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赌输制裁局岂止吞file

2020-08-17 08:11
去年九月底,美国国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去年九月底,美国国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今年三月,富豪兼职作家汤文亮在社交媒体上与网友打赌,美国在半年内不会实施人权法,否则会「将个file吞落肚」,结果美国在本月接连出招制裁香港,网民自然要汤文亮「找数」。其实,出现今天的局面,莫讲是富豪或专栏作家会「跌眼镜」,相信连当日跑到美国游说,要美国制裁香港的反对派,恐怕都始料不及。

  美国于八月七日宣布引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制裁七名香港官员和四名中国涉港官员。同时,对香港作出连番打击,美国总统特朗普于上月十七日宣布签署《香港自治法》,取消美国给予香港贸易上的特殊地位,上星期又要求香港进口美国的商品产地来源由「香港制造」改为「中国制造」。上周五,特朗普接受美媒访问时,扬言香港在中国的控制下永远不会成功,形容会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跌进地狱,没有人会来做生意云云,言语对香港相当不客气。

  美国不但制裁,而且近乎无差别对待,覆盖范围宽广,而且快速生效,有好事网民要求汤文亮履行当日赌约,「吞file」找数。汤文亮就在网上回应说:「唔好话我输,制裁并不关人权法,是因为港区国安法。」

低估中美出辣招机会

  汤文亮是否认输,只是大时代下的小插曲。只是,从中可见过去一年多环境形势变化如何急速。如果回带再看事情发展,美国制订香港的《人权法》和中国制订《港区国安法》,两者存在表里关系。去年六月,特区政府正式向议会提出表决修订《逃犯条例》,引爆了超过一年的反修例运动。随着和平示威变成街头抗争,甚至捣毁议会,警方出来平乱。当中一个转捩点,是多名反对派议员和政客不止一次跑到美国游说,促请美国制订《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以制裁等手段直接介入香港事务。去年九月底,美国国会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法案的订立,造成了两个影响。一、有香港人跑到外国要求干预本地事务,在中央眼中,这是勾结外国势力,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香港迟迟不能按《基本法》廿三条自行立法,对这类行为无法进行抵制,促使中央自行为香港订立国安法;二、无论是在制度内的反对派以及在街头上的抗争者,都认为有美国政府在背后为他们撑腰。反修例变成街头运动之馀,瘫痪议会和街头上的暴乱形成制度内外夹击,一直没完没了,甚至声称要推动革命、香港独立,推翻中央政权的呼声逐渐明目张胆。本地治安、政治,以至市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在《港区国安法》于今年七月一日正式实施之前,疫情稍有好转,已见街头暴力冲击卷土重来。中央见到特区政府不可能成功立法制止局面恶化,迅速推出《港区国安法》去止暴制乱。汤文亮说美国制裁香港是因为《港区国安法》,而不是人权法,是自己按赌约的条文辩驳。现实上这是鸡和鸡蛋的问题,在香港人「自投罗网」,跑去美国要求介入,导致《人权法》出台前,根本没有人提过要立甚么《港区国安法》,遑论以《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颁令实施?

  半年前绝大部分香港人都没有想过香港会招来美国制裁,事情的发展甚至可能出乎当天走到美国要求美国介入香港事务的香港议员和政客的意料。上周因为涉嫌触犯《港区国安法》被拘捕、期后保释出外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他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访问时都坦言,没有想过警方会这样快采取拘捕行动,又这样快获得保释外出,看来,很多反对派的目标人物事前对自己行事引致的后果,似乎都没有细想。正如黎智英在访问中形容,香港警方对他好有礼貌,又指中国是一个「好大、好有效率的国家,经济将会成为全球第一、领导世界」,言论予其一贯予人的印象大相迳庭。

  香港有一批人,做事往往只凭着个人主观想法,从来没有想过在中美争斗的复杂国际形态下,随时会令香港变成美国攻击中国的棋子。最近,美国制裁香港的同时,亦对中国在美国的企业,特别是科技行业进行封杀。除了此前封杀全球5G技术龙头企业华为之外,美国商务部于去年十月将二十八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进行制裁,本月初,美国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企旗下短影音平台TikTok、腾讯旗下的微信和阿里巴巴的阿里云出招。这些被美国封杀的中国企业,都是中国先进科技产业的先行者。香港作为这些中国科技企业的重要融资窗口,美国要打击大陆的科技产业,对香港施加制裁就很顺理成章。

  特朗普不留情面对香港实施制裁,无差别地打击所有香港人,包括支持社运、同情反对派的人都难逃影响。特朗普的行为香港人很难认同,却完全符合西方选举政治的逻辑。特朗普要连任,靠的是美国选民的选票和美国财团的支持,所以他完全不会介意对香港肆意批评践踏。这些说话会让那些把美国当为「老友」、「救星」的反对派人士很尴尬,香港人会觉得不中听,但作为他的选民和财团就会很认同美国利益优先的价值观,这些话愈说得坦白,他们愈听得入耳。有港官都直言,美国人的总统是为美国人利益办事,这又有甚么不对?打残港交所让纽交所得益,如果可以做得到,又为甚么不可以做呢?

美国惩罚全民受害

  美国「应邀」制裁香港,至今为止没有把支持独裁或爱好民主的香港人清楚划分出来。那些邀请他们的反对派人士,同样是受到打击的一群。正如有份到美国促请美国尽快落实《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反对派议员郭荣铿所属的法律界,在美国通过人权法和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之后,就面对香港在国际的法律地位陷入不明朗的困扰。有法律界猛人说,《港区国安法》实施以后,外资对来港投资的确存在很大的观望,有外资企业正在考虑是否要搬出香港,这个情况发生后,一个受到影响的是法律行业,当中年轻律师发展机会最受打击。新近想进军亚洲的外国律师行以至企业,都在考虑应选择香港或其他使用普通法的国家如新加坡开设办事处。新加坡租金成本较香港低很多,纵然其他生活成本较高,总体成本还是较便宜。过去,香港凭着一国两制的优势领先对手,故此在租金、薪酬上享有溢价,现在随着美国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两地优劣已经大为拉近。郭荣铿对于当日跑到美国要求美国介入香港时,有没有想过这会导致中央快速为香港制订国安法呢?

  有人会提出,美国是全球霸主,见到中国迅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最大的消费国,打压中港只是迟早之事。这个说法有一定的事实基础。从美国要求加拿大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开始,就可以见到中美角力犹如强大的漩涡,把周边国家逐步卷入,香港就应该避免牵涉其中,坚持做好一国两制的本份。当处于这个中美全力角力的敏感时刻,偏偏有些香港人不知道是没有考虑后果还是有心为之,跑到美国「引狼入室」,把制裁当成是儿戏的赌约玩一铺,结果就是将香港拉入政治深渊,所有市民都成为输家,始作俑者「累街坊」的代价又岂止是区区的「吞file」。

特约作者:陈约翰
港情周记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