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過多瀕失控 捕殺外須研新招

2021-11-19 00:00
  野豬頻頻闖入市區,漁護署決定重啟捕殺計畫,前晚終首次採取行動,捕殺一批野豬,結果引起社會爭議,愛護動物人士狠批不人道。惟野豬入侵市區,已對公眾構成威脅,而當局又沒有效方法控制野豬數目增長,短期有限度捕殺實難以避免,但長遠應採取更便捷的避孕絕育方法,並提高罰則禁止餵飼,爭取市民支持。

  絕育成效不理想 人道毀滅必要

  漁護署前晚在深灣道採取行動,用麵包作誘餌,七隻野豬被麻醉後,再注射藥物進行人道毀滅。愛護動物組織批評當局獵殺手法卑鄙,那邊廂呼籲市民勿餵野豬,但這邊廂卻用麵包誘殺牠們,質疑為何不能採取非致命手段先把野豬驅趕回山上,再考慮下一步行動。但漁護署強調,行動旨在減少市區出沒的野豬數量,而用食物誘捕野豬非主動改變牠們的習性,否認做法不人道。

  愛護動物人士的不滿是可以理解,擔心今次殺野豬,下次可以同樣理由獵殺野生猴子或流浪貓狗。當局要捕殺野豬,皆因之前用非致命手段卻未能控制野豬數量。當局在二〇一七年底停止狩獵隊狩獵後,開始利用避孕疫苗為野豬進行避孕,甚至實地做絕育手術,截至去年底,共捕獲六百六十六隻野豬,當中為二百九十六隻避孕或絕育,但成效不理想,因絕育手術過程複雜,準備需時,加上野外地勢陡峭,空間有限難以施行。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上月表明,替野豬做絕育手術的宗數,追不上野豬進入市區的數字增長,故考慮對經常出沒市區的野豬人道毀滅,而輔警在北角執勤時遭野豬襲擊咬傷,成了啟動捕殺令的導火線。

  野豬數量大增,頻頻入侵市區,歸根究柢是本港野豬缺乏虎狼等天敵,而野豬繁殖能力強,一年至少可生育三次,每次最多可生十二隻。加上一些市民愛心氾濫,專程駕車到南區山邊或野豬出沒的地方餵飼,令野豬習慣不勞而獲,失去覓食能力,也變得不怕人,一旦沒食物,便大着膽子走進市區,於是便經常出現野豬在鬧市閒逛覓食,甚至闖進港鐵列車等情景。

  愛護動物人士聲稱野豬一般不會傷人,除非遇到挑釁,但實情並非如此,歌手李玟的母親在寓所附近散步時遭野豬襲擊,多處骨折,而新加坡今年初亦有婦女在組屋遭野豬咬傷大腿拖行一米,凸顯野豬暴戾難測。過去十年,本港發生三十六宗野豬傷人事件,共有四十七人受傷,單是去年便有十一宗。

  世界各地都面對野豬氾濫成災問題,當牠們走出山林,首當其衝的是農作物,美國、加拿大和澳洲農民損失慘重。多國採取的行動大多是派狩獵隊進行圍殺或空中射殺,有的會設陷阱捕殺,美國德州早前試驗將男用避孕藥混在誘餌中,希望可控制野豬增長。

  速修例嚴禁餵飼 用科技控豬數

  市民切勿以為野豬溫馴可愛,一旦牠們闖進人多擠逼的地方發惡,隨時可能引發人踩人事件或交通意外。為免野豬成都市隱患,當局須盡快採取有效手段阻止牠們進入市區,有限度捕殺見效快,但處理手法須人道,亦不應在公眾地方進行。政府亦可檢視美國採用避孕藥的成效,同時利用新科技追尋其行蹤及精準計算數量,再研判引入有效控制野豬數量的新手段。

  政府亦應盡快修例,禁止市民餵飼野豬,並參考新加坡的經驗,將餵飼野生動物的罰款由五百元坡幣大幅提升至五千元,再犯則罰款一萬元,以收阻嚇作用,並加派人手嚴格執法,以及加強宣傳教育。

  野豬對居民造成滋擾,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應迅速採取應對措施,在公眾安全和動物權益中取得平衡,目的是有效控制野豬數量,維持生態平衡,絕非趕盡殺絕。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