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記】DQ郭榮鏗的兩個時機

2020-04-27 06:21
郭榮鏗主持內會六個月未能選出主席,遭「兩辦」炮轟。資料圖片
郭榮鏗主持內會六個月未能選出主席,遭「兩辦」炮轟。資料圖片

上星期立法會內務會議繼續舉行,議程只有一項,就是選出主席。過去,內務會議雖然遲遲不能選出主席引起了外界關注,但會議過程都很少報道,這次兩辦接連炮轟,郭榮鏗主持會議的做法成為焦點,故此媒體都有詳細報道。一如以往,郭榮鏗任由非建制派議員提出不急待解決的議題,糾纏一番就過去了。這種處理會議的手法,就算是支持者相信在心里都會認同他是在拖延,至於拖延是否有理又是另一回事。

郭榮鏗在兩辦炮轟下繼續自行其是,做法在政圈預期之內,因為他一旦因為炮轟而改變作風,雖然被DQ的機會下降,但卻不能完全排除因為過往行為而出事的機會。在政治上,貿然「轉軚」很難向支持者交代,所以硬撐下去似乎是唯一選項。從郭榮鏗的表現,他也沒有想到兩全其美的拆彈方法。

郭榮鏗被DQ的機會高唱入雲,有熟悉憲制的人士認為最大機會出現的兩個可能是在餘下任期被DQ,另一個則是在下次選舉時出事。由於現時立法會餘下任期已經有限,政府出手需要相當時間進行法律籌備,加上法院審理等,實際意義已經不大。有非建制派議員認為郭榮鏗若非DQ,會有相當大的示範效果,這或許也是在今個任期採取行動與否的考慮。

如果不在今個任期出手,改為選舉時出手,政府透過參與時的門檻否決,應該有很大的把握成功,非建制派則可預備PLAN B找人接替。郭榮鏗主持會議採取拖字訣,本來可以聲稱是按議事規則辦事,打官司時仍然有一個說法。然而,他後來明確指出自己的做法是不想《國歌法》在立法會通過,這個說法就明顯有問題。議員不喜歡某條法律,應該在議會投票反對,不是濫用本身權力去阻攔法律,這就構成違反誓詞的表面證據了。如果從選舉主任去研判參選人的資格,就有很強理由不信納他真誠擁納《基本法》。

自爆阻《國歌法》暴露弱點

過去,非建制派經常以拉布阻礙施政,聲稱這是政治表態的方法,遇着建制派要糾正就聲稱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然而,這種以政治干預行政的做法在法律上未必站得住腳,只不過建制派和政府不想逼人太甚而已。這種做法成為慣例,連郭榮鏗這些有法律知識的議員都跌入陷阱,以為用政治理由就可以應付一切,一旦發覺法津原來不是人情,才知自己玩大了、說多了,被人DQ變成寫在牆上的答案。

兩辦炮轟郭榮鏗後,鬧出了是否有權發聲的爭議,非建制派還引經據典,說《基本法》廿二條限制兩辦發聲,其後不少資深政界人仕澄清廿二條只是制約中央之下各門部來港活動,同時反引《基本法》十二條香港直屬中央,不存在無權的說法。其實,九七問題浮現,包括英廷內不少人想過以治權換主權,中央都堅持主權和治權都要在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既然主權、治權都回歸,何來《基本法》規定中央無權插手香港事務的理由呢?

在回歸議題浮現時,中央曾表明香港的出路是做經濟城市,不要做政治城市。現在非建制派議員聲稱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以拉布拖延施政,讓大量關乎民生經濟的議題無法通過,香港無力糾正,中央用權又有甚麼問題呢?

中央一直有權不用,是期望與不同政見者互相尊重,但當去到有人鼓吹違法,進而煽動暴力,制造香港的亂局,然後跑到外國去要求立法干預特區事務,尊重的基礎早被對這些人破壞,如果中央不出手,香港的安定繁榮就會不斷被破壞,年輕人就會被這班人如簧之舌誤導。

有權不用源於互相尊重

香港有一班人,從來不接受香港回歸,不希望一國兩制成功。香港安定繁榮,就證明他們一生的想法是錯誤了,於是他們做的不是特區發展有益有建設性的事,而是不斷挑戰中央的底綫,期望證明一國兩制最終不能成功。然而,中央對實踐一國兩制的誠意是不容懷疑的,信心是堅定的,在草擬《基本法》時對不同局勢發展亦有了充足估計,當中包括一些拒絕回歸,拒絕接受一國兩制勢力的破壞,事前做好了防備。像郭榮鏗等想靠強解《基本法》以圖破壞一國兩制,試問又怎會成功呢?

特約作者:陳約翰

全文刊《星島日報》「港情周記」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