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夏日晴天為樂迷服務

2020-06-26 00:00

  熬過多時的陰晴不定,本港終於迎來連日的晴朗好天氣(雖然也天時暑熱兼大汗淋漓!),縱偶有驟雨,但瑕不掩瑜,甚至有雙彩虹以至日偏食等難得一見的美景奇景。此時此刻,誰不想走到街外,甚至找塊青草地席地而坐,聽聽歌,放鬆心情?
  既有晴天朗日相隨,聽歌也要選應景的,日本「澀谷系」名團Sunny Day Service的《⑧⑧彡!》,便是叫人振奮心神之作,繼續為樂迷帶來只此一家的「晴天服務」。
  2015年,Sunny Day Service來港演出,筆者一如其他期待已久的粉絲,到場朝聖,聽着他們高奏《Baby Blue》、《Tokyo》等名曲,大夥兒就像參加同學會一樣,一起過了一個心滿意足的晚上──日本「澀谷系」音樂就是有那種獨特的懷舊氣息,叫人勾起某個青葱歲月的回憶。
  可惜當晚未有演繹我其中一首最愛的《萬華鏡》,唯有回到家中,把收錄這歌的《Love Album》放在唱盤上,重播又重播。
  話說回來,「澀谷系」另一名將、由小山田圭吾化身的Cornelius,於2018年參與《Clockenflap》,接二連三的讓「澀谷系」本地樂迷興奮。
  以曾我部惠一為主將的三人組Sunny Day Service,於1992年成軍,並活躍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曾一度於2000年解散,此前交出多張錄音室專輯,包括剛才提及,適逢散Band之年推出的《Love Album》,另外1997年出版的《愛與笑的一夜》,唱片封套正是樂團來港取景拍攝而成,也是佳話。
  Sunny Day Service散團後,曾我部惠一作單飛發展,也頗吃得開,個人專輯發表頻頻。
  筆者迷上Sunny Day Service時,他們的唱片在港已愈來愈難尋,當年可是專誠從日本捧回來的,連同曾我部惠一(曾我部惠一Band)的個人專集都一併購下,然而,隨着樂團重組、近年陸續重發舊作,新樂迷也能逐張逐張的把他們的作品收集,這是後話。
  所謂分久必合,Sunny Day Service及至2008年重組,不像許多重組老團創作之火弱了下來,他們卻產量甚豐,2018年更一口氣發表三張唱片,包括《The City》、《The Sea》和《Dance to The Popcorn City》,然而,該年創團成員之一鼓手丸山晴茂,因食道靜脈瘤破裂逝世,享年四十七歲,實在可惜。
  有了新鼓手大工原幹雄加入,他們的第十三張錄音室專輯《⑧⑧彡!》,標誌着樂隊回復三人陣容的姿態。全碟不乏熱血澎湃、氣氛上揚之作,從開場曲《心雲ぐ持卩少年》,到《々⑼ぇ⑹光匸夊⑧ぇお广⑧夜》、《春攴風》、《つケやぼ攴つーゃー》、《ぬケひをケばォ》等等,弦音綿密,鼓聲大作,盡是朝氣煥發、大吵大嚷的作品,曾我部惠一表示,這碟令他們重拾最初夾Band時之純真,也的確予人那種流麗激情的快感。愛聽抒情的樂迷,大概可於《OH!よォーりエー》、《日傘ぐⅴⅶ夊》等歌曲尋「樂」趣。
  Sunny Day Service以《⑧⑧彡!》一碟,藉着旋律不吝能量揮灑汗水,樂迷怎麼不聽個痛快!而叫我更珍視的,是Sunny Day Service的音樂擁有某種療瘉的效果,撫平傷痛。就算只是一刻間。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