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退 市 暗 湧 多 「 佔 中 」 添 金 融 風 險
  美國聯邦儲備局結束向市場注資買債,下一步將輪到加息,美元轉強可能加速新興市場資金流失,增加了本港股市和樓市風險,市場還要承受佔領運動和不合作運動帶來的政治風險,這陣子雖然沒有劇烈震盪,卻已是暗湧處處。

  聯儲局結束量化寬鬆,琤肏數收市沒有大跌,佔領行動至今逾月,金融市場運作基本如常,這些短期表現,原因是投資者對聯儲局不再從直升機灑鈔票早有心理預期,估計加息要在幾個月後才成事,並且有信心聯儲局退市得來會避免損害經濟。

  市場短期沒有颳起颶風,署理財政司司長陳家強卻已經看到美元上升的波動。美國經濟轉好,就業和消費信心改善,資金自然從各地新興市場回流,促成美國經濟加溫,當刺激通脹
快升到越過聯儲局的安心界芋A當局就會加息降溫,大多數分析員估計加息時間是明年夏季,少數人則估計甚至有機會提前到明年春季。

  亂局惡化觸發金融震盪

  新興市場經濟本來受惠於全球資金氾濫,部分甚至出現過度投資和借貸的泡沫,現在卻要面對資金流走、泡沫爆破可能產生的金融震盪,香港雖然對金融風險管制比較好,卻未必能夠獨善其身,而在聯繫匯率機制下,不得不跟隨美國加息,股市樓市都勢將受影響。

  際此經濟環境,香港還要面對佔領和不合作運動產生的政治風險,如果曠日持久,或者出現大規模暴力衝突或武力清場,難保不成為政治和金融動盪的觸發點。

  在這種政經氣候下,滬港通這列股市直通車,即使萬事俱備都要暫時停開,本來隨直通車而來的放寬港人每天兌換人民幣上限,亦「只聞樓梯響」,就毫不令人意外。

  中央改革開放「摸茈衈Y過河」,當然要選擇適合的天氣。兩地股市互通及放寬人民幣兌換上限,是開放金融及貨幣市場非常重要和敏感的一步,中央不欲一開通便面對狂風大雨,墮河脫軌,影響金融穩定,危害國家安全。

  政治不穩破壞金融中心

  故此,即使滬港通有利兩地金融經濟長遠發展,中央也要確保開通時機合適,目前香港政治持續不穩定,而法治環境又受到衝擊,中央對推出涉及內地與香港金融市場的新措施,必須十分小心。由此可見,佔領運動對金融市場的影響已告浮現。

  兩任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和陳德霖,最近都公開呼籲佔領行動盡快結束,一個指會影響本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發展和海內外投資者的信心,一個恐怕喪失法治和中央減少對港政策傾斜,大削本港就業機會、民生改善、財政健全和貨幣穩定。

  群眾運動即使暫時收兵,也往往會捲土重來,菲律賓、泰國和烏克蘭都如此,香港不會例外,加上議會的不合作運動,對法律和司法制度的漠視,政治動盪的陰魂將會長期徘徊不散,令金融市場的風險大增,若同時遇到外圍暗湧,風暴隨時驟然而至。正如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所言,香港多年努力建立的金融中心,會被政治動亂破壞於瞬間

2014-10-31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