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三问美国有何资格反对订立香港国安法

2020-05-23 07:20

  中央出手,叫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香港国安法。美国一如所料地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国在香港落实国安法,美国会作出强烈回应。

  美国参议员范荷伦 (Chris Van Hollen) 和图米 (Pat Toomey) 表示,正提出一项两党法案,以制裁执行港区国安法的中国共产党官员和相关实体(entities),而法案亦将处罚与实体有业务往来的银行。图米表示,中国此举「非常非常令人不安(very, very deeply disturbing)」。

  老老实实,我真的不明白,中央订立香港国安法,又关美国甚么事?她有何资格反对?姑且问三个问题,叫美国朋友答一答。

  第一问:美国自己的国安法严苛无比,为何她可以立法,香港不能立?

  美国订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最早可以追溯至一七八九年,即立国九年就订立《煽动叛乱法》,论时间快过香港建立特区二十三年仍未立法。其后美国通过《间谍法》、《国家安全法》、《煽动叛乱法》、《关于制裁泄露国家经济和商业情报者法令》等等,类目繁多。

  到九一一事件后,美国再大力加强保障国家安全的法例,订出更严苛的法律。二○○二年通过《国土安全法》,成立了执法机构「国土安全部」,执法部门的权力大增。二○一八年订立的《云法案》更管到全世界,美国政府可以要求美国云计算服务商,提供它们服务器上存储的数据,无论这些数据存放在哪国家。即是任何国家的人一用上美国公司的云服务,美国政府就可以拿到你的数据。如果你用的手机商,使用美国公司的云服务,都有可能被查到资料。美国这些国安法例,管到外国去,才是真正地令外国人也觉disturbing。

  无论中央怎样订立香港国安法,都去不了美国《国土安全法》和《云法案》那种disturbing的水平。

  第二问:美国在关塔那摩湾监狱施行酷刑,为甚么美国不管自己却来管我们?美国二○○二年在古巴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设置的一座军事监狱,扣押恐怖份子和敌对人员。为甚么监狱设在古巴而不在美国,你懂的……方便行刑逼供嘛。

  二○○四年三名从关塔那摩湾监狱无罪释放的三名英国人指控,在狱中美军对囚犯持续不断的拷问、性虐待、强行注射药品等等。三人发布了一百一十五页的报告,详细描绘这些指控。二○○四年,国际特赦组织发布一份人权报告,指出在关塔那摩和其他美军监狱中,有持续不断的虐囚行为,批评关塔那摩湾监狱就像「当代的古拉格集中营」。

  由于丑闻太厉害,上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提出关闭这所监狱,把监狱拘押的嫌疑犯送回纽约法庭受审,却因为国会反对,关塔那摩监狱保留至今。一个用酷刑虐囚的国家,有何权利指控香港?香港今天没有酷刑,相信将来实施了国安法,也不会有关塔那摩湾监狱的酷刑。

  第三问:美国为何不去管她的封建盟友沙特,却来管香港?

  有人说,美国是民主国家,所以订立国安法例并无问题,香港和中国不民主,所以订立国安法就有问题。敢问美国在中东的紧密盟友沙特阿拉伯是民主国家吗?沙特这个封建王权国家,按她的国安法,成立沙特调查总局 (Mabaheth),即是沙特的秘密警察机构,这个机构参与在土耳其杀死分尸美国《华盛顿邮报》沙特裔记者卡舒吉。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指沙特皇储穆罕默德是下令杀死卡舒吉的人。美国有追究给予她大量军火生意的沙特谋杀卡舒吉,有制裁沙特皇储和银行吗?美国对电锯杀人王视而不见,才是真正的very, very deeply disturbing。

  香港过去一年深受黑暴的破坏,生意做不了,生活过不好,要靠国安法拨乱反正,美国对香港过去一年承受的痛苦当然漠不关心。美国要借香港玩中国,根本不用任何理由。不过中国已做好预备,只等美国的制裁一到,中国就会对等反制裁了。

  玩吧,特朗普玩下去,就和贪胜不知输的香港反对派一样,玩到自己也一起冲落悬崖了。

卢永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巴士的点评」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