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要闻】两作品列文凭试阅读考材 徐国能:勿因考试才读文学

2021-05-05 00:00
徐国能接受本报笔访,回应作品被选作考材之馀,寄语学生勿因考试才读文学,有机会应多接近文学和各种艺术。
徐国能接受本报笔访,回应作品被选作考材之馀,寄语学生勿因考试才读文学,有机会应多接近文学和各种艺术。

  (星岛日报报道)继一四年的〈第九味〉后,台湾作家徐国能散文〈火车和橘子〉,再被选为中文科阅读卷考材,成为文凭试推行以来,首位两度有作品列入题目的作家。身在台湾的徐国能接受本报笔访,形容「是奇特而意外的缘分」,对他思索文学与生命亦是一场考验。他寄语学生勿因考试才读文学,有机会应多接近文学和各种艺术,并盼中文传统领域,能含纳包括翻译文学等,更多文学因子。  

  文凭试中文科笔试上周举行,今届阅读卷首现翻译文学作品,日本文学家芥川龙之介〈橘子〉,同时并列模拟情节的〈火车和橘子〉,让考生对比与结合两者思考,无论是文学取材与拟题方式,都掀起师生热话。

  〈火车和橘子〉作者徐国能应本报邀请接受笔访(全文刊F2),坦言获悉两次有作品被命题时百感交集,形容是奇特而意外的缘分,而考验的不独是学生,更是他对文学与生命的深深思索,「这几年,我常被学生、老师问到,第九味是哪一味?当年我以为我知道人生是何滋味,如今我似乎才更明白了人生回首岁月的悠悠感叹。」

  今年考卷题目问道,文末收结全文的一句有何深意,徐国能尝试回应,并称「好的文学,正是在提醒她的读者,去理解旁人的心境和情感」,感叹随时去体察世情,理解人生的难处与他者的苦,是文学的本质,也是其创作的初衷。

  徐国能谦称自己作品较为浅显通俗,「也许真正伟大的文学,并不一定适合当考题」,希望不会给同学造成困扰之馀,也期盼学生「人生中不要因为考试才读文学」,应多接近文学和各种艺术,「感受其中对人的悲悯和关怀,以及对苦难的超脱之道;让自己在功利的追求之外,有一方纯净的心。」

  徐国能又透露,芥川是自己最喜欢的日本作家,认为他能从非常细微处发现诗意和彻悟,「他是一个敏锐的人,我们很容易看见别人的自大,却很难觉察自己的渺小,芥川这篇蜜柑,我认为写出了时代、阶级社会、人际差异这些幽微的缺陷,也写出了人因感情而伟大这个洞见,值得品味。」他忆述当年创作〈火车和橘子〉也正在火车上,看到周遭情境,不禁想起芥川的〈橘子〉,遂在路途上完成了草稿。

  徐国能现为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任教古典诗学,与学生开读书会不时讨论翻译文学。他坦言翻译文学或外国作家,都鲜于台港两地的中文课堂提及,认为主因是人们对国文教育有「既定的想像」,「然而近年,强调形音义、修辞、国学概论等等内容的国文,慢慢转型为重视情感和艺术的文学,既是文学艺术,应该是超越国界的,我期待在国文传统的领域中,能含纳更多文学的因子。」

  他提到自己也有香港情怀,小时候看港剧,而董桥的散文、金庸的小说、黄沾的老歌,均是他文学养分的重要来源,引用已故作家刘以鬯《香港居》一语「香港居,大不易」,形容香港是竞争激烈、努力奋进之地,「然而香港在竞争中常显露的智慧和幽默,还有丰富的文化底蕴,依旧很迷人。」

  

徐国能的〈第九味〉和〈火车和橘子〉先后被选为文凭试阅读考材。
徐国能的〈第九味〉和〈火车和橘子〉先后被选为文凭试阅读考材。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