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牙醫自購防霧面罩擋病毒 疫下預約數字只剩三分一

2020-05-12 00:00
  (星島日報報道)新冠肺炎疫情雖然稍有緩和,但市民對部分會濺出飛沫的醫療程序仍存隱憂,當中亦包括牙醫服務。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牙髓治療科臨牀教授張順彬估計,牙醫服務亦受疫情影響,一月至四月期間預約數字只剩約三分之一。他表示,現時不少牙醫診所會自行購置防霧面罩,以阻擋病毒透過飛沫傳播,也會減少進行部分濺出飛沫較多的步驟。

  新冠肺炎疫情主要以飛沫傳播,而看牙當中涉及霧化程序,更令不少人對看牙醫卻步。張順彬透露,受疫情影響,有小部分的牙科診所因生意不足而會選擇閉門,而繼續營業的一月至四月期間預約數字亦只剩約三分之一,「十個預約可能有六個都會取消」,而牙醫亦需要用到保護衣等防疫裝備,也加重營運牙醫診所的負擔。面對市民的顧慮,張順彬直言「牙科沒有甚麼程序沒有飛沫」,當中以超聲波洗牙及幼水槍等濺出的飛沫最多,但牙醫自二〇〇〇年起,已會對應診患者採取「全面性預警防範措施」原則,即預設患者為帶菌者,保障醫護及其他病人免成感染,當中包括要帶口罩及手套等。

  因應疫情,現時很多牙醫也會不做部分濺出飛沬較多的步驟,如改由手工具刮除牙石部分以取代超聲波洗牙,「情況就好似『乾洗』與『濕洗』的分別。」如必須以超聲波洗牙,醫生亦會在旁放置大容量抽吸管於口中,能有效減少約十倍的飛沫濺出。除此以外,牙醫亦會使用橡皮障作隔離,將需要治療的牙齒隔離出來,令患者口腔中的唾液不會因洗牙程序等而飛濺。

  另外,現時不少牙醫診所亦會自行購置防霧面罩,以阻擋病毒透過飛沫傳播。張順彬形容,面罩為第一度防線,因即使使用ATSM level 3的口罩,但如飛沬超過160mmHg的速度飛濺,同樣會滲透進來。以往亦會有個別醫生添置面罩,但在此次疫情下,則成為了必須裝置。香港大學牙醫學院早前曾評估四類型的防氣霧面罩,發現由ContourShield及Pacificare於香港設計及製造,並與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共同研發的可替換式護罩,能更有效阻止飛沬飛濺至醫護人員。

  香港大學牙醫學院牙科物質助理教授徐傑漢表示,由於部分飛沬可以飛濺醫護人員的額上,故建議面罩也應覆蓋至醫生的額頭。另外,如醫療程序會產生氣霧,則應選擇更長的面罩,如長於下巴至少二十五毫米。他解釋,如面罩太短,飛沫或會飛濺到醫生的頸部和肩部,未能有效保護醫務人員。他又建議,面罩最好作一次性使用,因部分面罩設有海錦難以清潔,容易會有病毒殘留,加上酒精消毒過後,也會影響面罩的透光度。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