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谂计 避免人吓人

2021-03-05 04:13
有长期病患长者接种疫苗后死亡,事件虽然由专家论证认为与打疫苗无关,但已令市民接种的热情有了降温迹象。既然这次事件不涉安全问题,有人就关注如何防止人吓人,以至影响打疫苗的进度呢?

公布安排要研究

港府做事一向稳稳阵阵,但遇着突发情况反应不时就慢了一拍。正如早前防疫出现不少奇形怪状的问题,但政府仍然倚靠在电视推宣传片LazyLion呼吁防疫,不少推广高手都觉得有点丫叉射老虎,少力完全不对劲。

今次有长者接种科兴疫苗死亡,当局在消息曝光后立即由医生出来开记招,同时翌日由专家确认死因与打针无关,回应速度算是不慢,但仍然避免不了媒体把焦点由抢订打针时段,变成长者怕怕,如果情况持续,担心公众注射进程会受影响。

这次长者死亡与注射初步确认无关,消息公布后有人引述专家何栢良说,按本港的自然死亡率,其实同一时段内都会出现自然死亡个案。在这种情况下,是否需要把每个打过针后死亡的市民公布呢?因为随着注射人口增加,其后死亡的人数必然增加,所以比较科学的做法,是不是应只计算接种后限定时间的个案,又或者公布初步疑似有关个案呢?

专家勿过分兜底

当局用宽松的方法对死亡个案纳入公布,原意是增加透明度,减低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散布消息的机会,这个动机是好的,但怎样能细致令公众明白计算方法,以免自己吓自己呢?

在这个问题上,有专家在回应查询时,在确认个案与打针无关后,又补充说没有百分百肯定。本来,这种说法在学术上是负责的做法,但从公众沟通来说,就变成模棱两可。有推广专家说,既然专家已清晰认同打疫苗的好处比承受的风险多,大方向是鼓励注射,那么公众发言的共识,是不是应该在不违反事实的原则下,循正面的说话方式表达,而不是「兜着萝柚吊颈」,担心日后被人秋后算帐。

新冠疫苗由全球陆续开打到现在,注射的人数已近亿,个别国家如以色列的接种人口比例已相当高。像国产的科兴疫苗用传统的方式生产,覆盖保护率或待验证,但其安全性已有不少数据可以论断,这些加强公众信心的资料,当局是否可以加强使用呢?

正面资料要多用

与西方相比,中港的疫情温和得多,注射疫苗的逼切性或者有人觉得较低。然而,本港经济停摆的影响不比西方细,尽早做好防疫注射,达到群体免疫效果,对民生经济相当重要,有大财团本周都忍不住裁员下,政府多用正面的资料和手法,积极防疫的工作,看来应该可以做得更加进取。

齐秀峰

架势堂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