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泛 民 「 抗 爭 」 為 誰 ? 市 民 埋 單 可 哀
  政改民意戰開打,政府官員與泛民成員先後落區宣傳,「一定要得」與「堅決說不」短兵相接,鬥得火熱。目前看來,泛民議員仍緊緊互相捆綁,繼續擺出一拍兩散姿態,沒有象會「華麗轉身」,對多位中間人士的苦口婆心勸說亦嗤之以鼻,如此下去,特首普選被「打沉」的機會不低。泛民表面上正氣凜然,但背後真正意圖為何,公眾作出判斷時,須先看清楚。

  泛民議員黃毓民昨天接受電視訪問時,強調會否決政改方案,原因是只有方案受阻,他們才可保留「抗爭的空間」。這句話一語道破泛民的意圖--特首普選一日未能落實,他們就繼續有抗爭的理由,可以日復一日爭取虛無縹緲的「真普選」,從而永遠佔據政治舞台,保持自己的存在
價值。這不但是他的想法,也代表泛民的盤算。

  對於否決方案會否對其選舉不利,黃毓民的估計是,他自己是地區直選議員,相信投票給他的選民,一定支持他反對方案;換言之,他不擔心「堅決說不」會失去席位。以目前的比例代表制選舉方法,他只要拿到數萬票便可得勝,自然只顧爭取「忠誠粉絲」的擁護,而不會看多數市民的看法。

  只顧自己的興衰升沉

  泛民大部分議員也都計同一條數,民主黨和公民黨的估計是,現時民意中反對「袋住先」的三成多市民,正是他們的主要票源,其他五、六成希望普選落實的市民,大多數都不會投票給他們,如果他們支持政改方案,其「基本盤」便會崩散。為了「政治利益」,泛民一切會從自己的興衰升沉出發,怎會考慮特首普選流產對香港的長遠打擊?

  因此,泛民與黃毓民一樣,每次都出盡全力阻撓民主化向前跨進,令政制繼續停步,繼續保守,那麼,他們就可以永遠高舉爭民主大旗,扮演救世者角色。

  香港政治若陷於「抗爭無了期」的死局,泛民自然得其所哉,整個社會卻要付出沉重代價。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昨日就指出,如政改方案被否決,不但二○一七年無普選,也表示政改爭議和管治困局將無限期持續下去,令管治質素變差,最終影響安定與民生,令香港由盛轉衰。這的確是肺腑之言,但泛民又怎會聽得入耳?

  巨大代價由全港支付

  有政圈重量級人物及資深政治學者先後指出,今次泛民對政改的立場,並沒有深切思考一個問題,就是「下一步怎麼樣?」倘若特首普選沒法落實,泛民勢必被推向激烈街頭群眾運動,作為政黨,其前景將更加廣,還是愈來愈窄?香港政局停留於進退維谷的境地,對他們又有甚麼好處?他們只顧目前得失,竟如此短視,實令人扼腕歎息。

  更可哀是,泛民為了「永遠抗爭」,導致香港墮入不斷沉淪的深淵,付出的巨大代價,卻要全港市民和我們的下一代埋單。

  

2015-04-27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