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题】私人场所不受限营地8至20人入住 150人船P无戴罩Staycation播疫温牀

2020-10-15 07:52
疫情下,不少港人移师酒店房间开派对,人数更逾二十人,随时演变成爆发群组,酒店业急急发出指引限制人数。不过,本报发现,游艇、露营车及营地均有类似情况,有人更在月初组织一百五十人「船P」,相片中众人均无戴口罩,另外亦有可供八至二十人入住的露营车及营地出租,负责人指营地属私人地方,不受限聚令规管,惟一旦走出公众地方,则须四人一组及戴上口罩。律师认同现行条例下私人地方不受规管,但不少游船河活动须离开游艇,于水上进行,仍受限聚令规管。 记者 李卓颖 郭增龙

为免疫情失控,港府订立的《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除了限制食肆入座人数,游戏机中心、健身中心、派对房间、卡拉OK等指定场所,一度要暂停营业,直至近月放宽防疫措施,条例亦对场所的接待人数、人与人之间的分隔有清楚要求,但法例总有漏网之鱼,早前有人在酒店房间举办二十人生日派对,即引来非议。政府其后约见酒店业界,提醒应严格执行防疫措施,并加强相关指引。

设到会午餐无限酒水

在Staycation热潮下,容许群组聚集的地方,又岂止酒店房间一处。本月初有活动交友平台租用四艘游艇,在西贡举办一百五十人的大型「船P」。主办单位声称,限聚令不适用于私人场所,活动设有到会午餐及无限酒水,同时又有主持人带玩游戏及安排快艇让参加者滑水和玩香蕉船,呼吁参加者「捉紧夏天嘅尾巴」。事后当日的活动照流出后,旋即惹来网民声讨,质疑众人随时变成「船P群组」。

本报成功联络筹办该活动的平台管理员,对方称,早于六月以三万元订金租船,不料七月爆发第三波疫症,跟船家周旋多时不获退款,为减损失只好延至十月举办「船P」,「如果可以取消我们根本不会照去。」

对于「播毒」指控,该管理员直言「道德上不求原谅」,只望有人理解其难处,又指活动前有要求参加者申报健康,当日已听从船家指示减少载客量至一百五十人,海上活动每次限四人上快艇,参加者对出席大型活动无明显的忧虑,「许多人对严格的防疫措施已感厌倦。」

出海滑水受限聚令规管

执业大律师陆伟雄指出,限聚令规管公众地方群众聚集,人们于船内聚会固然不受规管,但他认为,游船河时游艇出没于香港水域,如人们离开游艇进行滑水等活动,他们则身处于公众地方,受限聚令规管。警方表示,今年八月至今共进行十二次行动,提醒参与水上活动人士注意社交距离,期间并无发现违例情况,警方会继续采取巡查行动,如有需要亦会作出票控。

黄先生九月亦有参与十多人的游船河活动,他忆述当日有过百人在西贡码头准备登上不同船只,现场有警员巡逻,要求等待者遵守四人限聚令,但上船后则再无规定。其船家当时有为所有登船者量度体温,上船后可选择不戴口罩。他认为当日参与人数有限,不太担心船上活动有感染风险,但坦言不敢参与过百人的游船河活动。

西贡区议员梁衍忻表示,疫情至今的「船P」活动在西贡几乎未曾停止,周末早上均有人在黄石码头、白沙湾、早禾坑上船,部分则于西贡码头起行,每团多数有逾十人,「有些船家怕限聚令所以不敢接这些生意,失去整个暑假的收入会亏蚀很多。」

私人营地容许八人同营帐

西贡游艇协会创会会长张溢良认为,组织过百人的游船河活动,在疫情下并不理想,但他指出,目前港府并无为游艇订立防疫措施要求,即使他制作指引,亦难以要求行家跟随。他续说,绝大部分行家在今年六月至九月中近乎零生意,直至九月底才略见起色,他不排除有行家为追回生意额,接下高风险生意,「一个可接载五十人的游艇,如果只维持一半载客率,再加上量体温、戴口罩等的防疫措施,我觉得还可以,但好似往年一样用尽载客空间,则不太理想。」

同样不受防疫条例规管的营地,亦有类似情况。记者佯装顾客,向一家设有营帐及露营车的私人营地查询八人租用安排,其中一款营帐以四人计算收费,但亦可按人头额外付费增加租用人数,并预订相应数目的烧烤晚餐,职员又表明容许八人在同一营帐过夜,「我们这里是私人场地,不受制于限聚令,但如果你们会到沙滩就要分开坐才不违规。」对方又称,场内合共有四个大型营帐可供使用,各个营帐的位置贴近,同时接受二、三十人租用。

长洲西园农庄市务部经理张颖恒表示,私人营地不属防疫条例下的指定处所,过去亦无政府官员向其接触,并提出防疫要求,因此其营地的防疫措施均为自律执行,包括要求每个营帐限住四人,工作坊参与者须保持社交距离,过去一直停玩的泡泡足球,则因应港府早前放宽队际运动的人数上限而重开,「我们比酒店更关心入场人数,因为所有入场人士都要收费,所以比较能避免一大批人聚集的情况发生。」

郊外扎营爆满「营贴营」

私人营地以外,香港山艺协会创办人兼总教练梁梓浩留意到,近期政府指定露营地点在疫情下再次关闭,港人在塔门、高流湾、东龙岛及赤径「随地乱露营」的情况愈趋普遍。

在疫下也多了露营用品租赁公司,因此更常见到「营贴营」情况,使郊野沦为「难民营」,「以前只是大时大节才爆满,现时每个星期都挤满了人。」

陆伟雄指出,私人营地并非公众地方,不受限聚令影响,至于停泊在公众地方的露营车及郊外扎营,则属条例规管范围之内。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