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愛在疫症蔓延時

2020-07-23 00:00
  一場世紀疫症,個人生活以至全球經濟飽受打擊,然而我們也因此有機會沉澱下來,反思人生價值。藝術家在這段期間以獨特、敏銳的觸覺創作的作品,不僅是個人感情的抒發,更是所有香港人共同經歷和感受的記錄。
  前天收到藝術家泰梅蘭(Tamera Bedford)傳過來一張攝於塔門海邊的照片,藍天白雲,翠綠環抱,在自我隔離的日子,光是看到照片已經十分神往:「這段日子裏,無論是關於香港還是美國的消息都令我很焦慮,對我來說,在工作室安靜創作,不看新聞,可說是一種逃避。」泰梅蘭原籍美國,居港多年,早已視這裏為家。她擅長以混合媒體創作,對色彩和物料有深入研究,曾經參加多項大型展覽,包括《新藝潮博覽會》,原定今年5月參加《Affordable Art Fair》、6月前往希臘參加一個國際藝術家駐村計畫,可惜都未能成行。不過泰梅蘭對自己身在香港經歷疫症,覺得非常感恩。
  「中國政府並非完美,但是疫症爆發後內地反應迅速,在很短時間內決定封關、蓋醫院等等,有效控制了疫情擴散,看出政府關心人民健康。反觀美國,不但沒有完善對策,更爆發連串示威和衝突,身為美國人,我覺得非常不安。」也許正因如此,泰梅蘭近期的創作除了抒發自己在疫情期間的情緒,例如借用馬奎斯名著《愛在瘟疫蔓延時》書名、表現手法抽象的《Once I Was You(Love in The Time of COVID-19)》,更有一批含有強烈政治意識的作品,在她以往的作品中較少見。在《Spiralling out of Control》中,她以多種物料重疊,表達目前美國的混亂狀況,例如她從雜誌剪出不同的字湊成句子,模仿電影中經常出現的勒索信做法,暗諷美國人民被特朗普總統綁架了!美國「AMERICA」一字的拼法,她故意以「K」代替了「C」,令人聯想起美國史上惡名昭彰的種族分子「三K黨」,而作品中的特朗普頭像模糊,有點像通過屏幕看的電子檔案。泰梅蘭解釋:「特朗普比任何一任美國總統更常利用媒體宣傳政治訊息,而且當選總統前早已在電視經常出現,對我來說,他不像一個實際存在的人,而更像一個電子圖像。」
  同樣受到疫情影響不得不取消原定計畫的,還有香港年輕攝影藝術家Kasper Forest。他是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國際藝術家大獎得主,參展作品系列以描繪香港城市中被忽略的一群的生活面貌,例如同性戀者、變性人、勞工階層,捕捉香港城市的矛盾,獲得專業評審讚許,得到今年7月在台北國際藝術家村進行三個月駐村計畫的機會,可惜大概明年才可以成行。
  在留港這段日子,Kasper表示沒有展覽機會,但卻有更大的動力創作。他走遍了整個香港,以愛為主題,創作了一批作品,不過他選擇「愛」的表現,卻是一看令人怵目驚心的紙紮公仔!「我構思這個系列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紙紮公仔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種符號,代表死亡。自從『沙士』之後,香港從來沒有如此接近死亡,特別在3月,香港很多地方幾乎空無一人,整個城市彷彿死了!在這種無助和壓抑的環境中,我覺得非常適合實現這個創作概念。《金童玉女》本來是美好的,就像東方之珠本來是充滿魅力的國際都會,但在『疫』境中大家好像失去了動力。金童玉女眺望維港景色的無助情緒,我想很多香港人都會感同身受。」
  拍攝期間帶着兩個紙紮公仔穿梭於大街小巷、商店、主題公園,當然令途人側目,Kasper說曾經有人以粗口罵他,甚至有人報警:「當然我明白有些人會忌諱,感到不安,但我的原意並不是要嚇人,而是反思生死、反思愛情,就如著名作家劉以鬯曾經說過:『香港人的快樂都是紙紮的,但是大家都願意將紙紮的愛情當做真實。』」
  泰梅蘭和Kasper Forest的最新創作將於8月在一個名為《+VE/-VE》的展覽展出。這個展覽由《新藝潮博覽會》主辦,共有四十多位香港藝術家參加,展品全部是疫症期間的創作,記錄了本港藝術家在「疫」境中抒發的個人感受,同時是全港市民的共同經歷,希望借助藝術的正能量,在陽光燦爛的日子裏,大家能從負面的情緒中解放出來,面對疫症蔓延,依然感受到愛和藝術的力量。

文:蘇媛 圖:《新藝潮博覽會》、受訪藝術家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

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