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生機再現

2020-07-09 00:00
  香港藝術市場過去十年的發展簡直可以用「爆炸性」形容,畫廊、拍賣行、博覽會如雨後春筍,經過經濟起跌、社會動盪和突如其來的疫症,市場出現很大的變化。
  香港中、上環一帶是傳統畫廊和古玩店集中地,過去十多年市場的好勢頭進一步帶動整個區域發展,更從核心的中環向西擴展到西環、向南到黃竹坑、向東到柴灣一帶。五年前,西營盤的西浦頗為熱鬧,幾家著名畫廊進駐,包括獅語、紅門、藝術門等,離開中、上環不遠,又鄰近港鐵站,本來有潛力成為另一個藝術蒲點,但隨着藝術門搬離、紅門撤出香港,西浦只剩下獅語一家畫廊,原來地下畫廊的鋪位已變成食肆和幼兒中心,顯得頗為冷清,不過近日方由美術遷入,沉寂了一段日子的西營盤,再次出現藝術生機。
  方由美術由梁徐錦熹在2006年成立,一直在中、上環一帶,三年前新藝術地標H Queen's落成後遷入,不過面對過去一年的局面,就如不少中環的畫廊一樣,方由美術也不得不考慮租金成本:「黃竹坑一帶當然也是選擇,不過一直以來,我們都在中、上環,客戶比較習慣,而且這裏很方便,旁邊就是港鐵站入口,開車從皇后大道中過來與H Queen's是同一條路。」梁徐錦熹表示會以一年時間觀察情況再部署。方由美術的位置就是原來的紅門畫廊,大部分的裝修設備都可以保留使用,具經濟效益,兼且環保!
  遷入新址後的首個展覽,是原籍芬蘭、活躍於瑞典的藝術家Juri Markkula個展。放眼四面白牆,只見到濃重的紅、綠、藍三種顏色,以繪畫方式呈現的作品,近看是複雜的超立體的浮雕雕刻,雖然是單一顏色,但因為浮雕的角度、紋理和深淺,從不同位置或燈光觀看,顏色出現不同的效果,單色卻非常豐富。紅、綠、藍(RGB)是應用在電子顯示屏和影音素材的加色系統,以這三種顏色作為素材,運用先進科技和機械製作,讓Juri的作品混合了電子、工業和現實世界。根據藝術家解釋:「我的作品代表了我對RGB的構想。我覺得RGB就像銀幕一樣開明。對我來說,顏色就是其表面,一個聯繫觀者與情感的接口。」
  Juri的作品給人一種衝突,例如他以化學物料和機械創作樹葉和草,形態和動感栩栩如生,令人想起北歐大地森林的自然生態,自然與人工化結合成另一種和諧。在今天生活相當壓抑之際,這個展覽散發一種寧謐,暫時把生活煩惱忘掉。他對顏色的詮釋也相當有趣:展覽其中一件作品《Interference Series -Blue to Red, 2015》非紅、綠、藍,而是根據觀眾不同的視角改變顏色,從而引領觀眾進入自己的色彩世界。他早年受到漫畫影響,對電腦、電子科技十分入迷,在大學期間已經利用機械和科技對顏色進行各種實驗,創造色彩混合系統。這次是方由美術第二次展出Juri的作品,前年畫廊曾經舉辦Juri與澳門藝術家吳少英雙個展,呈現兩位對大自然本質有不同演繹藝術家的作品對話。
  面對「疫後」市場的挑戰,梁徐錦熹表現樂觀審慎,表示過去兩個月藝術市場有慢慢復甦迹象,不過收藏家可能更傾向價錢較低、尺寸較小的作品。經濟低迷加上租金成本,本港畫廊經營變陣是必然的方向。一些搬離了中環的畫廊負責人表示,沒有了天價租金的壓力,經營狀況輕鬆了許多,有些畫廊租金成本節省了差不多八、九成,真的非常誇張!
  方由美術原址的紅門撤離香港,筆者覺得非常可惜。紅門在香港經營約十年,是香港唯一專注拉丁美洲藝術的畫廊,負責人Adriana Alvarez-Nichol不僅對拉丁藝術十分熱愛,也很支持本地藝術發展,是香港畫廊協會創辦人之一,很關心新進藝術家的發展,去年年中與她聯繫,知道她回到墨西哥城,眼看香港反修例風波愈燒愈烈,生意大受打擊,決定留在當地舉辦Pop-up展覽,等到年底才回香港,沒想到又發生疫症。相信在多個不利因素影響下,她決定結束香港生意,聽說她不會繼續經營畫廊,而會在美國加入美術館工作。
  十年人事,不無感慨。在任何事情都變得難以估計的今天,十年前的境況早已變得模糊,十年後將會如何?更無從猜測。香港經濟多年來經歷金融風暴、沙士等衝擊,我們依然挺了過來。市場總有起落,會有新血加入。期待藝術界在這次疫情和社會動盪的雙重壓力下走出來,讓我們有機會從藝術的美好找到心靈撫慰。

文:蘇媛 圖:蘇媛、方由美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