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支援藝術界,刻不容緩!

2020-08-06 00:00
  從6月開始疫情有好轉,好不容易等到博物館、展覽陸續重開,豈知第三波來勢洶洶,政府再收緊社交隔離和限聚令,各行各業叫苦連天,藝術界特別是獨立藝術家未來日子愈來愈難捱!
  進一步收緊限聚令,展覽和表演再度停擺,對藝術家和團體打擊之大可想而知,別說是沒有固定薪水的藝術家和自由人,畫廊也快支持不住了。除了減低成本、尋找新的經營模式外,藝術界要維持下去,實在需要政府資助。談到這一點,筆者接觸過的藝術家和業內人士都搖頭歎息,表示對政府已不存任何幻想,別說是香港疫後重啟藝術發展長期的策略,就連解決燃眉之急的所謂支援,也是杯水車薪,反映政府對藝術發展缺乏關心,相比其他地區國家是非常落後。
  英國剛宣布將投入十五億英鎊援助藝術界復甦,首相約翰遜形容文化藝術是英國的「靈魂」,必須維持各項藝術文化項目繼續發展。而目前藝術活動基本已恢復的台灣,針對藝文界的資助計畫「藝文紓困」已經進入「2.0」階段。
  那麼香港呢?我們全民派錢一萬元、有「保就業」計畫,藝術發展局有「藝文界支援計畫」、西九推出「藝術紓困計畫2020」,還有一些馬會資助的項目。各地情況有別,金額、受惠人數多少也許難以比較,不過這階段香港推出的藝文紓困計畫的內容、審批方式和處理手法,反映政府對藝術界理解的某些「誤區」依然存在,特別是對藝術界的「商業」成分排斥。政府似乎認為,除創作人和非牟利團體,其他藝術業供應鏈內的組成部分都不應接受資助。
  台灣的計畫涵蓋商業運作,包括藝術品拍賣零售、畫廊、藝術品展覽、藝術經紀代理、藝術類展覽策劃、展場設計、展覽空間營運等,而香港藝發局的計畫受惠對象其中一個要求,是因為疫症期間表演或展出場地取消而受影響的個人或團體,這些場地卻不包括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畫廊或酒店等,而申請公營場地的條件,往往就是非商業性質,繞了一圈實在看不懂,有商業成分的項目,看來都不符合資助資格了?更重要的是,因為行業的性質,許多藝術工作者是以自由人身分承接項目,而非直接申請場地的單位,如何受惠?
  和任何其他行業一樣,藝術界完善生態環境,有許多組成部分:場地管理、策展、布展、推廣、媒體、藝評,以至專業藝術品處理運輸等,政府的藝術紓困計畫內容令人懷疑,政府是否認為這些都不屬於藝術界?與台灣的計畫範圍相比,實在令人泄氣。筆者認識的一位資深藝術推廣專業人士自嘲說:「做了十幾年藝術工作,原來在政府眼中,我不是藝文界!」
  另外,申請資助籌辦項目,在資源有限下,篩選當然無可避免,但是以西九的規模,推出的援助計畫只有七至十個名額,每個項目金額最多三十萬元,全港有多少藝術團體、獨立策展人、藝術家?在目前幾乎三餐不繼的嚴峻情況下,藝術家還需要去拼創意,還需要去證明自己,收到回覆信表示落選是因為「競爭激烈」,實在情何以堪?台灣一位媒體人說得好,目前援助計畫的申請與審核不應該是菁英競爭,而是救急。
  其實政府資源豐富,可以有許多靈活方法幫忙藝術界,甚至不需要動用大量公帑。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剛完成了一項名為「Art Needs No Roof」項目,政府與戶外廣告公司合作,將廣告位置免費給藝術家展示作品,再配合網上城市地圖軟件供搜索,公眾可以直接向藝術家購買作品,整個城市一夜之間變成一個大型畫廊,不僅讓藝術家有機會展示和銷售作品,市民可以隨時參觀,不需要擔心美術館有限聚令,讓籠罩在疫症陰霾的城市充滿藝術氛圍,也讓飽受困擾的市民,可以從藝術中得到慰藉。香港何不仿效?政府可以與廣告界、地產商合作,或從政府直接參與的項目如港鐵、領展開始?又例如疫症期間,各行各業都嘗試利用網絡技術找尋生機,政府是否可以提供一個大型網上展覽平台,藝術家只需要把作品上載而不必擔心技術問題?政府協助藝術家之餘,同時讓市民有機會欣賞香港藝術家的創作。
  這場抗疫之戰,漫長而艱巨,香港藝術文化界與各行各業,一樣面對史無前例的挑戰,希望香港政府在解決燃眉之急,與長遠扶掖業界發展兩方面取得平衡,重新審視文化政策,讓香港藝術文化界能夠跨過這一難關,繼續綻放創意,茁壯成長!

文:蘇媛 部分圖片:路透社、中央社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