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吸 取 鷸 蚌 教 訓   避 蹈 一 戰 覆 轍
  一百年前的今天,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死傷千萬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百年後的今天,經歷兩場世界大戰的血洗,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機會不大,可是戰爭和內亂仍然在各地摧殘眾多生命。

  奧匈帝國皇儲在薩拉熱窩遇刺,奧匈向幕後黑手塞爾維亞宣戰,只是大戰的導火,背後是不同帝國勢力的角力,加上德國崛起,聯合奧匈挑戰原有歐洲秩序,列強各有軍事同盟,紛紛參戰,還涉及海上霸權和亞非殖民地的利益爭奪。

  這場戰爭保守估計死傷軍人逾千萬,平民百姓的生命和財產損失更為嚴重,向來是戰爭的最大輸家。政府方面,德國戰敗,失去在非洲的殖民地兼要付巨額賠償,奧匈帝國瓦解。

  歐洲自相殘殺美國得益

  即使戰勝國的政府,不少也要付出重大代價,俄羅斯皇朝垮台,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大英帝國各處領地離心日強,本土國民財富損失了三分一,對美國的關係由債主淪為欠債人,世界金融中心由倫敦轉移到紐約。英德之間的傳統大國和新興大國鷸蚌相爭,結果美國漁人得利。歐洲列強逐鹿,把第一經濟和軍事重心的地位送了去美洲。

  今天世界格局已經大變,當年四分五裂互相攻伐的歐洲諸國,已經組成了歐盟,不再以戰爭為擴展利益和影響力的手段。隨蘇聯東歐華沙公約組織的瓦解,現時再沒有旗鼓相當的軍事同盟,能夠挑戰以美國為核心的軍事結盟力量。

  雖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不懷好意地把中國隱喻為一戰前崛起的德國,但是,今天的中國,一來沒有擴張領土的野心,二來明知軍力遠不如美國,也不大搞軍事結盟,三來與美國在經濟上互相依存度高,大異於當年的英德關係。

  對美國這個傳統大國,中國崛起為新興大國,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目的正是避免重蹈前人的戰爭覆轍。

  錯誤干預燃起火頭處處

  今年既是一戰開戰一百周年,也是二戰結束七十周年。二戰後美國在意識形態和國防經濟利益的推動下,擔任「世界警察」角色,主導國際秩序,後來逐漸演變成單邊主義,反而成為幾場戰爭的推動者。今天在軍事上部署圍堵中國的行動,亦增加了東南亞和東北亞軍事擦槍走火的風險。

  此外,歐美透過直接或間接的干預,包括推動街頭運動,推倒不聽歐美指揮的多國政府,亦成為今天伊拉克、利比亞、襲Q亞、烏克蘭等地內戰之源。至於以巴衝突,繼續為中東和北非亂局中的極端伊斯蘭組織提供「火藥」。

  今天的戰爭模式,已經由大國之間明刀明槍,轉為不同地區勢力的衝突,部分有恐怖分子武裝力量介入,部分有美俄等大國背後撐腰。

  對香港來說,捲入大戰的可能性不高,但是社會內部衝突和對峙氣氛日濃,就更需要吸取一戰歐洲諸國鷸蚌相爭造成生靈塗炭的教訓。

2014-07-28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