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許 案 響 警 鐘   反 貪 不 容 緩
  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被裁定貪污罪成,面對身敗名裂,破產後一無所有,許氏以花甲之齡淪為階下囚,既是其個人的慘劇,也是社會防貪警鐘不得不響起的時候。

  許仕仁擅長解決棘手問題,在政商界向有「橋王」美譽,不少曾與他共事過的人都會同意,他出任公職期間對香港社會貢獻良多,確是難得之人才。香港回歸後遭逢亞洲金融風暴,港府成功擊退興風作浪的國際大鱷,挽救了經濟,其時擔任財經事務局局長的許仕仁,與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曾蔭權和金融管理局總裁的任志剛合稱為「三劍俠」,於打鱷居功至偉,他們的故事至今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許仕仁退休後獲頒大紫荊勳章,又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常委,可謂無限風光。

  港府在上世紀七十
年代成立廉政公署,推行「高薪養廉」政策,大幅提高公務員待遇,以對抗貪污誘惑,政策持續至今,所以大部分港人都視公務員為「筍工」。許仕仁貴為政務司司長,於特首一人之下,統領十五萬人的公務員隊伍,位高權重,每月領取數十萬元的薪酬和福利,結果卻因個人揮霍,入不敷支,為了應付財困而知法犯法,終成為將被判監的本港最高級前官員,由雲端跌落深淵,委實令人扼腕歎息。

  追求奢華 背棄清廉

  事實上,未待法庭判決,許仕仁在審訊期間已付出了身敗名裂的沉重代價。為了脫罪,他不得不把自己「臨老入花叢」的醜事也抖出來,交代如何包養「小三」,在兩年間豪花了七八百萬,更自揭如何養馬買碟,遊埠吃喝,一頓飯局曾豪吃了二十一萬元,即使破產以後、等待陪審團商議期間,他還是到附近的高級酒店貴價食肆午膳,不改其豪奢的本性。

  許仕仁貪污,非以斂財自擁為目的,否則不會是破產收場,他是「性情中人」,克服不了自己追求優質奢華享受的弱點,即使高薪厚職都應付不了他的開支。諷刺的是:他加入政府初期,曾經出任廉政公署社會關係處助理處長,統籌製作過不少好評如潮、膾炙人口的電視劇集,向社會宣揚反貪訊息,但到頭來卻沒有牢記這些劇集背後帶出自愛清廉的宗旨。

  位高權重 難抵誘惑

  許仕仁是廉署成立以來打倒的官場最大「老虎」,相比起內地數以億元計的金權色交易之「大老虎」,本港的貪官也許只是「小兒科」,但本質卻是相同,一樣敗於受不住誘惑的人性弱點上,當權位愈高便愈易出軌,結果做出了讓世人所不恥的貪腐勾當來。

  精明如許仕仁,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一旦迷失了本真,便不能再秉持社會所期許的高尚道德操守,這除了令人惋惜的個人悲劇外,還對社會大眾立下非常壞的榜樣,並且打擊了市民和海內外人士對本港廉潔程度的觀感。

  「透明國際」本月初公布的廉潔印象排名,香港由第十五位跌至第十七位,反映了香港廉潔程度的滑落。廉署調查也顯示:市民雖然支持廉署工作,但願意向署方舉報貪污者,由八成跌至七成六,不願舉報者則由百分之四點九增加至百分之六點七,實在是反貪工作者所不容忽視的警號。

  這些數據結合許仕仁案的教訓,都提醒社會在防貪和反貪方面不能鬆懈。個人方面,無論在公家還是私人機構任職,愈是位高權重,愈要提高警惕。廉署宜考慮為高位者提供防貪反貪指引和教材,而廣泛的防貪和反貪工作,更要避免不進則退,以確保港人繼續有高度反貪意識,構建廉潔高效的社會。

2014-12-21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