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特朗普衝崖 攬炒反對派

2021-01-18 06:44
特朗普的做法,就如開車衝向懸崖,根本沒有想過最後關頭可以怎樣煞車。AP圖片
特朗普的做法,就如開車衝向懸崖,根本沒有想過最後關頭可以怎樣煞車。AP圖片

白宮在本周換主人,但過程是否順利,仍沒有人說得準。美國為甚麼會出現這個危局,與總統特朗普有關,其人一貫喜玩去到盡的衝崖式,做生意搞到多次破產,從政見好不會收。今次選舉拒不認輸,導致社會撕裂,這個不顧大局的個人主義累死街坊,在美國如是,在香港亦如是。

過去兩個星期,美國局勢變化出人意表。總統選舉之後,政府未能塵埃落定。雖然大家原先已預計特朗普不會認輸,本以為最多會採取連綿的司法訴訟,估不到的是特朗普在國會確認選舉結果的時候,竟然呼喚支持者包圍國會,最後演變成群眾闖入議事堂,造成五人死亡的事件,哄動國際。

特朗普的敵對派民主黨,事後毫不客氣,大張撻伐,通過對特朗普彈劾。特朗普會如何應對,現在還未知道。可以肯定的是,美國過去兩星期發生的事情,已經令到以西方特別是美國馬首是瞻的人,感到情何以堪,左右做人難。大批暴力示威者非法闖入國會,與警察發生衝突,造成四個闖入者和一個警察死亡。在這個過程中,究竟應該站在那一邊,恐怕不是籠統的民主自由普世價值可以回答。

製造混亂送支持者上前綫

執法的警察在鏡頭前向非法闖入國會的人近距離開槍射殺,這個做法相當暴力。但如果說民眾以非法暴力闖入國會,阻撓議會進行沒有錯,錯的只是警察的話,是否其後民主黨以至社會輿論譴責闖入者為暴徒,以及批評特朗普都是錯的呢?抑或任何使用暴力或非法手段的人,無論用甚麼藉口,都應讓受到制裁和追究呢?

香港的非建制派人士和親西方人士,據觀察在選舉期間,似較傾向支持特朗普,在美國國會之亂後,仍見到有評論員都表現得有點忿忿不平,認為美國眾議院彈劾特朗普做法勉強,對各社交平台先後採取滅聲做法不以為然,因為特朗普號召他的支持者包圍國會,但卻沒有公然叫人闖入國會或者使用暴力,或許他當時使用了「奮戰」這種字眼,同情特朗普的評論員認為這不過是文字修飾而已,並不能說特朗普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特朗普的政敵在國會上通過對他的彈劾,並阻止他下屆參選,令他們不禁問這是不是在對那七千四百萬曾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選民的政治意志施加強力打壓?

雖然香港的部分輿論認為,特朗普號召群眾包圍國會不等同可以煽動暴力入罪,但不得不承認,他的做法已經令到美國社會陷入嚴重撕裂,猶如超級英雄片的英雄內戰的劇情。如果未來特朗普繼續不妥協,即使他被國會成功彈劾,甚至以煽動暴動被拘捕,以其一世不認輸的性格,若變身成一個維權鬥士的話,仍可能會令美國有段時間處於一個政治極不穩定的狀態之中。共和、民主兩黨的傳統力量如何應對,是施加窮追猛打,直到消除了異見的威脅為止,還是以柔制剛,以分化消弭這股第三勢力,以達致內部回復穩定。

特朗普在美國政壇搞出這樣大的風波,有美國兩黨長期輪流執政產生的老化問題,同時也與其一貫行事方式和政治態度有關。特朗普以非黨內主流勝選,說明傳統力量無法滿足不少選民,隱藏了民心思變的元素。特朗普平地一聲雷後,當然很希望連任,就算未能連任,他也不願意將總統寶座和平地交予下一任,令陣營的政治影響力被人瓦解。反之,現在透過極端的手段,激起和維持支持者的意志,令到社會在未來四年繼續分裂、擾攘,可能更有利於團結「侵粉」,有利他或他支持的人再度挑戰美國總統寶座。

特朗普這種自我中心的作風,在美國政壇形成效應,並已引起警惕,他不顧一切以擴大地盤的衝崖式策略,對香港其實早已產生影響。一直以來,美國處理與中國的交往,一直採取又談又打的態度,特別是涉及香港的問題,由於實際利益多,往往流於打嘴炮的層面,很少有實質的衝突。但在特朗普治下,做法背離常規。他大力支持香港激進派極端的做法,在社會運動期間,無視參加者鼓吹或採取違法的、暴力的手段,並且以謊言挑動社會仇恨,乖離了和平合法抗爭的文明手段,同時完全漠視對中方底綫的牴觸和不滿。在香港關係上,白宮對制裁香港,採取話做就做、甚至接二連三立法的方式,令中美港關係迅速陷入極端惡劣的低谷。

過去,美國政府無論是民主黨或共和黨,對香港的問題都比較克制。遇到香港社會發生暴動,甚至可能會透過影響力令事情降溫,避免挑動到中方的情緒,更加不會對香港作出實質打擊。但在去年因反修例引起的社會事件,華府整個做法大不相同,高層官員高調接見反對派,參眾兩院甚至通過制裁香港的議案。過往,美國有議員都曾有意透過類似做法博出位,撈取政治本錢,發動對香港以至中國的制裁,但即使議案在國會通過了,去到總統之手,都會被總統拒絕簽署,令行動胎死腹中。這既可以對中國產生威懾力,增加談判籌碼,同時避免付出翻盤代價。特朗普的做法卻一硬到底,令到香港陷於一個政治氣氛非常極端的環境下,變相等同把反對派及其支持者送上炮火隆隆的前綫。

英雄內戰變三國演義

特朗普的做法,就如開車衝向懸崖,根本沒有想過最後關頭可以怎樣煞車,在其概念中只有不斷加油,最後就可以一飛沖天,結果是車飛出懸崖之外,會是僥倖軟着陸,還是落得車毀人亡的硬着陸?在傳統的政治家眼中,這種衝出懸崖的做法,是非常非理性的,有害無利,但在包括香港個別人士的政治投機者中,這種亡命冒險才是建立本身政治地盤的唯一方法。對於特朗普這種民粹式和非傳統的政客而言,會認為愈出位的方式,可以令時局混亂,自己才最有興起的機會。正如特朗普選後如「順攤」認輸,他的政治力量會很快消散,但製造出一個巨大的社會矛盾,激起支持者的不滿,形成一個長期對抗的第三勢力,反而可能有利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對美國社會的穩定和發展而言,傳統建制自然認為是巨大的破壞,但亦有人會認為這是破而後立,到最後相信還是手底下見真章,看誰的政治技巧高強,能夠把對方吃掉。

在特朗普交出權力前後,美國領導層當前急務,是將不穩定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現時美國上演的既是英雄內戰,同時也是現代版的三國演義,一場總統亂京後如何收拾局面,不但關乎美國人利益,同時也關乎全世界的大棋局。

特約作者: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