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棋盤|港府「撥亂反正」行動料多一兩年

2021-09-02 08:26
何韻詩在一四年佔中事件發生後,已成為一名「政治藝人」,甚至被視為社運人士。資料圖片
何韻詩在一四年佔中事件發生後,已成為一名「政治藝人」,甚至被視為社運人士。資料圖片

繼民陣、支聯會後,警方昨天又根據《香港國安法》,向高等法院取得「提交物料令」,要求「六一二基金」及「真普選聯盟」等相關人士在指定限期內,提供有關組織運作及資金往來等資料。另一邊廂,有「黃絲藝人」之稱的歌手何韻詩,原定下星期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七場演唱會,遭藝術中心以違反場地租借合約條款22(c)為由,取消預訂。相關條款列明,若租用者的表演會影響到公眾秩序及安全,中心有權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取消有關預訂。

早在何韻詩宣布會在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七場演唱會後,即有消息傳出,本身是「六一二基金」信託人之一的何韻詩,在《香港國安法》前後的多次行動,已引起執法部門關注。消息指,何韻詩有可能被查的不但是《國安法》生效後或和該條例相關的行動,其他涉嫌違法的事件都一樣有納入可能。當這個消息傳出後,建制中人都已經相信,何韻詩不可能在藝術中心舉行演唱會。

何韻詩在一四年佔中事件發生後,已成為一名「政治藝人」,甚至被視為社運人士,多次透過演唱會宣揚抗爭意識。她今次申請舉行演唱會,本遭紅館等多個場地拒絕,最終卻獲得壽臣劇院租場。壽臣劇院由藝術中心管理,雖然藝術中心獨立營運,但中心及其監管組織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是根據《香港藝術中心條例》成立,所以藝術中心是法定組織,受政府及法例規管。在今時今日這個政治環境下,對於這個法定組織向何韻詩租出場地,不少建制中人都大感奇怪。

自從發生二○一九年長達半年的「黑暴」後,中央翌年推出《香港國安法》,香港的管治方式已出現根本性的變化。過往,無論公務員以至法定團體,都以「政治中立」為原則運用公共資源,不會理會受資助組織或項目背後的政治目的或含義,以至部分被視為「反中亂港」的項目或組織,都獲得公共資源的資助,變相透過政府體制培植反對力量。二○一九年的反修例風波,將這個問題暴露得一清二楚,個別政府部門甚至「叛變」加入反對陣營。《香港國安法》的實施,逼使港府高層進行「撥亂反正」的政治清洗,包括要求公務員宣誓,以至教育領域、港台的清理等。不過,與政府「隔了一重」的法定組織,似乎仍未察覺此一變化,甚至以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繼續用過往的方式行事。這可能是藝術中心當初向何韻詩租場的原因。

官府中人指出,《國安法》的目的,是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當中又以防範先行,除了警方的執法行動外,政府不同領域都要作出檢視,進行「撥亂反正」,相信有關工作要持續多一兩年,才可能完成。在這個「撥亂反正」的過程中,整個社會都要適應,但經歷過二○一九年那場「頻色革命」,卻是不得不進行的行動。

杜良謀

大棋盤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