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禁令無理損盈富 研換經理人還顏色

2021-01-13 0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禁止美國國民及企業購買多隻中資股份,此禁令導致香港金融市場及美資公司利益都受損,其中作為香港股市重要指標的盈富基金,亦因信託人是美資公司道富,為了遵從禁令而未能緊貼恒指表現,打擊盈富聲譽及港股吸資能力。港府為捍衞香港利益,必須積極研究更換信託人,並藉此促使道富等美國金融機構游說候任總統拜登,盡速撤銷這無理禁令。

  特朗普去年十一月總統敗選後,在落任前「最後瘋狂」狙擊中國,其中一項是頒布行政指令,禁止美國人及公司在一月十一日即本周一起,購入三十多家與解放軍有關的中資公司股份,其中包括多家在港上市大型中資公司如中移動、中海油等,此令美資金融產品發行商,近日要將約五百隻與中資股或港股指數有關的窩輪、牛熊證等結構性產品下架,惹起市場震動。

  美資身分限制 難盡信託責任

  對金融市場影響更大的,是作為盈富基金信託人的美資公司道富,在周一起不再買入受禁令制裁的中資藍籌股,包括中移動、中海油及中聯通,令盈富基金追蹤港股回報的誤差加大,影響其投資價值。由於盈富基金早已成為香港金融市場一個重要標記,是投資港股最簡便及操作成本低廉的工具,可助港股吸引本地不活躍投資者如強積金帳戶,以及外國資金,故盈富如未能緊貼恒指表現,將間接削弱港股的吸資能力。

  由於道富的美資身分,令它不能再盡責地履行盈富基金信託人責任,緊貼追蹤恒指表現,技術上已違反信託責任,港府理應盡快與金融管理局商討,促其下的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認真研究更換信託人,以保障盈富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減低以後的變動風險,並以此表明港府對維護香港金融中心信譽不遺餘力,不容許其他國家或外資公司作出損害香港利益的行為。

  港府如果嚴肅表達更換信託人的立場,亦可促使道富和其他美資金融機構為保本身利益,加緊向拜登陳情,期望他下周三就職後取消特朗普投資禁令。只有拜登取消相關禁令,道富可以恢復買賣被禁制的中資股份,港府才考慮是否不更換盈富信託人。

  特朗普禁止投資中資股的命令,根本是粗糙橫蠻的決策,既引起香港金融市場混亂,更搬石頭砸自己腳,損害美資利益,道富只是其中一個受害者。另一是持有被禁制投資股份的美國股民,不少已吃了眼前虧,中移動、中聯通等股份雖仍較特朗普十一月宣布禁令前的股價有明顯跌幅,但近日因內地資金到港低吸,已回到十二月初的水平,即過去一個多月要「被逼」沽售這些中資股的美資,在股價上已吃了虧,特朗普以為禁令可重挫中資企業,結果可能只是令美資持有人損手離場,造就其他投資者低位吸納機會。

  攻華不惜「攬炒」 自傷要付代價

  此外,美資金融產品發行商向來在港活躍,但現在被逼將近五百隻相關窩輪、牛熊證下架,損害投資者對美資公司金融結構產品的信心,因可能潛藏難測的政治風險,有歐資金融結構產品發行商就樂見今次事件,正摩拳擦掌要搶佔美資擁有的市場。有關禁令還可能影響美資證券行或銀行生意,若客戶在其公司開有股票投資戶口,可能亦因禁令而未能購買有關中資股,或促使客戶流走。

  特朗普可能沒有估計投資禁令對美資公司所造成的傷害,只因要狙擊中國,不惜攬炒金融業這美國經濟支柱,如今更影響香港盈富基金及其廣大投資者,港府雖然對基金沒有直接角色,但不可以坐視不理,應藉着積極研究更換信託人,向美國當局發出明確訊息:任何損害香港投資者的措施,都會令美國金融機構付出代價。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