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指行政主導三權互相制衡配合 羅致光:概念應用要清晰

2020-09-06 10:03
羅致光表示,「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和配合」便是要說得清清楚楚,不作含糊。資料圖片
羅致光表示,「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和配合」便是要說得清清楚楚,不作含糊。資料圖片

近日社會就「三權分立」問題議論紛紛,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表示,雖然絕大部分人都偏向「差不多先生」的想法,但該說清楚便要說清楚。「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和配合」,這種概念是要說得清清楚楚,不作含糊,而所謂「三權分立」只會在原有互相制衡的概念上,引來不必要的聯想。

羅致光在網誌中表示,在政治與政策中,這些含糊不清的例子,實在數不勝數。就如所謂「全面封關」的要求,聽似簡單易明,實質模糊不清。既然香港人可以自由出入,又何來「全面封關」?叫「全部取消豁免檢疫人士」的口號,卻又知道不能要求跨境貨運司機或飛機師每次到港都要檢疫14天,否則不消數日便會全部司機或飛機師都需檢疫,沒有人運貨,香港人便要缺糧了。難道他們認為可以依靠走私團夥,每天用幾十艘「大飛」偷運食物到港,取代每天約萬計的跨境貨車?這些都是政治口號的特質之一,可以混淆視聽,說得漂亮,但實質空洞。

他又舉例指,社會福利界中的「取消一筆過撥款」口號完全不合理,強調社會福利署沒有一種服務資助制度叫「一筆過撥款」。當年這個口號開始流行時,自己都會說笑:「如果經常資助服務只有一筆過的撥款,以後機構便要年年自行提供服務;若真是一筆過撥款,我都會極力反對。」「一筆過撥款」完全不合理,理所當然要反對。不過,現行制度是「整筆撥款」(Lump Sum Grant)。自己每次在討論中作出更正時,有人才會改口將「一筆過撥款」變成「整筆過撥款」。另一個已經習非成是的便是「取消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對沖」,正確的是「抵銷」(offsetting)而非「對沖」(hedging)。由於「對沖」已在社會上流行了約20年,現時講「抵銷」,已沒有多少人知道所指的是甚麼了,所以自己每次用「對沖」時都會加上括號,同時知道不會由於用「對沖」一詞而引起任何不必要的誤會。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