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港情周記】撥亂反正

2020-05-18 08:2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上周五,公眾的眼球忙個不停。先有內委會主持郭榮鏗被換走,再有教育局向公眾致歉並表示會取消一條引發公眾爭議的歷史科高考試題,之後監警會發表反修例運動報告。這幾件事件,當中很有一錘定音的味道,非建制派遇着這輪出乎意表的發展,似乎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在原副主席公民黨的郭榮鏗主持下,原本可以在幾分鐘內選出主席,結果搞了七個月都未能完成,令到政府的施政基本上癱瘓了。繼中聯辦和港澳辦先後點名猛烈抨擊反對派搞「政治攬炒」,把這種荒謬的景象暴露在公眾視綫後,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引用外聘英國御用大律師彭力克和大律師陳浩淇的法律意見之後,容許內委會原主席李慧琼處理內會事務。

出尚方寶劍捍衞議會運作

  在對上的周五(八日),李慧琼在反對派議員一番擾攘之後,通過了多個議案。前內會主席自由黨的劉健儀和立法會議員謝偉俊都指出,根據議事規則第七十五條:「如主席及副主席暫時缺席,委員會可在其缺席期間另選一委員代行主席之職。」言下之意是,議案交由李慧琼通過就可以了,能否選出主席,已不重要。

  正當大家在估計立法會內會會否以這種形式完成這個會期之際,上周五梁君彥依然引用被形容為「尚方寶劍」的《議事規則》九十二條權力,「DQ」無法完成選主席工作的郭榮鏗,改由財委會主席陳健波主持今天的內會,主持選主席的工作。這個做法顯示要把立法會拉回正軌,不可以讓立法會長期處於選不出主席的混亂狀態。郭榮鏗花了七個月的時間,開了十七次會議,現在被褫奪了主持會議的資格,後續就是會否被取消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在差不多的時間,教育局罕有地迅速回應最近一條引發公眾很大意見的歷史科高考試題。該試題提供了兩段日本幫助 中國建設的資料,包括日本讓中國學生到當地留學和革命黨人黃興向日本財閥資助推翻滿清,便叫考生是否同意「一九○○至一九四五年,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這條試題即時惹來社會嘩然,極為不滿。教育局於上周五發表聲明,指試題具「引導性」,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會見記者時說,教育局會派員到考評局了解出題及審題機制,同時會要求考評局取消該試題。考評局於當日發表聲明強調,將會嚴肅跟進處理。對於有意見認為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可能嚴重傷害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深感遺憾!出這條考題的人的角度,與大家認識的日本侵華歷史南轅北轍,令人匪夷所思,根本沒有人會這樣思考問題,還要學生作答。

  這樣出題無論從史觀抑或專業角度都犯了錯誤,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卻仍然堅持,說對政府的有關決定感到震驚,批評是鹵莽決定,認為取消題目除了影響考生福祉,亦打擊考評局專業性,又話會去信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要求召開緊急會議云云。

  從政府近日表現出來少有的果斷,讓政界想起上月中港澳辦和中聯辦兩辦的聲明以及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的講話,他直指去年六月以來持續發生的「港獨」、「黑暴」等激進暴力犯罪行為,令香港法治核心價值遭受極大衝擊,嚴重破壞香港安定繁榮,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底綫,說「要盡快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層面下工夫,該制定的制定,該修改的修改,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決不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特區政府過去對於有較大爭議性的政治問題,總是採取一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得過且過」的態度。最近政界感覺這種施政風格有了轉變,變得較為積極,一些不合原則的問題,會嘗試撥亂反正,和過去的不作為有所不同。

依法施政履行政府責任

  本來,中央對特區政府的要求就是要依法施政,才不會出現亂像,影響香港的繁榮穩定以至國家安全。在過去一年,特區政府推出《逃犯條例》修訂,結果惹來社會的強力反彈,被嚇得進退失據。反修例運動隨着政府的退讓,不斷變質,暴力違法行為變本加厲,每個星期都出現街頭的打、搶、燒,視法律如無物,反對派議員癱瘓立法會之餘,還跑到美國要求美國制裁香港。

  當反對力量公然要求外國干預,鼓動年輕人暴力「革命」,再袖手旁觀,只會令更多年輕人跌入違法犯罪的不歸路。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已再沒有理由聽之任之,現在已經去到必定要撥亂反正的時刻。市民有政治訴求,只能用和平合理的態度去爭取,如果以違法、甚至「攬炒」的手段去爭取,只能適得其反,令到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受到破壞,犧牲了廣大市民的福𧘲。

上周末重磅新聞連環爆出,包括梁君彥宣布內委會改由陳健波主持選主席,教育局對有問題的中史科高考試題道歉等等。這些事情,從未發生,可以用中央要「撥亂反正」來歸納。

特約作者:陳約翰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