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巴士的點評】政治部不只有震懾作用

2020-06-26 08:50

  人大常委會將於本月二十八至三十日再度開會,預料《港區國安法》將在是次會議結束時通過,在香港回歸二十三周年前夕,將成為維持香港安定的利器。

  我覺得港府重設政治部,是《港區國安法》最實質的部份,將可阻止禁之不絕的顛覆活動,特別是那些有外地勢力暗中支持的。在二〇一四年的佔中運動,有部份地區的運動比較純潔,只是年輕人自發上街堵路,但在旺角區卻不一樣,當時政府已經偵知,旺角區有四批黑社會盤踞,參與堵路,其中還有台灣竹聯幫的參與。奈何警察蒐集政治情報的能力薄弱,也沒有專責的部門負責,事件就此不了了之。

  講到這裏,有參與佔中或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的年輕人,可能已經破口大罵,說自己並非黑社會,亦沒有收錢,為甚麼說運動有黑社會的參與?恐怕這種意見犯上很典型的邏輯謬誤,你自己不是黑社會,不等於整場運動沒有黑社會參與。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特別在初期的激進示威活動之中,可以見到操控者的身影。每有示威者被捕,就馬上有人派律師到就近的警署保釋被捕人士,當中有些是人權律師,也有由不知名人士操控的律師。據說有家長在電視新聞中看到兒子被捕,馬上通知律師朋友到警署保釋兒子,該孩子告訴了那名律師有關參與運動的細節。原來有人專門到學校收買學生,要他們走上最激進的前線,運送汽油彈的,可得一千元,掟汽油彈的,可得一萬元。汽油彈在銅鑼灣一所辦公室的空置單位內交收,運送汽油彈的,即時付錢;而掟汽油彈的,會有專人跟到現場,證明那個學生真的掟了汽油彈,然後才付錢。

  在運動的初期,沒有太多示威者敢掟汽油彈,所以有心人要付錢叫人去做最激的事情,但隨著運動的發展,不斷激化,後來不但有大學生、中學生自發掟汽油彈,甚至在大學內大量製造汽油彈。到那時候,已毋須付錢給人掟彈了。警方雖然知道有人在幕後操控,但卻沒有能力追查,因為既無法例支持,亦沒有人手去深挖情報。

  反修例運動涉及數以千萬元計的「運動捐款」。據聞有一個熱血中年男子,糊糊塗塗投身「革命」,讓人把巨額「捐款」,存入自己不再使用的公司帳戶,警方懷疑當中部份款項不是捐款,而是有人借此輸送巨款。但銀行拒絕提供資料,令到調查不得要領。可憐那位熱血中年男子,有很大機會被控以洗黑錢的嚴重罪行,實情他只是一名替死鬼。從這個例子可見,有黑社會參與其中,控制款項和操控運動,但警方也無力調查。鏡頭一轉,美國為了追查擾亂美國國家安全的恐怖份子,不惜修訂《銀行法》,甚至派人進駐銀行,調查銀行所有帳目,美國反恐反顛覆的力度,比香港大一百倍。

  回歸前,香港警隊內有一個人數多達兩千人的政治部,對危害香港及英國的安全活動防微杜漸。英國人撤退時把政治部撤銷,令香港維護國安方面處於真空狀態。機構有慣性,警隊也不例外。假若廉政公署接到一項投訴,按法例要求,廉署接到投訴必須調查,不調查的案件,還要向獨立委員會解釋,令廉署調查案件比較積極。但警隊的運作方式不同,各個部門都有大量案件要處理,遇到法例支援不足的案件,基本上不去調查或者稍作調查,就不了了之。沒有強而有力的法例、沒有專責部門、也沒有具備相關知識的專責人員,香港就如「無掩雞籠」,任由外地勢力操控香港的政治運動。

  重建政治部,阻斷外地勢力干預的香港的政治運動,客觀上可令香港的政治生態回復正常,對那些本着純正動機參與政治的人們而言,其實是好事而非壞事。

盧永雄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