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美英不会为香港违法者埋单

2020-06-01 08:10
美国现时对立法表现得最强硬。
美国现时对立法表现得最强硬。

人大决定为香港订立《国家安全法》,在政治层面上,犹如一枚炸弹,炸弹投下之后,社会的反应相对平静,这主要是中央已经表明,针对的只是一部分意图分裂国家、颠覆祖国政权的人。香港社会已经扰攘了差不多一年,而且未见有终止的迹象,中央忍无可忍,只能出手,不少人都认同两害相衡取其轻的道理。

  对于中央今次的立法,外界很关注本地商界的反应。不少商界组织及社会名人,例如四大地产商都表示支持中央订立《香港国安法》。相信他们也不是随便表态支持,而是经过内部讨论,衡量过立法对公司在香港的发展的厉害才做出决定,毕竟,他们也要向其持份者交代。

纳税人及选民利益优先

  一如很多人所料,中央为香港订立《国安法》,一定惹来国际,特别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反弹。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公布会针对与法例相关的中港官员作出制裁,同时考虑废除给予香港的优惠,在强硬表态之馀,外电吹风指措施未有具体落实细节,包括目标人物时间表,以留给北京让步的空间,所以本来大两国关系紧张的美国股市随之回稳,美国挂牌的港股略有反弹。美国初步反应克制,但商界认为事态还未解决,本地政经前景仍然不稳定,特别七、八、九月都有敏感的政治议题上演。

  虽然明知西方国家会有强烈反弹,中央仍然坚决进行,主要是中央已感受到国家的安全,主权已受到威胁,甚至政权有被颠覆的危险。中央通过了订立《香港国安法》后,国际间的反应有两种,一种偏向打击性的,例如美国;另一种反应是较温和的,例如英国,虽然与美加澳等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北京订立《香港国安法》,但前港督彭定康表示,「期望不代表一国两制终结,又指不支持制裁香港。」官方反应止于向港人提供有限度的「支援」,包括延长BNO护照的逗留时间。欧洲,特别是英国在香港仍有不少利益,一旦制裁香港的炸弹来个狂轰滥炸,自身的利益必会受到伤害,难以向国民交代。

  以现时对立法表现得最强硬的美国而言,有熟悉外商的商会人士认为,仍不会为香港问题牺牲本国利益。过去几十年,美国外交政策都随着国家利益而转变。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对外政策注重意识形态,为了反对共产主义,在远东先后打过韩战和越战,结果都未能取胜。之后政策改辕易辙,转以争夺国外资源为主,例如对两伊出兵以及空袭利比亚,都是要加强控制区内的石油资源。

  美国外交策略的改变相当理性,因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权力来自选民,资源则来自纳税人,这都是民选政府最大的持份者,美国在全世界都设立领事馆,侨民有事就会出动飞机救回国,甚至派出海军陆战队去保护。这些资源从何而来呢?都靠美国企业及美国人缴付的税项,所以,美国政府为甚么要为没有交税的香港人付出重大代价,以至牺牲美国人利益呢?因此,美国政府的所有考虑,都以国家利益为前提。

  美国总统由人民选出,所以他要向选民负责。商会人士坦言,大家只要换脑思维,站在美国的选民和纳税人角度出发,为甚么要为一个远遥的中国城市,付出经济及政治代价?虽然有些人大力鼓吹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应该要得到西方的支持。对于这些西方的价值观,口头上支持是可以的,但若要付出实质的代价,就要认真三思了。西方国家如美国,当地的基层、农民、工人等,可能连香港究竟在哪里都不清楚。一旦中国交恶,要为香港违法者付出重大代价代为买单,以至影响到这些选民的利益,民选政客就要小心考虑,变成口硬手软了。这种向持份者负责的思维,其实非常符合民主选举政治的逻辑。

  回顾中国和西方过去几十年在香港问题上交手。最先是与英国处理九七问题,当时中国领导人邓小平非常强硬,坚决要收回香港的主权和治权,原则不能妥协。英国在尊重北京底綫下不断争取,最终签订了《中英联合声明》,之后成功草拟了《基本法》在香港执行。在《基本法》谘询和草拟过程中,虽然有争议,但在互让互谅的谈判下,最终得到双方认可的成果。例如《基本法》廿三条,考虑到当时由于中国还未有《国家安全法》,只有反革命罪,中方为了稳定民心,也出于对香港的信任,愿意让香港回归之后才自行立法。

  中央在香港问题上一向都讲道理,愿意互相沟通妥协,并且信守承诺。只是,自二○一四年前后,有人鼓吹「违法达义」,催生占领运动,到了去年又爆发社会运动,甚至结合境外势力,提出无底綫抗争,以非法的暴力行为扰乱社会秩序,破坏香港法治,令到香港失控,繁荣安定的基石受到冲击。最令人痛心是见到一班年轻人,他们对中国人的身分不认同甚至抗拒,表现出仇视和反对中国政权和内地人民。

暴力违法仇中是民主歪路

  香港反对派这些做法,其实已经把发展民主和自由走上了一条歪路,而且愈走愈远,与中央的分歧愈来愈大,也看不到会有甚么前途。今次中央要为香港定立国家安全法,是感受到香港将变成颠覆基地,最终会为害国家安全,反对派把香港问题国际化,招来美国先订立《香港人权法》,火头现在燃点起香港自回归以来的最大政经危机,他们的揽炒蓝图正慢慢成真。国家安全的大原则是没法妥协的,如何好好地落实《国安法》,减少副作用是未来最重要的工作。香港人都希望有民主和自由,同时保持繁荣和安定,要达致这个目标,应该要采取像二、三十年前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合理合法地去争取,鼓吹暴力、违法、引入境外力量干预,结果只会害己害人。

人大决定为香港订立《国安法》,美国总统特朗普扬言会撤销香港特殊待遇地位,又会制裁中港官员,香港社会只能面对。政客跑到美国要求介入,示威者堵路伤人,公然高呼港独,中央立法有形势上的需要,香港社会期望今次的立法能够止暴制乱,让社会回归平静。说到底,香港人要争取民主自由,应该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求助外国,以香港揽炒胁逼,肯定是一个错误的做法。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