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不能长期清零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2020-09-16 07:36
       为期十四天的全民检测结束,有超过一百七十八万人参加,找出三十二名感染者。虽然反对全民检测的人仍然继续质疑检测的成本效益,但是,香港这次全民检测,总算是零的突破,达到一定效果。

  第一、切断社区传播链。在检测出来的三十二名确诊者之中,有十三人是无症状感染者,当中八人(百分之二十五)的病毒传播值较低,其馀七成半是会播毒的患者。特别的是透过检测找到了两条跨家庭的传播链,其中一条是「大围交通城群组」,交通城的一个管理员接受全民检测时证实确诊,追查之下,发现有其他管理员及送货工人均告染疫,确诊人数共计十三人;另一条透过全民检测追查到的传播链是「深水埗三人饭聚群组」,他们在深水埗万发海鲜饭店吃饭,最后追踪到至少四个确诊人士。抽出这两个群组,会大大减少周边的人受感染的机会。生命无价,谁说检测没有效益?在反对者眼中,人命真是毫无价值?

  大家试想一下,如果不是有相当大数量的市民受杯葛检测的政治宣传影响,抗拒全民检测,假设参加检测人数增加一倍至三百六十万人,就可能不是找到两个跨家庭传播群组,而是四个群组,将可以截断更多可能的传播,保障更加多市民的生命。从这个例子可见,政治偏见直接影响抗疫的科学思维。

  第二、获取全民检测的经验。香港有不少政客反对全民检测,他们无视全民检测在病毒爆发时,是可以快速阻止病毒传播的手段。今次的全民检测,就如走火警一样,让当局可以掌握全套大规模检测的方法。未来若再进行全港或地区性检测的时候,就有经验可循。

  政府下阶段的工作应该是积极争取长期确诊清零。

  早前在香港第三波大爆发时,上海新冠专家组长张文宏指出,香港疫情大爆发之因,是香港没有像北京六月爆发疫情时那样,迅速展开大范围病毒检测。

  他指出,香港当局的政策是把病情控制在「低水平」而非「清零」,但这样做的社会成本其实更高。早前在北京和乌鲁木齐市有小规模爆发时,都迅速重拳出击,进行大排查,快速展开精准的「应检尽检」。这样一种主动、快速、精准的防控,其背后是中国政府「零遗漏」、「持续本地零病例」的决心。

  香港控疫做得比西方国家好,做得比中国差,差的就是没有确立「长期清零」的政策目标。

  香港昨日第一天本地零确诊,第三波疫情纾缓,令人担心官场内有一种幻想,觉得至少在冬季可能再出现疫情大流行前,会有两个月的稳定期,可以唞一唞,维持着低确诊宗数就可以,要长期清零就没有把握了。

  这又是一种等运到、muddling through、碌碌吓就过的心态。官员心想到冬天疫情再爆时,再来收紧限聚令「一招了」就可以。至于有七千个拿了第一期保就业基金但放弃再申请第二期的雇主,他们看来顶唔顺要大裁员甚至会倒闭,就变成在自由市场下阻止不了的事情。

  政府不应该这样。要换脑袋,换思维:

  第一,不能接受「我们没有办法长期清零」的假设,这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想法,也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如果政府觉得不可以长期清零,就一定做不到了。

  第二,要实现长期清零和重启经济双重目标。这两个目标互有矛盾,但不一定不能做到。政府若然真是好打得,就可以做到。要在双重目标下设定行动计划。

  第三,要长期清零除了要收紧各种可能输入病例的来源之外,一有小爆发就要「应检尽检」,出现一个个案可以检测附近过万人,甚至做全区检测。不要以为一次全港全民检测要五亿元很贵,限聚多一天,损失生意的社会成本何止五亿。

  第四,要重启经济最可能的方法是最少有十四日清零、最好有二十八日清零的纪录,和内地互认健康码通关,互免十四日隔离检疫,人流通了,零售就活起来。期望没有长期清零纪录也可以和内地免隔离通关,根本不切实际。

  抗疫要排除政治偏见,迎难而上,不能符符碌碌,遇难而缩。

卢永雄

巴士的点评

原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