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大棋盘】内地专家解科兴迟交报告内情

2021-01-29 07:15
邵一鸣日前接受内地《环球时报》访问,拆解科兴疫苗迟交报告的内情。网图及资料图片
邵一鸣日前接受内地《环球时报》访问,拆解科兴疫苗迟交报告的内情。网图及资料图片

新冠疫情下,疫苗成为解决疫情的「救命草」。不过,香港的疫苗供应却一波三折,较原来规划大为滞后。其中一个原因,是内地科兴灭活疫苗的第三期临牀测试报告迟迟未能在国际医学期刊刊登,香港疫苗顾问专家委员会因而拒绝作出审批。科兴发言人昨天回覆本报查询时,暗示报告已在评审阶段。而内地疫苗权威专家、中国新冠疫苗技术评审的世衞组织疫苗研发委员会顾问、中国疾控中心爱滋病首席专家邵一鸣,日前接受内地《环球时报》访问,拆解科兴疫苗迟交报告的内情。

临牀试验内地乏病人

邵一鸣表示,中国疫苗机构是最早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新冠疫苗第一、二期临牀试验数据的国家,但到了第三期临牀试验,由于内地已没有病人,需要在境外开展第三期临牀试验,试验负责单位是外国机构,是否、何时、以及如何公布临牀试验数据,必须由外国机构决定,中方没有决策权。

他以科兴在巴西的三期试验为例,该试验的推进全权由巴西合作方进行,科兴只提供疫苗,不插手对方试验工作的进展。而巴西的试验也是采用国际化的团队,他们聘请了一个美国的监理公司,监督试验的总体运转。试验产生的数据还要交给另一个欧洲数据分析公司,开展第三方的独立数据分析,撰写最终的有效率和安全性报告。巴西方面何时公布、公布多少和甚么数据,都是由巴西决定。因此,邵一鸣指外界说中国疫苗的透明度存在问题,是没有根据的。

正由于科兴没有直接参与第三期试验,要收集巴西、土耳其及印尼的全部数据再整合、撰写报告、经同行评审等程序,与欧美药厂比较,会较为滞后。不过,由于巴西、土耳其及印尼等国家都有进行第三期测试,当然信任自己的测试结果,因此都批准科兴疫苗紧急使用。

香港的疫苗顾问专家委员会则坚持第三期临牀报告的原则无法妥协,更与行会成员出现对歭。认为应该「急事急办」的行会成员林健锋就指,欧美多种疫苗都已有第三期临牀报告,但仍出现不少副作用、甚至接种疫苗后死亡的问题,这些反应亦令港人感到恐惧和忧虑,「有人同我讲好惊,宁愿打返科兴同国药」。

林健锋强调,自己尊重数据及专家意见,但不认同「香港疫情不如欧美般严重,有空间等待第三期报告」的说法,因目前香港不断有人死于新冠肺炎,应该把握时机,批准紧急使用,「救得一个得一个」,当有齐数据时香港要再订购疫苗可能已叫天不应。他又认为,科兴及国药已在内地大规模接种,目前内地是疫情控制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足以证明有关成果。他促港府要有承担,及早计画订购不同疫苗抵港,令市民尽快回复平常生活,经济才可重新开放。

究竟这个「死结」如何打开?有政府中人就寄望世衞,认为若世衞能及早通过中国疫苗,香港就可以大条道理紧急使用。

杜良谋
大棋盘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