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高 鐵 延 誤 不 能 只 怨 天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竟然會因為一場大雨,就要延遲九個月才竣工,驟聽起來確是匪夷所思。

  當貫穿深圳至北京的高鐵已經通車,深圳至上海的高鐵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一波三折的香港段高鐵,卻要延遲到兩年後才竣工,二○一七年才通車。除了天災,當局還需要檢討有沒有人為失誤。

  上月底本港多處地方豪雨兼落雹,元朗降雨量被形容為二百年一遇。港鐵解釋,暴雨把泥土和碎石沖進工地,堵塞去水渠,雨水流進鑽挖中的隧道,浸壞了有精密電子零件的大型鑽挖機,無法運作。

  高鐵單是菜園村車廠收地,已經鬧出很大風波。當局寧願花多幾倍建築費用,把整條香港段採用隧道形式,減少收地影響和巨額賠償,希望工程能夠順利進行,豈料會發生隧道水浸嚴重癱瘓工程的意外。

  疑隱瞞情況今自打嘴巴

  元朗區有兩段隧道是以爆破工程建造,區內其餘路段的隧道,則以巨型鑽挖機建造。鑽挖機比爆破工程安全,效率穩定,加上地底進行,可以減少受天氣影響。

  大型工程因受天雨關係延誤,事屬正常,主要原因是露天作業,因風雨停工,無可避免。今次地底工程受天雨影響浸壞機器,則較為罕見。有關方面事前有沒有做好防洪措施?有沒有足夠的警覺和應變,避免浸壞機器呢?港鐵尚欠市民一個交代。

  除了天雨,港鐵昨日同時指出工程遭遇其他阻滯,包括西九龍總站和邊境濕地一帶的地質和地下管道設施問題。不過,去年底傳出西九站工程延誤,港鐵已經表明可以調整不同項目的次序,這邊工程遭遇問題可以先做那邊,透過交叉施工,來確保整項高鐵工程能夠如期竣工, 當局又同意港鐵輸入外勞來追趕工程死芋C

  如今港鐵以這些理由來解釋施工延誤,就難免有自打嘴巴之嫌,甚至令人質疑當初有沒有向政府和市民隱瞞問題的嚴重程度。

  損失誰承擔須釐清責任

  當初立法會通過撥款六百六十九億元興建高鐵,當中已經包括產生問題時的應急費。港鐵指有關延誤導致的額外開支將由應急費支付。至於應急費是否足夠,港鐵諱莫如深,而且,如果延誤除了天災還涉及人為過失,有關損失又應否全部由納稅人包底呢?

  有關方面曾經推算,單以節省旅客時間來計算經濟效益,高鐵通車五十年的經濟效益都已達八百七十億元。現在延誤九個月,平均計算流失了十三億元經濟效益,這尚未計及社會透過旅客消費等各方面的得益。本港急須融入內地高鐵網絡,以保持競爭優勢,以及為大型文化和體育項目吸引客源和一流表演團體,帶動創意產業,高鐵還要經過兩、三個雨季才能夠竣工,更須做好保護措施,防範一再延誤,令港人引以自豪的高效率淪為笑話

2014-04-16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