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巴士的点评】鳄鱼之泪与长春之围

2020-08-21 08:00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捕后获准保释,他在一个访问对谈中流泪。一个反对派的共主,流下鳄鱼之泪,如果不是演戏,只能说他既不了解他的盟友,也不了解他的对手了。

  肥佬黎视美国为盟友,要与共产党斗争。去年7月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在白宫接见黎智英,当时他是何等风光,一个小城市的媒体老板,可以得到全球最大国家的二、三号人物如此厚待,自然令人感觉良好,觉得「队冧」对手的时刻,指日可待。

  不过,美国对待盟友的策略,从来都是用完即弃。例如美国要利用拉登与苏联在阿富汗斗争的时候,拥拉登如兄弟,但到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一脚把拉登踢开。又例如美国要利用库尔德游击队去对抗敍利亚阿萨德政权时,美军和CIA特工,与库尔德游击队共同作战,但到特朗普当上总统,与俄罗斯「讲掂数」,美国从敍利亚撤军,随即把库尔德族这个盟友,弃而不顾。肥佬黎太不认识美国,或许准确一点说,他对美国有太多幻想了。

  肥佬黎虽然年轻时从内地偷渡来港,但他同样不认识中共,不知道阿爷是如何对付敌人的。按中国共产党所信奉的理论,会把对手分为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香港的泛民,原本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泛民在香港小打小闹,反对特区政府,阿爷可以容忍,认为这是香港发展民主的必经之路。但到泛民不和独派割席,甚至投靠美国,成为一股反华大军的时候,就蓦然转变成敌我矛盾。

  中共对付敌人的手段,十分决绝。若你与中共为敌,并不是流一、两滴眼泪,就可以解困。

  去年十一月,警方包围理大,围而不攻,反而在外围大力打击示威者的援兵,让人觉得香港警方背后有高人指路,这是解放军最有名的「围点打援」战略。历史上最典型的围点打援之战,就是「长春围困战」。

  长春战役是辽渖战役之一部份。一九四五年二战大战结束,国共和谈失败,迅即爆发内战。一九四七年东北人民解放军攻到长春周边的时候,国内形势开始慢慢倾向解放军的一方。解放军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据说是由最高领导毛泽东亲自拍板。

  当时的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建议边围边放,在围城之后开出一些缺口,让部份国民党军队逃离,然后逐个击破,林彪认为这是稳赢策略。但毛泽东并不同意,坚决采用围而不攻的战略,当时有句口号:「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根草,要把长春的蒋匪军困死在城里」。

  解放军以十万兵力,围困了国军十万兵力于长春城内,一切已经在毛泽东的算计之中。长春被围,蒋介石一定会很慌乱,会调派周边的国军部队驰援长春。中共希望吸引国军主力渖阳廖耀湘兵团北上救援,在途中将廖耀湘兵团围歼。不过,廖耀湘兵团初时拒绝北上救援。其后解放军决定先攻下锦州,切断东北国军南逃之路,又切断了国军空中运输,长春城的粮食供应也出现了问题,饿死了很多国军。解放军一边打两路的国民党援军,同时继续围城。直到十月十九日,国军倒戈投降,解放军进驻长春,围城战宣告结束。

  当时大家都不明白毛泽东为甚么要使用这个战略。到共军打到北平,傅作义的国军本来可以长期与解放军战斗,但有长春围城的惨痛经验在前,傅作义最后决定不战而降,解放军不费一兵一卒,就解放了北平,避免了这个历史文化重镇受战火的摧残。长春一战,令国军闻风丧胆。就如美国在二战时在广岛、长崎投下两枚原子弹一样,大大减少了其后长期战斗的伤亡。

  长期作战,围点打援是中共作战的经典战法。中共视黎智英为敌,也视香港那百分之一坚持投靠美国、发动美国制裁中港的揽炒派为敌。中共对付肥佬黎,可以用一种虚拟的围城策略,肥佬黎已陷入了一个长期包围战之中。现代的战争不一定动刀动枪,也可以是法律之战。试想一个人要面对数以十计官司的时候,一单官司要打三、五年,打完再打,上诉再上诉,不知打到何年何月才会打完官司。

  头脑发热,投靠敌人,自陷围城,恐怕是香港反对派头目自制的困局。

卢永雄

全文刊于《巴士的报》

最新回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