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美英不會為香港違法者埋單

2020-06-01 08:10
美國現時對立法表現得最強硬。
美國現時對立法表現得最強硬。

人大決定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法》,在政治層面上,猶如一枚炸彈,炸彈投下之後,社會的反應相對平靜,這主要是中央已經表明,針對的只是一部分意圖分裂國家、顛覆祖國政權的人。香港社會已經擾攘了差不多一年,而且未見有終止的迹象,中央忍無可忍,只能出手,不少人都認同兩害相衡取其輕的道理。

  對於中央今次的立法,外界很關注本地商界的反應。不少商界組織及社會名人,例如四大地產商都表示支持中央訂立《香港國安法》。相信他們也不是隨便表態支持,而是經過內部討論,衡量過立法對公司在香港的發展的厲害才做出決定,畢竟,他們也要向其持份者交代。

納稅人及選民利益優先

  一如很多人所料,中央為香港訂立《國安法》,一定惹來國際,特別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反彈。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公布會針對與法例相關的中港官員作出制裁,同時考慮廢除給予香港的優惠,在強硬表態之餘,外電吹風指措施未有具體落實細節,包括目標人物時間表,以留給北京讓步的空間,所以本來大兩國關係緊張的美國股市隨之回穩,美國掛牌的港股略有反彈。美國初步反應克制,但商界認為事態還未解決,本地政經前景仍然不穩定,特別七、八、九月都有敏感的政治議題上演。

  雖然明知西方國家會有強烈反彈,中央仍然堅決進行,主要是中央已感受到國家的安全,主權已受到威脅,甚至政權有被顛覆的危險。中央通過了訂立《香港國安法》後,國際間的反應有兩種,一種偏向打擊性的,例如美國;另一種反應是較溫和的,例如英國,雖然與美加澳等發表聯合聲明,譴責北京訂立《香港國安法》,但前港督彭定康表示,「期望不代表一國兩制終結,又指不支持制裁香港。」官方反應止於向港人提供有限度的「支援」,包括延長BNO護照的逗留時間。歐洲,特別是英國在香港仍有不少利益,一旦制裁香港的炸彈來個狂轟濫炸,自身的利益必會受到傷害,難以向國民交代。

  以現時對立法表現得最強硬的美國而言,有熟悉外商的商會人士認為,仍不會為香港問題犧牲本國利益。過去幾十年,美國外交政策都隨着國家利益而轉變。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美國對外政策注重意識形態,為了反對共產主義,在遠東先後打過韓戰和越戰,結果都未能取勝。之後政策改轅易轍,轉以爭奪國外資源為主,例如對兩伊出兵以及空襲利比亞,都是要加強控制區內的石油資源。

  美國外交策略的改變相當理性,因為一個民主國家的權力來自選民,資源則來自納稅人,這都是民選政府最大的持份者,美國在全世界都設立領事館,僑民有事就會出動飛機救回國,甚至派出海軍陸戰隊去保護。這些資源從何而來呢?都靠美國企業及美國人繳付的稅項,所以,美國政府為甚麼要為沒有交稅的香港人付出重大代價,以至犧牲美國人利益呢?因此,美國政府的所有考慮,都以國家利益為前提。

  美國總統由人民選出,所以他要向選民負責。商會人士坦言,大家只要換腦思維,站在美國的選民和納稅人角度出發,為甚麼要為一個遠遙的中國城市,付出經濟及政治代價?雖然有些人大力鼓吹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應該要得到西方的支持。對於這些西方的價值觀,口頭上支持是可以的,但若要付出實質的代價,就要認真三思了。西方國家如美國,當地的基層、農民、工人等,可能連香港究竟在哪里都不清楚。一旦中國交惡,要為香港違法者付出重大代價代為買單,以至影響到這些選民的利益,民選政客就要小心考慮,變成口硬手軟了。這種向持份者負責的思維,其實非常符合民主選舉政治的邏輯。

  回顧中國和西方過去幾十年在香港問題上交手。最先是與英國處理九七問題,當時中國領導人鄧小平非常強硬,堅決要收回香港的主權和治權,原則不能妥協。英國在尊重北京底綫下不斷爭取,最終簽訂了《中英聯合聲明》,之後成功草擬了《基本法》在香港執行。在《基本法》諮詢和草擬過程中,雖然有爭議,但在互讓互諒的談判下,最終得到雙方認可的成果。例如《基本法》廿三條,考慮到當時由於中國還未有《國家安全法》,只有反革命罪,中方為了穩定民心,也出於對香港的信任,願意讓香港回歸之後才自行立法。

  中央在香港問題上一向都講道理,願意互相溝通妥協,並且信守承諾。只是,自二○一四年前後,有人鼓吹「違法達義」,催生佔領運動,到了去年又爆發社會運動,甚至結合境外勢力,提出無底綫抗爭,以非法的暴力行為擾亂社會秩序,破壞香港法治,令到香港失控,繁榮安定的基石受到衝擊。最令人痛心是見到一班年輕人,他們對中國人的身分不認同甚至抗拒,表現出仇視和反對中國政權和內地人民。

暴力違法仇中是民主歪路

  香港反對派這些做法,其實已經把發展民主和自由走上了一條歪路,而且愈走愈遠,與中央的分歧愈來愈大,也看不到會有甚麼前途。今次中央要為香港定立國家安全法,是感受到香港將變成顛覆基地,最終會為害國家安全,反對派把香港問題國際化,招來美國先訂立《香港人權法》,火頭現在燃點起香港自回歸以來的最大政經危機,他們的攬炒藍圖正慢慢成真。國家安全的大原則是沒法妥協的,如何好好地落實《國安法》,減少副作用是未來最重要的工作。香港人都希望有民主和自由,同時保持繁榮和安定,要達致這個目標,應該要採取像二、三十年前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合理合法地去爭取,鼓吹暴力、違法、引入境外力量干預,結果只會害己害人。

人大決定為香港訂立《國安法》,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會撤銷香港特殊待遇地位,又會制裁中港官員,香港社會只能面對。政客跑到美國要求介入,示威者堵路傷人,公然高呼港獨,中央立法有形勢上的需要,香港社會期望今次的立法能夠止暴制亂,讓社會回歸平靜。說到底,香港人要爭取民主自由,應該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求助外國,以香港攬炒脅逼,肯定是一個錯誤的做法。

特約作者: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