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时代》青年的风光背后

2020-09-28 08:01
罗冠聪此前经常游走于美国政界,《国安法》通过后流亡海外,这次轮到他成为代表人物,根本不难预料。这和二○一四年黄之锋在占领行动期间,被《时代》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少年没有两样。
罗冠聪此前经常游走于美国政界,《国安法》通过后流亡海外,这次轮到他成为代表人物,根本不难预料。这和二○一四年黄之锋在占领行动期间,被《时代》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少年没有两样。

《时代》杂志上星期选了罗冠聪为今年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大人物之一。或许有人觉得这个头衔值得兴奋,但揭开虚荣背后,却是另一番苍凉景象。

  临近年尾,外媒都会搞形形色色的选举。《时代》杂志上星期便选出今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一百个人物,现正逃亡英国伦敦的香港社运搞手罗冠聪与不少国际风云入物一同入选。罗冠聪今次雀屏中选,早在不少人预料之中。适逢中美角力白热化,香港成为美国对付中国的一只棋子,对于美国而言,香港争议愈大,浑水摸鱼机会愈大。在过去一年的反修例运动,演化各种各样的政治争拗,令社会陷入极度的混乱和撕裂当中,美国传媒要标榜一些代表人物,根本不乏选择。他们当然不会挑选反对这场运动的建制派中人,好像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虽然他对整场街头运动起了转捩的作用,都不会被选中。罗冠聪此前经常游走于美国政界,《国安法》通过后流亡海外,这次轮到他成为代表人物,根本不难预料。这和二○一四年黄之锋在占领行动期间,被《时代》评为最具影响力的少年没有两样。

黄之锋出入法庭度日

  就在罗冠聪被选为全球百大人物的同一个星期,曾获「殊荣」的黄之锋留在香港,却另有一番遭遇。此前,他报名参加区议会选举,被选举主任认为他非真心摒弃港独,亦非真诚拥护《基本法》,裁定提名无效提出司法覆核。上周他其中一个「节目」,就是到高等法院听取判辞。结果法院裁定他采用错误的法律程序,拒批覆核申请,司法仗败了一阵。

  进攻不成,翌日他到中区警署报到时,警方指他在去年十月五日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及违反《禁蒙面法》,将其拘捕。自上年六月出狱至今,这已是当局对他的第三次起诉。黄之锋获保释后斥责政府「以案叠案,制造寒蝉效应」。自上年六月出狱至今,这已是当局对他的第三次起诉。即使不是政法中人,都可以估计黄之锋在未来的日子,都会不停进进出出法院,其间也有可能会成监狱住客,这种生活会成为他生活的常态。至于其他人会否引为警惕,产生他所讲的「寒蝉效应」呢?相信就要由他亲身试验。

  黄之锋上过《时代》杂志的封面人物,红极国际,现在官司缠身,想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或者这是他个人的选择的不归路。正如罗冠聪要流亡海外,可能一生回不了家乡。不过,像这些《时代》青年,起码还有虚名。然而,要有这样的结果已是极不容易。很多人,特别是青少年,在社会运动中变成了暴徒,以身试法,因而要负上很沉重的代价。去年七月十四日,有逾百人在新界沙田新城市广场非法集结,并且袭击警员,令到警员严重受伤,当中有三人,包括两名分别十七岁和二十四岁的年轻人被捕。上周四审结,三人都以暴动和袭警罪被重判入狱三至四年。差不多时间,一名二十六岁装修工人被控在去年六月二十六日在警察总部外殴打警员罪成,被判囚四年。如果走到街上随便问一些市民这些人姓甚名谁,一百人中又有多少个答得出?这些年轻人参与社运,最终除了付出了几年的牢狱生涯和前途尽毁的沉重代价之外,将会得到甚么呢?或者,其中一点就是造就了今次罗冠聪入选百大。

  有些人会鼓吹,做人做事不一定要计较个人得失,只要事情对大众有利,值得就可以,这对充满理想的年轻人会很入耳。不过,这些人在过去几年推动的政治运动,所为何事呢?由二○一四年的占领行动开始,至现时仍然没完没了的反修例风波,都是围绕着一些人不着边际的理念,以理想化的政治口号去包装,演化成激烈的社会对抗。

  香港的政制发展,原本是可以循序渐进。从回归前后本地民选成分在各项选举中有增无减,就算有人认为发展太慢,总体是朝正确方向发展。然而,只是因为有部分人打着「争取真普选」的口号,坚持要一步登天,结果就出现了过去几年不断激化的环境,以至整个政治和法制环境出现大倒退而已。现实上,就是香港反对派所崇拜的美国选举制度,也不是他们所讲一人一票直接选出总统的「真普选」。对上一届的美国总统选举,民主党人希拉莉虽然得到的选票多过共和党的特朗普,但在选举人票的制度下,特朗普仍能胜选。外界相信即将在十一月举行的大选,情况有机会和上届一样,特朗普虽然不获大多数的美国选民支持,最后仍然因为拿到较多的选举人票而连任。

有谁记得暴动罪成青年

  连实施民主几百年的美国也没有所谓一人一票的「真普选」,香港的激进派一力坚持我要就有,最后不惜搞出各种各样的破坏社会行为,甚至闹出港独。为这种不惜一切的做法而以身试法,甚至暴动罪成,最后身陷囹圄,前途尽毁,换来连姓甚名谁也没有多少人记起,真的是有意义、有价值吗?

  香港原本是个经济富庶、繁荣安定的地方,但经历了过去几年的折腾之下,各行各业备受冲击,已变得泛政治化,很多人和事都把精力全投入政治之中,外国传媒把这些偏激的年轻人,宣扬成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间接形同鼓励入世未深的年轻人效法,这不是寒蝉效应,而是推人入井。一个原本很好的社会,因此变得无法正常运转,一代人就变成政治上的激进分子。唐诗《陇西行》说:誓扫胡尘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唐代的军人为了理想征战,但指挥错误吃了大败仗,最后一仗失败万骨枯。在香港的「革命」,有人轻率地想以狂攻夺权,结果错误的决定惹来意料之外的雷霆扫穴,阵前逃脱的败军之将仍然装出不屈不挠的气派,但付出前途代价的街头战士彷佛成了无名的河边骨,试问又有谁会记得?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