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國衰落論2——巨債

2021-01-23 05:00
早前我提出「美國衰落論」,不少朋友說美國擁有全球最強大的軍力,有最先進的科技,為何美國還會衰落?談這個問題之前,先看看特朗普在美國的4年統治,究竟為美國留下了什麼遺產?

或許特朗普最堪足道的政績是推高股市。由他上任至去年年底,美國標普500指數升70%,創了自70年代卡特以來歷任總統的的第3好表現,僅次於克林頓和奧巴馬時期,當中主要得益於聯儲局的天量放水刺激政策。

新冠疫情來臨之前,特朗普以減稅作為其核心政策,加大政府財政開支和放鬆企業監管,美國經歷了一段頗長的增長期,失業率創出50年以來新低,這本來是特朗普的連任籌碼。但在一場新冠疫症無情沖刷下,這一切都成為泡影。

比較去年底與特朗普剛上任之時,美國減少了300萬個職位,比小布殊的年代更差,美國人均GDP在4年間只增加了1.6%,出口下跌了4.4%,遠差過克林頓、小布殊和奧巴馬年代。

而更大的問題是,「特朗普主義」除了在政治上令到美國社會撕裂之外,在經濟上更是一種民粹式的透支政策。特朗普將公司利得稅由43%銳減到21%,向美國的「暗黑帝國」唔(deep state)大送秋波,無論是財政政策或貨幣政策都大量撒錢,令到1%的美國富人深受其惠。美國富人在特朗普初上台時,對他極之看不起,認為他只不過是一個暴發的發展商而已,在美國的最高階層根本不入流。但在「雞髀打人牙骹軟」威力之下,這幫人也慢慢喜歡上了這個「豪爽」的總統。

  不過,豪爽背後,美國也孭起驚人巨債。在2017年特朗普上台的時候,美國聯邦債務已經有19.95萬億美元,到2020年12月31日他離任前夕,美國政府債務暴漲到27.75萬億美元,債務規模超過了2020年預測的GDP總額,達到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高。特朗普任內的4年之間,令美國聯邦債務增加了7.8萬億美元,美國立國241年,累積的債務不足20萬億美元,到特朗普上任後的4年,竟然可以令到美國債務上升39%!已經去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由於煤礦洩漏的有毒氣體無色無味,以前礦主都會在礦洞放著一籠金絲雀,當見到金絲雀死亡,就知道礦洞洩漏毒氣。美國的債券利息可以比喻作煤礦內的金絲雀。美國國債號稱「無風險資產」,意思是買美國國債,不需擔心政府還不到錢,所以是沒有風險的,而美國國債利率亦成為所有利率的指標。在特朗普上任時,美國10年國債債息是2.398厘,到目前跌至1.108厘,債息大幅下跌了。債息和債價呈反向關係,債息下跌等於債價上升。過去4年,美國國債債息大跌,等如國債價格大升,並非因為美國國債很受歡迎,而是因為聯儲局開機印錢,狂買國債,抬高了債價,壓低了債息。

這個世界是相對的,要比價才知道優劣。美國10年期國債債息是1.108厘,而德國10年期國債債息為負0.491厘(意味著你買德國10年期國債,每年要給0.491厘利息予德國政府)。比較之下,美、德10年國債的債息差高達1.599厘,這個息差反映了投資者追捧德國國債,嫌棄美國國債。換言之,這個息差,就是一個風險溢價,意味著市場認定美國債務違約機會比德國高,所以才要付出風險溢價。

特朗普4年任期,就花了7.8萬億美元,掏空了美國國庫,令美國主權違約風險大升。但由於主要評級機構都是美國公司,他們當看不見,照樣給予美國最高評級。

一般而言,民主黨比共和黨節儉。民主黨拜登上場之前,亦聲言會加稅。那麼,他上台之後,能否可以扭轉這個債台高築的大局呢?現在看來是未必可以扭轉。

美國政府「使大咗」的風氣已經十分氾濫,現時民主黨的拯救經濟計劃,就遠比特朗普建議的救援計劃更手鬆,拜登剛批出的1.9萬億美救助計劃,將向每個美國人直接支付1400美元。至於拜登的所謂加稅計劃,新上場的財長耶倫已表明,不會在她任期的首兩年出現。換言之,美國政府的「大花筒」風氣,在民主黨政府上任後,也不會一下子扭轉。

所謂「出得嚟行,預咗要還」,美國這種「先使未來錢」的狀況,是在不斷削弱國家的實力。相對而言,比較節約的中國和德國政府,實力在不斷增強之中。在這場中美歐的長途賽當中,美國的衰落已經成勢。美國現時的狀況已是「萬般帶不走,唯有債隨身」了。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