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在二戰集中營的空地上,六千個男孩赤身奔跑,一名十七歲少年挺起胸膛,渴望跑出生天,「為了存活,我們不斷跑,希望自己看起來高一點,壯一點。」逾半世紀過去,今日是「國際大屠殺紀念日」,但二戰回憶仍未褪色,這名少年如今已九十歲,大屠殺倖存者Werner Reich日前應邀來港分享說,對昔日集中營的黑暗生活仍歷歷在目,德軍的冷笑聲仍響徹耳邊。

  七十三年前的今日,蘇聯解放奧斯維辛二戰集中營,聯合國期將此日訂為「國際大屠殺紀念日」,悼念六百萬名猶太亡魂。今年九十歲的猶太人Werner Reich日前來港參加香港猶太大屠殺及寬容中心的悼念活動,講述歷史見證。

  Werner娓娓道出,當年由特萊西恩囚區被運送至奧斯維辛集中營後,與其他囚犯簽署文件並在手臂烙上編號紋身,至今仍未褪色,當時仍未想到會被送至毒氣室處決,「抵達集中營時,沒有聽過會被殺或焚燒,當時以為那是一則笨笑話。」每天觀看煙囪飄出灰煙,他未曾猜想到竟是焚屍爐。

  睡牀與毒氣室相隔不遠,空氣瀰漫煙灰味道,Werner最終相信事實,「用上三周時間才相信,每日看着人們抵埗後遭送至火葬場,我永遠不能明白,沒有理由的。」未幾,這名少年與死神擦身而過。

  納粹軍官的集中營醫生Josef Mengele每日篩選猶太人,施行殘酷醫學實驗,被稱為「死亡天使」。一九四四年六月,「死亡天使」要挑選出可作勞役的苦工,遂命令集中營的六千人在操場赤身奔跑,藉機檢測他們的體骼。

  Werner一邊跑一邊惶恐得胃部翻騰。「死亡天使」與數名德國軍官在說笑,「他(Josef Mengele)偶爾點頭,偶爾揮手,跑在正前方的男孩便可獲揀選存活。」

  Werner說,至今仍記得「死亡天使」目光凝視自己的一幕,「那手勢是這樣的」,Werner舉起右手模仿「死亡天使」向被選中的男童招手的手勢。三小時的揀選過程很漫長,最終有八十九位男孩被選中做苦工,Werner是其中一位,「即使被選中,亦不等同可保存性命。」疾病苦役奪去逾半男孩的性命,戰後僅有四十六人倖存下來,而沒有被選中的五千九百多人,在落選後的一星期內,都被送往毒氣室,無一倖免。

  說得興起,Werner忍不住動手繪畫集中營的情景,雙手顫抖不絕,更自嘲起來,「可能是筆在顫抖,不是我的手。」幽默,源自非人道的殘酷經歷,「戰爭令我成為一個知足的人,從不追求財富,總是感到快樂。」Werner戰後定居美國,有兩個兒子及四個孫兒,但他坦言定居逾半世紀,仍未視腳下的土地為家,「最大的失去,是我未曾對一處地方有歸屬感。我總說,自己畢生恍似是一名難民。」

  家是心之所在,九十歲老人對此有更深的詮釋,「家,是一處有兒時回憶和玩伴的地方,可是在我而言,承載回憶的地與人已不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