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泛 民 應 作 出 理 智 歷 史 抉 擇
  特首普選以甚麼方式進行,正處於關鍵時刻。人大常委會今天將就此作出決定,於提名機制設下三度「閘門」,一是候選人要獲得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提名,二是候選人數目限於二至三名,三是提委會維持一千二百人及界別比例不變,目的是防止對抗中央的人士出選,因為這防一破,國家安全將受到威脅。由於中央從這高度看待特首選舉,立場必將堅定不移,不會有任何退讓餘地,面對這鐵一般的現實,泛民應該放下狹隘的政黨利益考慮,以豁達的胸襟和長遠的目光去看普選,讓這歷史性轉變,得以實現。

  毋負扼殺普選歷史惡名

  任何政治博奕,都要向對手作出兩個估量:一是易位思維,代入對手的想法。今次中央早就亮出底牌,表明其重大憂慮,泛民對此理應清楚明白﹔二是對手的決心和實力。經過近期種種事態發展,泛民亦不會懵然不知。對泛民陣營中的溫和派而言,牌局到了這地步,應該客觀地重新評估形勢,調整策略,先退一步,開綠燈讓特首普選過關,然後在新一場牌局再玩,而不是一拍兩散,負起扼殺普選的歷史罪名,也錯失擴闊民主空間的大好機會,最終懊悔不已!

  泛民必須看到,如果特首普選能在二○一七年落實,對香港甚至對整個中國,都有劃時代意義。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早前對特首普選的一番見解,很值得思考,他說香港若走出這一步,將會是中國憲制下首個實行普選的地區,八十年代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今次中央是「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依他的分析,香港可以成為中國進一步民主化的試驗區,若三年後特首普選成功進行,沒出現亂局,中央亦充滿信心,將鼓勵內地平穩地朝這方向發展。

  特區政府畢竟是中國主權下的一個地區政府,它的首長如由普選產生,從中國民主發展看,明顯比其他地方行快了很多步,正如王振民所說,雖然香港是實行「一國兩制」,政制發展與內地無必然連繫,但其成功經驗帶來的影響不能低估,也令中央對內地民主化更有信心。

  泛民中部分理性人士倘若有這歷史視野,能從發展角度看政制改革,就應該接受現階段的普選制度,先讓香港踏出第一步,成為良好的「民主示範單位」,對內地發揮正面的作用。

  玉石俱焚是「私利」作祟

  落實特首普選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意義,就更不用說。英國百多年前統治香港,到九七年交還中國,只在最後十年讓政制民主化行了一小步,對於總督由普選產生,港人發夢也沒有想過。回歸後,政制發展經過風風雨雨,到二○○七年底,人大常委會明確定出二○一七年可以普選特首,大家都期望這歷史時刻來臨。

  過去泛民一直糾纏於候選人的提名機制,而有意無意忽略不提一人一票選特首將給香港政治帶來的重大轉變。大家不難預見,幾位獲中央信任的候選人出閘競逐,不管是甚麼黨派,甚麼界別背景,都要爭取民意,也要得到最多的社會政治力量支持,屆時泛民在選舉過程中仍有一定的重要性,也扮演一定的角色,空間只會擴大,不會縮小。此外,只要泛民積極培養出能與中央合作,正面對待兩地關係,又有能力的人才,待未來普選制度進一步改良後,同樣有參與競逐的機會。

  泛民大多數人現在擺出玉石俱焚的姿態,寧願封殺普選,不肯「袋住先」再謀後,說到底是「私利」作祟,因為他們擔心妥協是「政治自殺」,將失去自己的「基本盤」。情況就如○五年時否決「二○○七/○八政改方案」,結果令政改停步不前,白白失去更早實行普選的機會。

  我們希望泛民部分人士可以跳出這「私利」桎梏,看得更遠,想得更闊,讓特首普選得以落實,進而推動香港以至內地的民主發展,這才是以民主為理想的人應做的事。

2014-08-31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