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這 匹 布 仍 然 太 長
  立法會部分議員就落實財政預算案的撥款,提出超過一千九百多項的修訂,把有關條例草案拉成歷來最長的一匹布。雖然主席曾鈺成擠掉這匹布近半水份,但是餘下的修訂數目仍然打破去年紀錄。要避免本港墮下財政懸崖,導致政府無法發放公務員及資助機構超過三十萬員工的工資及綜援等福利金,在辯論過程中,還需要剪布。

  去年立法會審議撥款條例草案,議員合共提出了七百一十項修訂,辯論了三個星期共五十五個小時,都只討論了約二百項,主席曾鈺成五月中剪布,單是投票都要花議員二十多個小時。

  今年變本加厲,十四個議員提交了合共一千九百一十七項修訂,當中單是「長毛」梁國雄已經提出一千五百零七條。未計算辯論時間,單是逐項修訂投票,都要六十多個小時。

  稅款不應用來拉布

  曾鈺成昨日擠掉議員修訂案的一些水份,去掉梁國雄所提的序列式、錯誤和重複的修訂共九百多項,結果仍然餘下九百六十項修訂,單是投票都要三十多個小時。

  曾鈺成舉出序列式修訂的例子,就是建議扣除某局長薪酬,幅度由一個月到十二個月,各出一條修訂。這類修訂可歸納為一百一十六組序列,他會容許梁國雄每組只提兩項修訂,如果梁國雄在下星期二提交,修訂項目總數又會過千。

  試想在私人機構,無論是上市公司還是非牟利志願組織,如果董事會討論扣減某一個表現不佳的經理的薪酬,究竟扣一個月、兩個月、還是三個月好,依次推到十二個月,都要分開獨立議程項目來逐一討論,股東和捐款人勢必大興問罪之師,痛斥這種做法是荒謬地浪費他們的資金和善款。立法會議員薪津待遇優厚,如果花時間在這樣的鬧劇上,納稅人怎不氣憤?

  為爭取民主幫倒忙

  少數議員透過拉布來凸顯訴求,展示政治姿態,所提訴求往往流於民粹主義(例如向每名市民派錢一萬元),或者說易行難非短期可以辦到(例如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他們採用的方式,是靠耽擱經濟民生施政,發揮比正常討論為大的政治能量,同時為自己撈取政治本錢。

  拉布愈來愈長、愈多、愈濫,議員自律不足,導致立法會去年曾經設立小組研究剪布機制。泛民擔心日後剪布機制會遭濫用來遏制議員言論自由,結果無法達成共識。泛民被激進議員牽鼻子走,激進議員鞏固及擴大支持基礎,中間選民則失望。

  議會再三出現拉布鬧劇,再加上經常出現的謾罵、擲物和侮辱官員行動。如果民主派縱容這樣的行為,有這樣的劣質示範,對說服中央官員接納他們追求的民主制度,是起積極還是消極作用呢?

  

2014-04-18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