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期油世紀暴跌 更大危機未現

2020-04-26 00:00
  紐約期油上周一出現世紀式崩跌,油價每桶竟然跌至負四十美元,真的是貼錢賣油,如此荒謬現象,實是金融市場夾倉所致。石油市場哀鴻遍野,對金融市場及實體經濟的衝擊,還未完全浮現,在全球經濟受着疫情打擊下,無疑雪上加霜。

  紐約五月期油周一爆出黑天鵝式暴跌,由每桶十五美元暴挫至負四十美元,油價出現負數成為破天荒現象。雖然近期新冠疫情重重打擊了原油需求、產油國早前爆發減價戰,導致油價由年初六十美元,一路跌至本月中的二十美元,但亦不可能出現貼錢賣油的奇景。如此反常只因期油市場已淪為大賭場,炒家藉五月期油要在本周二結算,以石油儲備倉庫爆滿為由,將五月期油價格狂踩至負數,逼使持好倉的要在負油價下平倉,亦令六月好倉持有人,紛紛平倉以免下月結算日前再被恐怖式夾倉,令六月期油處於十多美元的低位,但八月、九月的期油合約價格就處於較正常的二十五美元水平。

  企業倒閉潮恐接踵而來

  這波期油市場大屠殺,對金融市場及實體經濟的影響還未全面浮現,仍有三方面需要關注。

  第一個關注點是金融市場。期油自二月的六十美元不斷下跌,本周一更一夜暴跌五十多美元、六月期油現亦只處十多美元低位,有人大賺,亦有人勁蝕,這些勁蝕的投機者包括不少基金及炒賣原油的公司,究竟有多少公司出現巨額虧損,甚至倒閉?已知的新加坡油商興隆集團因早前虧損,並且無法再掩蓋過去隱瞞的虧損,已申請破產,其積欠金額高達三十八億美元,拖累不少大銀行。可能倒閉公司絕不止一家興隆,成為金融市場未爆的炸彈。

  就算正常業務的公司亦備受牽連,不少航空公司、耗油量大的企業都有買賣期油,減低油價波動風險,但在油價暴挫下,反成大輸家,已傳有航空公司因期油買賣出現巨額虧損,航空業是疫情重災區,再遇期油虧損,很可能成為壓垮這些公司的最後一根稻草。

  油價暴挫對基金、銀行、航空業等造成的衝擊,是金融市場一大隱憂。

  第二個關注點的是產油商。導致近期期油暴跌的一個導火線,是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想借壓低油價,重挫對手美國頁岩油生產商。相對而言,在低油價下,俄羅斯及沙特的產油商因成本只十多美元一桶,又有國家背後支持,生產石油的成本又只是十多二十美元一桶,有能力捱過油價低谷,相反美國頁岩油每桶生產成本約四十五美元,又借入巨額貸款支持營運,油價處於低位不但造成巨額虧蝕,更要面對銀行借貸,在債市舉債要付超高利息。有研究公司估計,油價長期維持二十美元,會有五百多家美國油商申請破產,若跌到十美元,就會有逾一千一百家油企要破產,差不多全部美國油企都瀕倒閉。

  特朗普急救油商代價大

  油價下跌已令美國鑽探及相關行業在三月損失逾五萬個職位,若油企大幅倒閉,將造成以十萬計的職位消失,加重美國就業市場及經濟重壓;更嚴重的是油企已發行了超過一千億美元垃圾級債券,可能觸發垃圾債市大風暴。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政策大力扶持油企、油企亦是他的主要支持者,他已表明用盡方法拯救油企,包括購入七千五百萬桶原油作戰略儲備,並考慮補貼石油鑽探商,讓他們將石油暫存地底,直至油價回升。令人擔心的是為救油企,特朗普可能鋌而走險,如他正考慮拒絕沙特原油進入美國,一方面可救油企,另方面亦逼使沙特設法推高油價,但這可能引爆美沙外交風波,又如美國這兩天與另一產油大國伊朗爆發齟齬,陷入開戰邊緣,未知這是否特朗普推高地緣緊張局勢以托油價的舉動。

  唯一較好的消息,是石油輸入國家如中國及歐洲,可以較低價錢買油,有助經濟復甦,但這點有利因素,只如杯水車薪,因為全球目前最受困擾的仍是疫情對經濟的打擊,疫情何時受控、會否有第二波、疫後復甦速度有多快等。疫情與油市暴挫雙重打擊環球及本港經濟,港府亦須準備應對之策。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