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新戏上映】大导基斯杜化路兰新片 TENET《天能》﹕当007闯进「逆行」凶间

2020-09-10 00:00

疫情阴霾仍然笼罩全球,本地戏院关了又开再关了又开,许多大制作统统押后,《天能》终在今天(9月10日)香港公映,成了万千影迷热切期待的超级大片。有了看《潜行凶间》、《星际启示录》等经验,观众早已认定基斯杜化路兰的科幻出品必定烧脑,无论是否一知半解甚至完全费解,观众离场时,肯定带走一次颠覆性的观影体验。

为免过度穿桥,若以一句形容《天能》,大概便是当007闯进潜行——不,逆行凶间才对。《天能》的「007」,是尊大卫华盛顿,由于该片也属近年科幻片大行其道的穿越题材(《天能》准确而言是时间逆转),难免叫人想到尊大卫的著名演员父亲丹素华盛顿,曾于十多年前拍过一套穿越片《时凶感应》。

丹素华盛顿在《时凶感应》饰演的探员,藉着一台实质为时间机器的监控仪器,目睹一场最后造成逾五百人死亡爆炸案的始因,为了阻止案件发生,他回到过去,不仅阻截犯人行凶,还救回女主角,最后以女主角遇上当时(实时)的「他」,大团圆结局。《时凶感应》因为历史被改写而衍生另一个平行宇宙,而非不少同类片所述,正正因为未来人回到过去,反而成就了他们本想改写的历史,也就是所谓的经典悖论「命定悖论」,不知是否更为追随自由意志的观众接受。

华丽动作场面
丹素华盛顿在《时凶感应》的表现,可谓智勇双全兼具崇高的牺牲精神,演技也炉火纯青,要让近年才较活跃影坛的尊大卫,跟这位奥斯卡影帝比较,似乎太过苛刻,事实上他在《天能》的演出,便勇猛有馀内涵不足,角色塑造未够立体,不过最叫观众谈论甚至争议的,肯定是该戏重中之重的时间逆转概念。

有了近年观赏Netflix《暗》等科幻烧脑大作的经验,观众对于影视制作单位大玩时间非线性、颠覆时间概念,大概不会陌生,事实上要充分理解《暗》那错综复杂又互相扣连的时间回圈,而且(平行)世界一分为二二分为三,也非易事,相比之下,《天能》的时间逆转世界观,其实不是那么难消化,而且一般观众,也不是为了理解逆时的曲折前因而进场,而是为了享受逆行动作的精采后果而看戏。

然而,虽然顺逆同场,譬如逆时角色开倒车、顺时角色与逆时角色大打出手等等,构成了观众前所未见的炫目景观,但亦因顺逆细节较难掌握甚至似乎较多犯驳,加上全片输出大量观众无法绕过的科普(或伪科学?)资讯,观众既要顾及戏中顺逆逻辑,或未能充分享受那些华丽的顺逆动作场面带来的官能刺激,娱乐性难免打折扣。

曲折而隐晦
在这方面,《潜行凶间》就平衡多了,哪怕梦境潜意识空间正在崩坏,观众似乎是愈迷惑愈过瘾,但《天能》的时间扭曲,则明显不是表面的一回事,即观众未必满足于看了就觉帅的层次,但道理艰涩,观众又恐怕跟不上,于是顾此失彼。再以《暗》比拟,先不计好坏也莫问成败,如果《暗》是复杂但清晰(至少在网上查得人物族谱关系图也算一目了然),《天能》则曲折而隐晦。

未看《天能》的读者,进场前请有心理准备:如果当年看《潜行凶间》、《星际启示录》一次难明,看两三次大概已心里有数;今天看《天能》一遍未懂,多看三数遍,很可能仍然疑团满腹。诚如戏中一句对白:「不要试着理解它,去感受它」,与其太过紧张,生怕错过或理解错了哪一段情节然后对剧情无解(请放心,你一定会错过甚么),不如放松心情,好好享受顺逆动作扭成一团的炫目风景,甚至简单视之为间谍悬疑片也不错,作为第一次看《天能》的「顺时观众」,或能得到更多。

文:黄子翔
部分图片:华纳兄弟影片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