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大棋盤】饒戈平披露中央三次治港政策轉向

2021-03-30 07:03
根據饒戈平此一描述,中央由「無為而治」到「深度介入」香港管治,都是反對派一步步逼出來的。資料圖片
根據饒戈平此一描述,中央由「無為而治」到「深度介入」香港管治,都是反對派一步步逼出來的。資料圖片

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選舉制度修訂《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所作的決定,今日就會揭盅。無論人大常委會今日決定的細節如何,民主派都必然是「輸家」。民主派今次「一鋪清袋」,可謂自食其果。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近日在《紫荊》雜誌撰文,披露香港回歸以來中央對港政策的三個轉折,民主派都負有重大責任。

饒戈平表示,香港回歸初期似曾流行過一種看法:「回歸了,『一國兩制』大功告成了;有《基本法》約束,讓香港自己管理自己、高度自治就好了,中央不必操心費力,毋須多管。」當時中央對港政策多少表現出井水河水互不干犯的「無為而治」特徵,也不存在一個統一指導對港工作的機構。

中央這種「無為而治」,在二○○三年二十三條立法受挫後發生變化。饒戈平表示,「香港社會的表象平靜被打破了,國家安全問題開始顯露出來,政制發展爭議隨即冒頭了,建制和反建制的博弈也公開化了。形勢發展推動中央重新審視對港工作思路,回歸後的治理問題開始引起高度重視。『不干預、有所為』遂成為此後一個時期對港政策的主要特徵,中央還專門成立了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加強對港工作的指導協調。」但饒戈平表示,中央在這一階段雖然意識到了「一國兩制」實踐中的深層次問題,但看來尚未能抓住問題癥結和解決要領,未見出台重大的結構性決策和措施,給人的觀感是「不干預有餘、有所為不足」,香港政治生態依舊,泛政治化浪潮時起時落,社會不確定、不穩定因素在增加。

第二個轉折是二○一四年的佔中及其後的旺角暴亂,反中亂港勢力、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矛頭直指國家安全和中央管治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面臨嚴峻挑戰。中央高度重視、積極應對,先後將「一國兩制」列為治國理政的重要課題,發布了香港問題白皮書和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兩點論」,強調中央全面管治權和港澳高度自治權的有機結合,要求嚴格按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關的制度機制。這些治港新理念客觀上也為下一階段中央有關香港的重大決定做好了思想上理論上的鋪墊。

二○一九年修例風波爆發更是一個重大轉捩點,饒戈平形容今次風波「標誌着堅持還是抗拒『一國兩制』的大決戰」,充分暴露了境內外反中亂港勢力、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的政治圖謀,促使人們痛定思痛,反思如何正確看待和應對香港社會的種種亂象。不到一年時間,中央接連出台《港區國安法》、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決定,標誌着中央對港政策的重大發展。

根據饒戈平此一描述,中央由「無為而治」到「深度介入」香港管治,都是反對派一步步逼出來的。究竟香港人想要一個甚麼樣的未來香港,可真值得反思。

杜良謀
大棋盤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