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港情周记】拨乱反正

2020-05-18 08:21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上周五,公众的眼球忙个不停。先有内委会主持郭荣铿被换走,再有教育局向公众致歉并表示会取消一条引发公众争议的历史科高考试题,之后监警会发表反修例运动报告。这几件事件,当中很有一锤定音的味道,非建制派遇着这轮出乎意表的发展,似乎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在原副主席公民党的郭荣铿主持下,原本可以在几分钟内选出主席,结果搞了七个月都未能完成,令到政府的施政基本上瘫痪了。继中联办和港澳办先后点名猛烈抨击反对派搞「政治揽炒」,把这种荒谬的景象暴露在公众视綫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引用外聘英国御用大律师彭力克和大律师陈浩淇的法律意见之后,容许内委会原主席李慧琼处理内会事务。

出尚方宝剑捍衞议会运作

  在对上的周五(八日),李慧琼在反对派议员一番扰攘之后,通过了多个议案。前内会主席自由党的刘健仪和立法会议员谢伟俊都指出,根据议事规则第七十五条:「如主席及副主席暂时缺席,委员会可在其缺席期间另选一委员代行主席之职。」言下之意是,议案交由李慧琼通过就可以了,能否选出主席,已不重要。

  正当大家在估计立法会内会会否以这种形式完成这个会期之际,上周五梁君彦依然引用被形容为「尚方宝剑」的《议事规则》九十二条权力,「DQ」无法完成选主席工作的郭荣铿,改由财委会主席陈健波主持今天的内会,主持选主席的工作。这个做法显示要把立法会拉回正轨,不可以让立法会长期处于选不出主席的混乱状态。郭荣铿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开了十七次会议,现在被褫夺了主持会议的资格,后续就是会否被取消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在差不多的时间,教育局罕有地迅速回应最近一条引发公众很大意见的历史科高考试题。该试题提供了两段日本帮助 中国建设的资料,包括日本让中国学生到当地留学和革命党人黄兴向日本财阀资助推翻满清,便叫考生是否同意「一九○○至一九四五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这条试题即时惹来社会哗然,极为不满。教育局于上周五发表声明,指试题具「引导性」,考生可能因而达至偏颇的结论,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会见记者时说,教育局会派员到考评局了解出题及审题机制,同时会要求考评局取消该试题。考评局于当日发表声明强调,将会严肃跟进处理。对于有意见认为文凭试历史科试题可能严重伤害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受到莫大苦难的国民的感情和尊严深感遗憾!出这条考题的人的角度,与大家认识的日本侵华历史南辕北辙,令人匪夷所思,根本没有人会这样思考问题,还要学生作答。

  这样出题无论从史观抑或专业角度都犯了错误,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却仍然坚持,说对政府的有关决定感到震惊,批评是卤莽决定,认为取消题目除了影响考生福祉,亦打击考评局专业性,又话会去信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要求召开紧急会议云云。

  从政府近日表现出来少有的果断,让政界想起上月中港澳办和中联办两办的声明以及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的讲话,他直指去年六月以来持续发生的「港独」、「黑暴」等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令香港法治核心价值遭受极大冲击,严重破坏香港安定繁荣,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底綫,说「要尽快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层面下工夫,该制定的制定,该修改的修改,该激活的激活,该执行的执行,决不让香港成为国家安全的风险口。」

  特区政府过去对于有较大争议性的政治问题,总是采取一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得过且过」的态度。最近政界感觉这种施政风格有了转变,变得较为积极,一些不合原则的问题,会尝试拨乱反正,和过去的不作为有所不同。

依法施政履行政府责任

  本来,中央对特区政府的要求就是要依法施政,才不会出现乱像,影响香港的繁荣稳定以至国家安全。在过去一年,特区政府推出《逃犯条例》修订,结果惹来社会的强力反弹,被吓得进退失据。反修例运动随着政府的退让,不断变质,暴力违法行为变本加厉,每个星期都出现街头的打、抢、烧,视法律如无物,反对派议员瘫痪立法会之馀,还跑到美国要求美国制裁香港。

  当反对力量公然要求外国干预,鼓动年轻人暴力「革命」,再袖手旁观,只会令更多年轻人跌入违法犯罪的不归路。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已再没有理由听之任之,现在已经去到必定要拨乱反正的时刻。市民有政治诉求,只能用和平合理的态度去争取,如果以违法、甚至「揽炒」的手段去争取,只能适得其反,令到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受到破坏,牺牲了广大市民的福𧘲。

上周末重磅新闻连环爆出,包括梁君彦宣布内委会改由陈健波主持选主席,教育局对有问题的中史科高考试题道歉等等。这些事情,从未发生,可以用中央要「拨乱反正」来归纳。

特约作者:陈约翰

最新回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