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访】陈家殷盼与廉署看齐 竞委会剑指大老虎

2020-08-03 08:45
今年五月,陈家殷从胡红玉手上,接下竞争事务委员会主席这个「烫手山芋」。它的「烫」,在于早前满城沸沸扬扬,争论油价加快减慢,认为竞委会应果断执法,否则便是「无牙老虎」。陈家殷认同收集市场数据权限不足,但竞委会并无因此失去「牙力」,甚至一直在打大老虎,但大老虎是谁,未到最后一刻,他也不能泄露半句,「我们是执法机构,调查行动不可以周围讲。」陈家殷成长于七十年代,见证廉政公署崛起,他期望竞委会可以像廉署一样,深入民心。 记者 郭增龙

陈家殷这个名字,大众或许比较陌生,其兄长中大医学院院长陈家亮则较为人熟悉。这位擅长商业纠纷诉讼的执业大律师,过去亦有不少公职,消委会、平机会及保监局都有他的身影,当中任职消委会时间最长,「我做律师只是帮到一个客户,但做消委会帮到普罗大众,令社会更公平,很有满足感。」他对公职态度认真,一六年获委任竞委会委员后,随即到伦敦大学英皇学院深造欧盟竞争法,接受访问时却谦称仍在努力钻研竞争法,「香港的《竞争条例》实施至今不足五年,对法律界来说仍然是新鲜事物。」

大财团中小企均不放过

虽然是新事物,但公众对执行《竞争条例》的竞委会,要求从来未降低过,「无牙老虎」这四个字,是公众刻画在竞委会身上的印记。陈家殷认为,公众一直误以为竞委会缺乏调查权力,做事绑手绑脚,执法行动只针对中小企,放生大财团,但事实是,竞委会一七年入禀竞争事务审裁处的案件,其中牵涉一家跨国IT公司,另外,竞委会曾在一九年放话,表明正调查由三大货柜码头公司成立的香港海港联盟,是否违反《竞争条例》,这些都是大机构。

竞委会在条例生效至今,共接获四千多宗投诉及举报,当中自然有大财团,亦有中小企,碍于不少案件仍在调查当中,身为执法机构的竞委会,固然不可以随便透露调查目标,「竞争法是出名复杂的条例,外国很多举报往往要调查三四年,才有足够证据起诉。」陈家殷说,竞委会人手规模只有约七十人,挑战自然更加大,但他透露将于今年内就竞争法「第二行为守则」,即滥用市场权势展开法律程序,是法例生效至今首宗相关案件,「滥用市场权势不止要律师调查,更要有经济学者加入提供意见,难度更高。」

权力不足致调查困难

或者在不少人的心目中,竞委会如果「有牙」,每次出手理应见血,涉事公司除了要被控,更要判处天价罚款,但陈家殷认为,诉讼不过是最后手段,并以早前三家网上旅行社主动删除或会削弱竞争的条款,最终获竞委会接纳的个案为例,他认为竞委会最大目的是促进公平竞争,可以通过不同方式完成任务。

至于公众关注的油价加快减慢问题,陈家殷承认,目前条例赋予竞委会的权力不足,出现调查困难,「外国竞委会在进行市场调查时,可以要求公司提供资料,令调查更全面。」他亦有向港府反映,期望竞委会日后可取得更多资料。

见证廉署诞生深入民心

此外,本港《竞争条例》不容许独立私人诉讼,即所有违反《竞争条例》的行为,都要经竞委会调查后,才可向竞争事务审裁处提出诉讼。陈家殷指出,外国普遍容许私人诉讼,如本港加入相同做法,竞委会就能集中处理一般市民无知识、无资源的案件,做到市民渴望竞委会「专打大老虎」的形象。

六十后的陈家殷,见证七十年代廉政公署诞生,并迅速深入民心的经过,「我到今日还记得当年的电视广告,一个街市女菜贩抱住自己的小朋友,到廉署举报的画面,他们的举报热綫,我到今日都识得背。」竞委会过去亦有制作广告,尝试以生活化方式,讲解何谓合谋定价、瓜分市场,他期望竞委会日后可以追上廉署,「我细个的时候,大家都将廉署挂在口边,知道遇到不公平事可以去廉署举报,希望有一日竞委会都做得到。」

儿子爱行医弃承衣鉢

竞委会的公众教育仍在进行中,成果如何有待分晓,不过,育有一子一女的陈家殷,则未能成功引起子女对法律的兴趣。其长子正跟随兄长陈家亮学医的步伐,成为见习医生,女儿则于国际学校就读高中,亦对律师工作兴趣不大,但他笑言并不介意,因为律师的工作往往「闩埋房门」埋头苦干,甚少与其他人接触,工作性质不是人人受得住,「大仔几年前暑假跟我来律师楼工作,做完已知不合他的性格,他现在读医,我听到他说巡病房发生的事,以及见病人的经过,每日在他身边都有很多事情发生,对他而言,工作的满足感大很多。」

他笑言,竞委会的性质与其律师工作十分相似,「调查的时候要很专注,要保密,身边的人也未必知道你在做甚么,直至几年后大家才突然发现,原来你一直在做这件事!」

我细个的时候,大家都将廉署挂在口边,知道遇到不公平可以去廉署举报,希望有一日竞委会都可以做到。

每日杂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