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成一派】香港應該參與全國兵棋大賽

2021-09-15 00:00
  看到這個標題,可能不少讀者覺得莫名其妙,且聽我細細道來。近日,有美國軍方背景的戰爭研究所(ISW),發表一份名為《從實驗室中學習作戰Learning Warfare From Laboratory》的報告,主題是關於中國如何運用兵棋推演來推動部隊的訓練,發展部隊各級指揮官的指揮能力等等。這本來是非常常規的軍事分析報告,一年到頭各種智庫都會發表一大堆。但有趣的是在報告的第二十至二十二頁,特別提到了中國如何通過推行全國兵棋大賽的活動,培養國民尤其是青年學生認識軍事歷史,掌握國防知識,同時也起到了在比賽中選拔有潛力擔任軍事指揮人員的作用。簡而言之,這是一項值得美國有關部門密切關注的國防教育活動。

  那這與香港有甚麼關係呢?關係很大!第一,筆者在本欄不止一次提到,國防教育,包括軍事科技和軍事歷史常識,是可以作為國情教育甚至愛國主義教育的一項重要內容。有甚麼歷史比軍事歷史更能一下子就培養出國民意識?在軍事歷史中,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肯定非常分明。有甚麼國家安全比軍事安全來得更加尖銳而激烈?連軍隊都守不住了,其他領域的國家安全就更加守不住了。常言道,落後就要捱打,弱國無外交等等。這裏的「落後」、「弱」,其實主要體現在軍事國防上的落後和弱小。因此,把國防教育納入國情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其價值是毋庸置疑的了。

  第二,為甚麼要提到兵棋呢?所謂兵棋(wargaming),簡單來講,就是把戰場中的敵我雙方作戰行動,高度濃縮成類似下棋一樣的活動,有明確的遊戲規則,有精細的不同軍兵種的棋子,然後在大比例尺的地圖上進行模擬雙方作戰行動的博弈對抗。其實,今天無論是電腦遊戲、手機遊戲,還是紙板遊戲(board game),不僅包含了大量戰爭類的,甚至嚴格來說,這些戰爭遊戲本來就是源自軍隊的專業兵棋。一般認為,是普魯士軍隊在十九世紀中發明和推廣了兵棋遊戲,使得現代軍事指揮藝術得到極大的進步。今天在全球各國軍隊的指揮學院教學內容中,肯定包括兵棋推演。文章開頭提到的美國軍方智庫報告,就生動地把兵棋推演形容為「在實驗室中學習作戰」!

  第三,既然如美方報告所言,中國內地一直在舉辦全國性兵棋推演大賽,那麼為甚麼不順勢把這類比賽延伸到香港呢?一方面在香港其實也有很多紙板遊戲發燒友,就算再怎麼也不會不懂甚麼是紙板遊戲,懂得紙板遊戲,就容易理解甚麼是兵棋推演;另一方面香港也的確非常缺乏國防教育活動,所以香港並沒有像內地那麼多的軍迷,更多的是軍盲,換言之這開發的空間非常大!

  最後,這種全國性兵棋大賽本身也包含很強的理工科邏輯思維,而不僅僅是模仿軍事歷史,如果能通過線上進行,那麼可以進一步與STEM教育結合起來,教學效能更高!

  鄧飛

  中學校長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