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三寸CD情怀不衰 崇日潮物再现

2020-06-05 00:00
  环球唱片近日一口气推出十三款复刻版三寸CD,令笔者不禁想起昔日购买细碟的情怀,明明已拥有碟内歌曲,而Remix版亦不见得分外出色,仍愿意掏钱买下长长包装的小CD,除了收藏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甚么目的?
  拿一张三寸CD问公司「九十后」同事:「你知道这是甚么吗?」她只想了两秒便答:「是记事簿吗?」
  数位化年代,年轻人习惯上网串流享乐,连传统普通五寸CD也很少购买,何况是三寸CD这类上世纪八十年代乐坛「古董」呢?说是古董,当然是现在式用语,事关三十多年前,三寸CD可说是本地音乐潮物,同时亦反映那些年「跟风跟到底」的崇日文化。
  传统五寸CD于1982年面世,彻底改变全球音乐文化。一向奉行「单曲」策略的日本流行乐坛,在五寸CD面世不久后已推出直径只有8cm的三寸CD,角色跟七寸黑胶细碟一样,就是于歌手/乐团推出大碟前,先以「细碟」作为第一波宣传。上世纪八十年代制造的日产CD播放机中,唱盘早已预留直径较短的圆形「凹位」,方便摆放三寸CD碟。由于西方国家部分CD播放机没有此「配备」,或有些CD机采用吸入式(Slot-In)播碟设计,故市场上曾出现过三寸CD Adaptor,只要将细碟放在五寸胶环设计的Adaptor上,就可在任何CD机内播放。
  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乐坛吹起日本风,大量改编日文歌之馀,亦将三寸CD引进本地,华星唱片很早期已为梅艳芳和张国荣等歌手推出三寸CD细碟,而本地三寸CD出版量高峰期应该是1988年至1991年,不过日港市场策略刚好相反,日本是先细碟后大碟,而且细碟内的非主打歌(Side Track)很多时不会收录于稍后推出的大碟内;香港方面则是先大碟后细碟,三寸CD内的歌多数早已被收录于经已上市的大碟内,又或者是一些日语、Remix版歌曲,与其说是宣传,香港的三寸CD更趋向是纯收藏品,不少乐迷抱购买专辑附属品的心态入手。
  别具一格的长方形包装,加上细而轻的小光碟,以及俗称为「格仔饼」的胶托(Snap-pack),令三寸CD充满独特性及收藏价值。有一点很特别的是,长条形三寸CD并没有传统五寸CD的透明胶盒,厚身纸皮开封式设计,歌词及歌曲资料等统统印在封面背页内,没有额外的纸张,当然不是为环保,而是精算的成本考量。若然拆破了透明胶袋的话,三寸细碟便毫无保护,故有人会将「格仔饼」拆掉,然后将封面和封底摺起,令整张细碟呈正方形,更的骰、更易于收藏,但就破坏了长形封面照的独特设计,偶像全身照变成半身照,乐队组合可能被减半,即Beyond「四子」被摺成「两子」,封套亦会因此而出现摺痕。所以,同期推出的正方形透明胶盒式三寸CD似乎是不错的解决方案,印象中1990年推出的《天若有情电影歌曲》三寸CD便采用正方形设计,市场大卖,今天更被炒至数百元一张!
  尺寸细,容量也较细,三寸CD只能收录不超过二十四分钟的音乐档案,即大概五首流行曲,不过唱片公司习惯收录四首歌,很多时最后一Track更是纯音乐。歌少而又不是新作,为甚么三寸CD仍有捧场客?有本地乐迷认为,如果某歌手的主打歌很好听,他很愿意掏腰包买这首歌的细碟,一来唱片封面跟大碟不同(虽然往往是同一辑相),二来是好像拥有心爱歌曲的代表物件般,很有纪念价值。
  长长一张小CD,记录的除了是首首耳熟能详的金曲,还有令人怀念的香港乐坛盛世,歌手有唱日文歌的外闯Market,亦有销量不错的Remix作品,更重要是乐迷愿意花钱买音乐收藏品!环球唱片新推出的十三款复刻版三寸CD听闻销情不俗,怀旧市场仍有可为,长情乐迷如我,定时定候,乖乖的购回忆、买情怀,还会附送限定编号,多谢!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