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芝麻糊】饭盒在郊野

2020-07-30 11:00
病毒第三波,日日确诊,数字拾级而上,特区班子认衰,终于答应加强边境检疫,但随即却要全香港负担惩罚成本,全港餐饮商号全日禁堂食。

政府犯错,香港社会埋单。餐饮业禁止堂食,香港经济结构特殊,比起温哥华,经营困难得多。请问业主是否将租金至少减一半?

但香港是自由市场,业主减租,人人有酌情权,那么特区政府是否应该实行规划经济,索性暂时接管全港饮食业,每家按照成本,政府补贴租金,另每家餐厅按照一年前同一个月的生意额同时由政府派钱,津贴八成?

以香港特区政府库房实力,拨款三百亿元以济此时期的困局,负担得来。汶川大地震曾荫权做特首,眼也不眨,一口气就捐出一百亿元。香港今日之惨,在于行行要救。

禁堂食而效法张建宗司长呼吁往郊野公园开餐,则不如开放沙田马场。马季正在歇暑,马场之空旷,可用作类似乾隆办「千叟宴」之平民饭盒大会。有人一定问:如何叫油尖旺深水埗或沙田市民去马场?难道叫马会备专车?

问得好。郊野公园分别在大帽山、狮子山、石澳、西贡,又如何接载日日要开工、午饭时间在观塘黄大仙慈云山市民分别前往?吃完之后如何回市区下午开工?请张司长送佛送到西,开设巴士专綫。惟在巴士上,打工仔半途已经啃完饭盒,还去郊野公园睇马骝乎?

陶杰

芝麻糊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