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酒莊裏的暮色牧歌

2021-03-25 00:00
  近年香港人喜愛品酒、懂得品酒的朋友愈來愈多,對不同酒莊歷史、存酒方式、開酒盛酒器皿、如何配對美食等等,甚有研究,特別是「幾杯下肚」,更是滔滔不絕!難怪酒的市場不斷膨脹。
  酒文化與藝術素有不解之緣,品酒本身就是一種藝術修養,一種追求品味的生活方式,看古往今來多少文人雅士在作品中論酒可見一斑。筆者也喜歡小酌,卻沒有任何概念,不過近年酒市場蓬勃發展,延伸到藝術拍賣,收藏佳釀與其他類型藝術品已經無大分別,加上一些著名酒莊邀請藝術家設計酒標,於是比較留意,其中最吸引的是法國酒莊羅思柴爾德木桐堡(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系列,除了酒莊的出品是頂級外,從1945年開始,酒莊每年邀請一位藝術家設計一個年份的酒標,名單洋洋灑灑,恍如現當代藝術大師名錄──畢加索、達利、夏加爾、安迪華荷、大衞霍尼、昆斯、李禹煥等等,而最新獲邀設計2018年酒標的是筆者相當欣賞的中國藝術家徐冰。
  1955年出生的徐冰以大量虛構的漢字創作的《天書》系列,以及從中國傳統表意文字的規則中,吸取靈感書寫拉丁字母的「英文方塊字」,最為人熟悉。第一次與徐冰老師見面已經是2014年、亞洲協會舉辦他在香港第一次大型個展《徐冰:變形記》上,徐老師給人的感覺非常謙虛誠懇,不厭其煩地解釋展品。可惜最近一直未有機會再向徐老師取經,看到酒莊公布他以「英文方塊字」書寫的設計,覺得特別興奮。莫非徐老師也好杯中物?
  「我算不上喜歡喝酒的人群,只是有時與朋友在一起時,可以喝一點。我對葡萄酒更有興趣的部分是,它們對每年自然氣候敏銳的反應。這次接受紅酒酒標的設計,其實並非對酒標感興趣,而是對羅思柴爾德木桐堡作為經典酒莊幾代人,在所從事的事業上,對極致的水準和品味追求精神的看重。」酒莊每年邀請藝術家的過程十分謹慎,由家族成員親自拍板,菲利普‧德‧羅思柴爾德男爵集團董事會副總裁朱利安‧德‧博馬舍‧德‧羅思柴爾德表示,「每年,在與哥哥菲利普‧賽雷斯‧德‧羅思柴爾德和姐姐卡米爾‧賽雷斯‧德‧羅思柴爾德協商後,我們會一同選出藝術家。我們選擇某位藝術家,首先是因為我們欣賞他的藝術作品,然後才會對他作為藝術家的名氣,以及公眾對其作品的認可程度進行考量。」
  徐冰的酒標創作以酒莊英文名稱「Mouton Rothschild」寫成「英文方塊字」,「這個名字總給我一種古老鄉村的感覺,特別是中文翻譯『木桐』,更有暮色中牧歌的感覺。」徐老師解釋這次的酒標設計也是酒莊的商標,希望西方觀眾可以解讀,同時融入了中國書法的莊重感,「西方觀眾第一眼看到會認為:啊,這是中國藝術家用中國書法設計的酒標。但當他們細讀時會發現:這是我可以讀懂的文字!這時將打開讀者思維中未被開啟的另一面,來到過去不曾來到過的地方。」
  徐冰2008年到2014年期間曾任北京中央美術院副院長,卸任後一直留校執教,來回北京與紐約之間,去年紐約疫情最嚴重的時候,還被困在當地,「幸虧紐約工作室有一個小小的後院。由於過去的忙碌,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關注過小院中的植物。這次給我這個機會,也是不得不每天與這些樹木共處,細緻地觀察它們。從與它們的接觸中,體會到了許多東西。植物由於受到威脅時不能逃走,從而在漫長的進化中具備了超出我們對其想像的神秘能力,讓我更多地思考人類與自然的關係。事實上,我們只是生物鏈中的一個環節,而世界萬物並非只為人類存在而服務。人類文明的核心弊病即是人類過於自大或者自以為是。由於疫情,我在國際上的許多展覽計畫都被推遲或停止,整個世界的進程都被改變,但疫情給我們提供了人類深刻反省的機會。我們人類需要這種反省的時間和機會。」
  聽說羅思柴爾德木桐堡每年藝術酒標計畫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以酒代替藝術家酬金。希望一天能與徐老師品嘗這家著名酒莊2018年的「徐冰木桐」佳釀,從英文方塊字裏,感受暮色中法國古老莊園的寧謐。

文:蘇媛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星島圖片庫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