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議 員 收 受 「 獻 金 」 欠 監 察
  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承認捐過錢給泛民主派政治組織和人物,由數十萬到數百萬元不等。部分泛民議員否認有接受捐款,部分則指自己只為政黨和組織代收,而在立法會發言內容曾經涉及壹傳媒的議員,則無一申報利益。事件既有羅生門版本,又有諸多灰色地帶,令人懷疑現時立法會利益申報制度的效用。

  政黨與政客收取政治捐獻,成為利益集團的「代言人」,推動有利捐款團體的政策,或者阻止不利捐款團體的措施,在西方民主國家甚為普遍。這些國家都盡量增加政治捐獻的透明度,以便社會監察,並讓選民有足夠資訊,了解議員會出現甚麼利益考慮,以作投票和問責參考。

  捐款風波暴露灰色地帶

  近日掀起的黎智英捐款風波,有被指收取過捐款的議員,沒有向立法會申報,有議員則聲稱是代政黨收取而毋須申報,暴露了制度的灰色地帶,有人更質疑政黨可以利用這個漏洞來避稅,或者捐款人可以向政黨捐款時,指定用作為某黨員助選,來迴避申報選舉開支。

  至於收款政黨,紛紛表明不會接受有附帶條件的捐款。但是,不止泛民政黨,甚至建制派和世界各地的政黨,就算捐款者沒有開出具體條件,日後出現涉及捐款者的議題,政黨會否出現「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提供方便或者小罵大幫忙?大眾心中有合理懷疑。

  捐款者未必急於求取公職人員的即時「回報」,而是可能作為中長足F治投資,以增加自身的影響力,受款政黨和政客無論在野或日後在朝,都可能受到之前收過好處的影響,因此一些國家訂立了《政黨法》,作出嚴格規限,當中規定政黨要公開所接受的捐助和利益。

  議員律己寬須改善機制

  如果香港有這樣的規定,無論民主派或建制派政黨,收受過個人和利益團體的捐款,市民可以一目了然。到時,各種政治和商業勢力,以及民間利益團體,如何運用各自的財力來影響本港的政治運作,都會暴露在陽光下,大家不必像今天這樣霧堿搌寣C

  可是,香港有自己的獨特政治環境,政黨法的構思難以落實,這不僅關乎立法會各政黨願否披露利益來源的問題,還涉及對部分捐款人的政治保障。

  雖然本港環境難立政黨法,但是今次事件暴露的利益申報鬆散和申報意識低落,泛民議員律人以嚴律己以寬,各方不能視若無睹。有關機構就個別投訴作出跟進調查之外,更須檢討改善現行機制,設計出有效的利益輸送監察制度

2014-07-24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