的說話來宣揚港獨等等。其後,當局再公布有另一名可立小學常識科教師因教學「嚴重錯誤、欠缺擔任教師的能力」被釘牌,他在網上教學影片中稱,英國「為消滅鴉片」向中國發動戰爭。這樣的事情發生,相信都是受到激進和偏激的思想影響,導致政治「上腦」,憎恨思想影響了日常判斷。

過去的一年多,香港出現很多亂象,包括街頭暴力動亂,肆意打人砸店,破壞公物,放火堵路等等,黑暴視法治如無物,既影響社會的運作,市民的日常生活,教壞了年輕人。有從事高等教育的人指出,經歷了過去一年的動亂,大學本地收生成績明顯下跌,內地學生來港亦顯得裹足不前。本地家長對香港的教育起了很大的戒心,寧願將子女送到外國留學,內地家長則擔心子女來香港會受到本地學生的欺凌,減少申請來港讀書。少了內地學生,香港的大學收生質素難免下降。高教界估計,這個情況恐怕在三、五年內都不會復元,這個估計還要看香港社會能夠回復正常,如果政治環境一直不改善,甚至繼續惡化,幾時才會好轉,根本沒有人說得上。

少談政治聚焦發展

人大常委會今次可謂用上了霹靂手段去矯正香港的政治亂局,主要是已見到香港無論是教育、醫療以至法律等各方面都因為政治激化而出現歪變,香港的前景令人非常擔憂。有資深投資人士坦言,中國興起,香港的發展機會變得更多,空間更大。他認為競爭方面不用擔心,反而最擔心的是香港的年輕人受到不正確的政治思想誤導,仇恨內地,香港未來前途將沒有甚麼出路,令人憂心忡忡。中央政府現在決定扭轉積習,認為港人如果未來能夠回到少談政治、多談發展,才能維持香港的安定繁榮,再度成為一個人人都能安居樂業的福地。

特約作者: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