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經時事分析】加強生死教育 除殯葬設施忌諱

2021-07-26 00:00
  殯葬設施在香港向來被視為厭惡性設施。但在某些國家,由於人民對死亡有不一樣的看法,公眾對同類設施不甚抗拒。要提高香港市民對殯葬設施的接受程度,長遠或需從生死教育入手,移風易俗。

  香港對殯葬設施的需求巨大,需尋覓足夠土地興建。政府早於二○一○年將沙嶺墳場的未發展部分,納入十八區的二十四幅可供發展骨灰安置所的用地,銳意打造集火葬場、殯儀館及骨灰龕場於一身的「超級殯葬城」,並獲得區議會及立法會支持,預計二○二六年第四季竣工,並於翌年第一季開始營運,將提供約二十萬個龕位。

  但土地平整工程即將完工之際,卻引來深圳居民及一些立法會議員反對。前者不滿港府將厭惡設施放在邊境,後者則質疑,將大型殯葬設施設置於大灣區的重要戰略中心,或會犧牲經濟發展用途。

  事實上,本港的厭惡性設施向來設於偏遠地區,粉嶺的和合石墳場、屯門曾咀靈灰安置所,以及擬建的大嶼山小蠔灣骨灰安置所等殯葬設施,選址便刻意遠離民居。

  過往政府欲於市區興建新公眾骨灰龕場,屢遭市民反對。反對的原因不外乎影響景觀、擔心區內交通的承載力、空氣質素惡化等。加上傳統華人文化一向對殯葬設施敬而遠之,骨灰龕場又予人陰森恐怖的感覺,市民難免感到抗拒,這亦令殯葬選址問題更為棘手。

  事實上,為減低市民對殯葬設施的抗拒,近年新建的火葬場及靈灰安置所已一改以往風格,傾向以「綠色建築」概念,令建築物與大自然環境融為一體,消除冰冷陰森的感覺。

  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要數和合石火葬場及靈灰安置所。前者分別在入口處、禮堂及出口處加插水、竹等予人平和、自然感覺的擺設,冀助撫慰和紓解離世者家屬在葬禮過程中的情緒。後者則透過木條幕牆遮蓋骨灰龕位,使路人不會直望骨灰龕位,同時為靈灰龕區增添暖意,亦令靈灰安置所外觀更現代化。

  政府曾於二○一五年審視沙嶺殯葬城設計,把火化設施等遷至地勢較低的山谷,並配合附近地形及山勢興建建築物,盡量減低對景觀的影響。項目亦計畫加入綠化元素,以緩和建築物及煙囪對視覺的影響,同時會盡量多種植樹木及灌叢,以其遮檔建築物。雖然如此,項目仍備受抨擊。

  從上述例子可見,港府已意識到殯葬設施的設計風格有需要改變。但港人對死亡忌諱的文化,仍令市民對殯葬設施避之則吉。

  在華人文化中,死亡象徵生命的終結,不少人因而產生恐懼。但在某些文化下,死亡並非如此令人生畏。

  位於羅馬尼亞的小村莊瑟彭察(Sàpàna),當地人認為死亡並不可怕,反而是一件快樂且值得慶祝的事。村裏有一個名為歡樂墓園(Merry Cemetery)的著名旅遊景點,內裏的墓碑都被漆成鮮艷的藍色,碑上有各式的手繪畫和詩作為裝飾,內容描述逝者的生活點滴、職業或死因,部分詩作更帶有諷刺及搞笑意味,令墓園充斥歡樂氣氛。

  與香港一樣以火葬為主流的日本,對死亡亦有另一番體會。日本人把死亡視為自然規律,象徵安詳寧靜。位於岐阜縣各務原市近郊的瞑想之森市立齋場,白色的流線形屋頂,配以玻璃幕牆,與周邊的群山和前方的湖水融合,予人平靜祥和及現代化的感覺,完全不顯陰森,確切地把當地的死亡文化呈現在殯葬設施之上。

  由此可見,移風易俗,改變人們對死亡的看法,是令更多人接納「另類」設計的先決條件。良好的生死教育,相信是箇中關鍵。事實上,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去年首次在墳場加入色彩繽紛的壁畫,並有意開辦導賞團,以打破社會對死亡的忌諱。壁畫內容融入香港仔的社區元素,冀突破墳場予人灰暗的印象。而導賞團則會帶市民參觀名人墓地,藉此認識歷史。

  假如能讓市民的心態逐漸改變,不再視死亡為忌諱,他們或會更易接受與殯葬設施為鄰。這做法在現時看來似天方夜譚,不過,正如以往港人普遍不接受綠色殯葬,認為先人死後無處可依,是大逆不道,但近年亦隨着各界持續推廣和發展,愈來愈多人選擇綠色殯葬,人們對殯葬設施的抗拒,也非無從扭轉。

  總括而言,本港對於殯葬設施有逼切需求,然而,大灣區的發展潛力亦不容忽視,如何平衡兩者,將是政府需要處理的一大課題。當務之急是要想出辦法,將設施對深港兩地居民的影響減至最低,以免耽誤發展之餘,破壞兩地市民關係。

  (全文見智經研究中心網頁:www.bauhinia.org)

  智經研究中心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