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史教育中心校長何漢權:教師專業操守在哪裏?

2022-01-18 14:40

很多年前,進入教師這行業,在邊教邊學的過程中,領悟甚麼叫教育專業。記憶猶新,有傳統名校的校長跟我說,教學是言教、身教、心教的結合,必須以學生為本;也有原本在官校安舒區出走,甘願跳進學習能力稍遜的實用中學,出掌難以承受的訓導主任的老師,當年,他給予筆者寶貴的提示,「蘋果爛了,沒法救,但學生怎樣壞,他或她還有機會可以救,最低限度你是可以進行施教,儘管有時會讓自己七竅生煙,身陷險境,徹夜難眠」;亦有一所辦得很好的幼稚園校長,努力辦校,與筆者交流教師專業的意見,堅執「教師必須以身作則,孩子三歲以後的學習在幼兒教育工作者身上,好與壞,敬師惡師,就定八十」。 

「嚴而有愛,是當今自由無底綫、家庭教育失效的、對扭正學生歪離價值觀的重要教育原則。」「相信教育的,當相信教師是靈魂工程師。」在一個給訓輔教師的工作坊上,有學員分享心聲話語。這些就是教育專業。

九七回歸前,筆者所屬的教育團體組團前赴廣州,與幾所中學交流,在其中一所中學的大堂當眼處,有陶行知的一句話:「捧着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至今,筆者仍然深深覺得,這是從事教育專業的座右銘。

甚麼是教育,教育的持份者是誰,要扛上責任的又是哪些族群?資訊飛快,價值天花亂墜,影響受教的,早已不能局限在教師群眾,新舊媒體從業的、五光十光的影藝界工作者,民間各類型教育團體家長們,以及掌握公權及資源的政府、政黨代議士等都可以在或大或小的面積上,擔起教育的責任。責任怎樣承擔,當要有種種方法,有資源,因材施教,以受教者為本。但最重要還在於不可言喻,卻又實實在在,夜闌人靜,可捫心自問的「教育良心」,「不問甚麼,只因為學生是我們的下一代」,這才是教育專業操守真正安居之處;而並非為爭取選票,只問教師權益的功能性「專業」,由此提倡塘水滾塘魚的「教師專業操守」,並要成立組織去極力維護,這是貽誤貨真價實的教師專業了。

何漢權
作者為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校長,長期關注學生全人成長及教學專業發展課題。

文章刊於《星島日報》2022年1月18日教育版專欄「校長有情」,標題原為〈教師專業操守在哪裏〉。


延伸閱讀:

評青年史學家年獎得主 何漢權:青出於藍

毋忘抗日戰爭 牢記國家公祭日

東奧國家隊運動員分享心得:只要心懷熱愛,永遠都是當打之年

國史教育|認識中史 了解中國故事

教育現場|立刻彈 立刻讚


立即下載 | 全新《星島頭條》APP : https://bit.ly/3yLrgYZ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