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賭輸制裁局豈止吞file

2020-08-17 08:11
去年九月底,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去年九月底,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今年三月,富豪兼職作家湯文亮在社交媒體上與網友打賭,美國在半年內不會實施人權法,否則會「將個file吞落肚」,結果美國在本月接連出招制裁香港,網民自然要湯文亮「找數」。其實,出現今天的局面,莫講是富豪或專欄作家會「跌眼鏡」,相信連當日跑到美國游說,要美國制裁香港的反對派,恐怕都始料不及。

  美國於八月七日宣布引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制裁七名香港官員和四名中國涉港官員。同時,對香港作出連番打擊,美國總統特朗普於上月十七日宣布簽署《香港自治法》,取消美國給予香港貿易上的特殊地位,上星期又要求香港進口美國的商品產地來源由「香港製造」改為「中國製造」。上周五,特朗普接受美媒訪問時,揚言香港在中國的控制下永遠不會成功,形容會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跌進地獄,沒有人會來做生意云云,言語對香港相當不客氣。

  美國不但制裁,而且近乎無差別對待,覆蓋範圍寬廣,而且快速生效,有好事網民要求湯文亮履行當日賭約,「吞file」找數。湯文亮就在網上回應說:「唔好話我輸,制裁並不關人權法,是因為港區國安法。」

低估中美出辣招機會

  湯文亮是否認輸,只是大時代下的小插曲。只是,從中可見過去一年多環境形勢變化如何急速。如果回帶再看事情發展,美國制訂香港的《人權法》和中國制訂《港區國安法》,兩者存在表裏關係。去年六月,特區政府正式向議會提出表決修訂《逃犯條例》,引爆了超過一年的反修例運動。隨着和平示威變成街頭抗爭,甚至搗毀議會,警方出來平亂。當中一個轉捩點,是多名反對派議員和政客不止一次跑到美國游說,促請美國制訂《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以制裁等手段直接介入香港事務。去年九月底,美國國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這法案的訂立,造成了兩個影響。一、有香港人跑到外國要求干預本地事務,在中央眼中,這是勾結外國勢力,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香港遲遲不能按《基本法》廿三條自行立法,對這類行為無法進行抵制,促使中央自行為香港訂立國安法;二、無論是在制度內的反對派以及在街頭上的抗爭者,都認為有美國政府在背後為他們撐腰。反修例變成街頭運動之餘,癱瘓議會和街頭上的暴亂形成制度內外夾擊,一直沒完沒了,甚至聲稱要推動革命、香港獨立,推翻中央政權的呼聲逐漸明目張膽。本地治安、政治,以至市民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在《港區國安法》於今年七月一日正式實施之前,疫情稍有好轉,已見街頭暴力衝擊捲土重來。中央見到特區政府不可能成功立法制止局面惡化,迅速推出《港區國安法》去止暴制亂。湯文亮說美國制裁香港是因為《港區國安法》,而不是人權法,是自己按賭約的條文辯駁。現實上這是雞和雞蛋的問題,在香港人「自投羅網」,跑去美國要求介入,導致《人權法》出台前,根本沒有人提過要立甚麼《港區國安法》,遑論以《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頒令實施?

  半年前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沒有想過香港會招來美國制裁,事情的發展甚至可能出乎當天走到美國要求美國介入香港事務的香港議員和政客的意料。上周因為涉嫌觸犯《港區國安法》被拘捕、期後保釋出外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他接受美國福克斯電視訪問時都坦言,沒有想過警方會這樣快採取拘捕行動,又這樣快獲得保釋外出,看來,很多反對派的目標人物事前對自己行事引致的後果,似乎都沒有細想。正如黎智英在訪問中形容,香港警方對他好有禮貌,又指中國是一個「好大、好有效率的國家,經濟將會成為全球第一、領導世界」,言論予其一貫予人的印象大相逕庭。

  香港有一批人,做事往往只憑着個人主觀想法,從來沒有想過在中美爭鬥的複雜國際形態下,隨時會令香港變成美國攻擊中國的棋子。最近,美國制裁香港的同時,亦對中國在美國的企業,特別是科技行業進行封殺。除了此前封殺全球5G技術龍頭企業華為之外,美國商務部於去年十月將二十八家中國實體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進行制裁,本月初,美國又以國家安全為由,對中企旗下短影音平台TikTok、騰訊旗下的微信和阿里巴巴的阿里雲出招。這些被美國封殺的中國企業,都是中國先進科技產業的先行者。香港作為這些中國科技企業的重要融資窗口,美國要打擊大陸的科技產業,對香港施加制裁就很順理成章。

  特朗普不留情面對香港實施制裁,無差別地打擊所有香港人,包括支持社運、同情反對派的人都難逃影響。特朗普的行為香港人很難認同,卻完全符合西方選舉政治的邏輯。特朗普要連任,靠的是美國選民的選票和美國財團的支持,所以他完全不會介意對香港肆意批評踐踏。這些說話會讓那些把美國當為「老友」、「救星」的反對派人士很尷尬,香港人會覺得不中聽,但作為他的選民和財團就會很認同美國利益優先的價值觀,這些話愈說得坦白,他們愈聽得入耳。有港官都直言,美國人的總統是為美國人利益辦事,這又有甚麼不對?打殘港交所讓紐交所得益,如果可以做得到,又為甚麼不可以做呢?

美國懲罰全民受害

  美國「應邀」制裁香港,至今為止沒有把支持獨裁或愛好民主的香港人清楚劃分出來。那些邀請他們的反對派人士,同樣是受到打擊的一群。正如有份到美國促請美國盡快落實《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反對派議員郭榮鏗所屬的法律界,在美國通過人權法和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就面對香港在國際的法律地位陷入不明朗的困擾。有法律界猛人說,《港區國安法》實施以後,外資對來港投資的確存在很大的觀望,有外資企業正在考慮是否要搬出香港,這個情況發生後,一個受到影響的是法律行業,當中年輕律師發展機會最受打擊。新近想進軍亞洲的外國律師行以至企業,都在考慮應選擇香港或其他使用普通法的國家如新加坡開設辦事處。新加坡租金成本較香港低很多,縱然其他生活成本較高,總體成本還是較便宜。過去,香港憑着一國兩制的優勢領先對手,故此在租金、薪酬上享有溢價,現在隨着美國撤銷香港的特殊地位,兩地優劣已經大為拉近。郭榮鏗對於當日跑到美國要求美國介入香港時,有沒有想過這會導致中央快速為香港制訂國安法呢?

  有人會提出,美國是全球霸主,見到中國迅速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世界最大的消費國,打壓中港只是遲早之事。這個說法有一定的事實基礎。從美國要求加拿大拘捕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開始,就可以見到中美角力猶如強大的漩渦,把周邊國家逐步捲入,香港就應該避免牽涉其中,堅持做好一國兩制的本份。當處於這個中美全力角力的敏感時刻,偏偏有些香港人不知道是沒有考慮後果還是有心為之,跑到美國「引狼入室」,把制裁當成是兒戲的賭約玩一鋪,結果就是將香港拉入政治深淵,所有市民都成為輸家,始作俑者「累街坊」的代價又豈止是區區的「吞file」。

特約作者:陳約翰
港情周記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