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盤|鄒幸彤「捆綁」支聯會解散否未明朗

2021-09-06 07:17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昨天亦表示,解散屬高門檻議案,如未能通過,「咁咪繼續做野」。資料圖片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昨天亦表示,解散屬高門檻議案,如未能通過,「咁咪繼續做野」。資料圖片

支聯會昨天宣布,將在九月二十五日召開會員大會,就解散議案作表決,令人關注支聯會是否會步教協及民陣下場,自我解散。有知情人士則指出,支聯會情況與教協和民陣不同,究竟最終是否自行解散,現時仍難以下定論。

知情人士指出,教協當初決定解散,是得到整個理事會和監事會的支持,解散程序是由教協由上至下推動,甚至不惜修改會章調低解散門檻。可是,昨天支聯會的記者會,則指出支聯會常委會過去曾多次商討解散問題,但無法達至一致決定,最終以「僅過半數票」通過將解散議案交由會員大會表決。換言之,支聯會常委會對於解散與否並無共識。

指提交資料是「篤灰」

至於民陣,自從其召集人陳浩桓入獄後,根本處於無人承接無法運作的狀況,以至不得不解散,但支聯會至今仍有常委會及秘書處,而且資產健全,運作不成問題。

第三,是支聯會的解散門檻相當高,需要出席會員大會的會員中,百分之七十五成員的支持,才可以解散。而在過去一段時間,不斷有支聯會會員退出,這些退出的會員,本來應是支持支聯會解散的成員,而留下的會員只有兩類,一類是所謂「殭屍」會員,另一類則是立場較激進的「死硬派」會員。這兩類會員中,「殭屍」會員未必會出席會員大會,餘下的「死硬派」會員,支持解散的是否有三分之二,亦難以評估。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昨天亦表示,解散屬高門檻議案,如未能通過,「咁咪繼續做野」,另一常委徐漢光亦稱,如果支聯會沒有解散,將繼續申請六四維園集會。

知情人士直言,目前掌管支聯會大局的鄒幸彤,是最反對支聯會解散的人。她昨天亦坦言,支聯會仍然希望支持公民社會及言論自由的空間,「行到幾遠就幾遠」。鄒幸彤是現時社運界中出名最有「烈士精神」的人,她日前就在網上撰文「當法律逼你『篤灰』」,提出不應向警方提交資料,認為「把這些資料交出,就是給國安單位提供大量原始材料及所謂『罪證』。最壞的可能性就是,把資料交出後,不但自己可能被控更嚴重的罪行,更可能連累其他在資料中被提及或能被追查到的朋友。而且,如上所述,不同人提交的不同資料,也可起到互相指證的作用。」

在鄒幸彤這樣的「道德綁架」之下,相信其他支聯會常委即使想提交資料,也會因為擔心被指「篤灰」而放棄。知情人士估計,在九月二十五日支聯會作出決定之前,還不斷會有事件發生,而拒絕提交資料的支聯會常委,必然難以避免遭到檢控的命運。

杜良謀

大棋盤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