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throat】印度死亡實錄--為了拯救父母,他苦苦掙扎48小時,最後…..

2021-05-02 21:06
印度單日確診新冠超過40萬,醫療系統爆煲,染上新冠就如等死一樣,十分可怕。

《紐約時報》發佈了一篇報道,詳細記錄了印度男子阿賈伊·科利48小時的求助經歷。他的父母都患上了新冠肺炎,阿賈伊踏上了尋找氧氣和醫療救助的絕望之路。他的經歷在印度實在太普遍了,因為印度已經失控了。

然而,就在昨日,印度拒絕了聯合國的物資馳援,自稱「體系完善」。

以下為報道譯文:

【4月24日10:50】

阿賈伊坐上從印度西部浦那飛往新德里的航班,趕去探望父親。他的父親終於在當地一家小醫院用上了氧氣。

就在幾天前,父親打電話說呼吸困難,病情正在惡化。阿賈伊同樣擔心母親,她也已檢測出新冠陽性。如果她出了什麼事,她會得到幫助嗎?」

在飛機上,他翻著家庭照片,回憶著往日的一幕幕:

這是晚上他和他的父母去公園散步、這是他送給父親一部的新智能手機、這是他父親給他剪頭髮….

【13:05】

父親打電話給阿賈伊的妹妹安菊。「快找一個氧氣瓶來,否則我會死的,」他說著,聲音漸漸微弱。這是他最後一次打來電話。

【13:26】

阿賈伊在機場攔到一輛的士,回家探望獨自在家的母親。此前父親告訴他,自己在醫院,有醫生和護士照顧。

【13:37】

一分鐘後,阿賈伊接到親戚的電話,告訴他,他的父親已經去世了。

【14:12】

他急忙趕到妹妹家,得知噩耗,妹妹崩潰了:如果我能找到氧氣,父親就會還活著。

【16:48】

阿賈伊見到父親時,他的遺體被一張白色床單覆蓋著。他摸著父親的頭髮,這是他平時最愛做的事。家人經常開玩笑說,他的頭髮看起來像寶萊塢明星沙魯克·汗的頭髮。

他的父親在蘇布療養院,這是一家資源有限的小型醫院。德里市有2000多萬人口,目前擁有約5000張ICU病床。但在週五晚上,只有44張ICU病床被列為可用。

【17:03】

「為什麼爸爸的嘴張著?有人可以幫忙嗎?」阿賈伊坐在父親遺體旁邊問。

【18:00】

阿賈伊無力支付2400美元的醫院賬單。他懇求醫生將父親的遺體保存到第二天早上,屆時火葬場將有地方焚燒。醫院本來建議他租一輛車來保存屍體過夜,但最終醫院還是動了憐憫之心,讓屍體保留在醫院內過夜。

【20:30】

阿賈伊回到家,他沒有勇氣告訴母親,父親已經死了。她的血氧含量正在持續下降。(健康人的血氧含量通常為95%或更高,重症新冠病人的則可以降到70%或更低。)

【4月25日9:00】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持續撥打,急救電話打通了,救護車到達醫院,將他的父親送到火葬場。這裡已經沒有男性醫護人員了,阿賈伊和親戚們不得不用擔架把屍體抬下樓。

【10:00】

阿賈伊和表弟在火葬場看到,到處一片混亂,父親的遺體旁邊,還有六具屍體等待著被火化。這個過程太匆忙了,他們甚至沒有時間穿上防護裝備。

印度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超過20萬,專家說,這一數字遠遠低於實際數據。有些家庭,出於羞恥,沒有向政府報告家人死於疫情。

【12:45】

阿賈伊回醫院取回父親的背包,裡面有衣服、血氧儀、藥和一把梳子。他扔掉了大部分東西,只留下了梳子,因為害怕把病毒帶回家。

【13:15】

在家裡,阿賈伊測量了母親的血氧水平。讀數為 75%。他開始恐慌:她可能是下一個。」

【15:05】

他絕望地在社交平台求助,他想要一個氧氣瓶。

【20:35】

他的求助傳播開來。他收到大量帶有電話號碼的短信。一名寶萊塢演員問他:「你還需要氧氣瓶嗎?我們有一個。」

【21:30】

他撥通了這些號碼。許多電話是關機的。有些人要價很高,有的氧氣瓶沒有管子,沒有面罩,沒有收據,沒有保障。他不知道該相信誰。

有些推文充滿了仇恨。他的家人是達利特人,印度最受壓迫的種姓之一。「你爸死了,現在輪到你媽了」,有人評論說,「你的父母都會在地獄里清理排水溝。」

【21:47】

阿賈伊接到一個遠房親戚的電話,情況很糟糕,這位親戚建議他不要成為黑市氧氣商人的獵物。

【22:00】

阿賈伊決定放棄尋找氧氣,在家照顧母親。他形成了這樣的日常:用蒸汽每天三次,清理她的氣道。用檸檬水和椰子水來消毒。每天給母親買來新鮮水果和蔬菜。

幾天後,阿賈伊仍然沒有告訴母親,父親已經去世。他自己現在也開始發燒了。

他一直在看父母結婚幾年後的一張舊照片。他們曾有過美好的生活,他說。而我還會有這樣的生活嗎?」

阿賈伊的母親缺乏醫療設備只能待在家中,阿賈伊毫無防護照顧媽媽差不多一定會染疫,他們在絕望之中……

deepthroat

原文刊於《巴士的報》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